*用户名
*
*
手机号
已有账户,
*用户名
*
手机号
*
当前位置:首页>新闻中心>内容详情>【新京报书评周刊】疫情之下,出版行业如何“化危为机”?——访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集团党委书记、董事长黄轩庄

【新京报书评周刊】疫情之下,出版行业如何“化危为机”?——访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集团党委书记、董事长黄轩庄

作者:张进 宫子 发表日期:2020/3/11 0:00:00

疫情蔓延两个多月,虽然防疫战还要持续一段时日。但及至3月,各行业都已陆续复工,出版行业也不例外。与实体商业如餐饮、旅游、酒店相比,出版发行行业受到的影响相对小一些,但与此前相比,当然也承受着压力,面临诸多挑战。


政策层面,北京市出台了一系列扶植出版行业、实体书店等文化产业的举措。比如,提前启动2020年度北京宣传文化引导基金(电影类、新闻出版类)项目申报工作,确保了上半年资金拨付;提前启动2020年北京市实体书店项目扶持申报工作,实现书店申报全方位覆盖(《关于应对新冠肺炎疫情影响促进文化企业健康发展的若干措施》)。


如何在这个关键节点上“化危为机”,积极自救?这要求出版人们从政策、民间、自身等不同方向去寻求资源,促成转机。疫情期间,我们也在持续关注着出版行业的生态变化。与选题策划、编辑审校等工作相比,出版社的终端,比如印刷出版、书籍销售等方面受到的冲击更大。如同实体书店一样,不少出版社也上阵开始直播、在线读书会,试图利用这些方式来带货,实现营销方式的转型。


近日,《新京报书评周刊》出版业主题访谈,重点采访了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集团党委书记、董事长黄轩庄,请他谈了谈自己的工作状态、加快数字化出版趋势的看法,以及对出版行业的观察与思考。


随着各行各业陆续复工,各地也都出台了不少帮扶政策,促进文化产业、当然也包括出版行业,有序复工,“化危为机”。


大连适当调整文化产业发展专项资金使用方向,重点向疫情影响较大的新闻出版、文化旅游、演出娱乐、影视传媒、文化创意等行业倾斜。西安则启动了市级文化产业基金,设立1000万元的担保风险投资补偿子基金。针对中小文化企业最为关心的房租减免政策,上海市则协调出台了政策支持和补贴,同时通过各种渠道联系了可循环使用口罩,为中小微文创企业复工复产提供保障。


这些政策为出版行业提供了更好的复工条件,也可以帮助出版机构更有针对性地调整疫情期间的工作重点。对于出版社来说,受疫情影响最显著的冲击还是来自于销售量的下滑。


实体书店无奈关门,线上销售成为重中之重。线上、线下融合的销售方式虽然已经不是新鲜事物,但因疫情部分物流公司还未复工、运输资源受限,加上区域隔离的措施,图书无法像往常一样及时发出,线上销售量也一定程度地下滑。为确保人身安全,印厂、纸厂复工率低,图书印制计划只得暂时搁浅,推迟新书出版日程。而没有新书,将对出版社接下来一段时间的出版和销售都会造成不利影响。


面对眼下的艰难困境,出版社必须做出改变,在困境中寻找机遇。正如2003年的“非典”对网上购物兴起起到了推波助澜的作用,此次疫情也会让出版社加紧产业升级的步伐。


疫情暴发后,数字出版行业利用线上操作、快速、高效等特点,及时策划、推出了防疫类图书,并将大量电子书、有声文化产品免费开放给读者,显现出数字出版的独特优势。如何加快数字出版转型升级,以期可以更好地应对市场变化,成为出版社必须要考虑的问题。此次疫情可说是转型的重要契机。


销售方式也在疫情中发生着变化。


如何更好、更快地将书卖给读者,是出版社一直考虑的重点。借助互联网的发展,营销方式也随之发展。出版社网上自营店得到重视,不少出版社编辑们还第一次尝试了“电商直播”这一新型形式。于北说:“电商直播比较火热,自去年底以来整个出版业就在积极投入其中,这次线上优势凸显,直播安排的场次明显增多。销量的转化程度完全看主播和平台影响力,只要去做还是有销量带动的。”


而从整体数据上看,疫情期间,图书、出版行业的相关直播,数量及频率也的确有显著提高。根据出版人杂志公号的文章《直播没经验、物流发不出,出版业面临的这些难题如何解决?》,作家、编辑们的线上直播一直在上升中,作者黄璜在文中提及:“疫情暴发后,京东图书第一时间开辟抗疫直播专题,邀请数十位作家编辑来直播。进入开学季后,又进一步降低了出版机构的提报门槛,收到了大量出版机构尤其是文教商家的直播提报。第二周直播情况明显有所提升,开播账号数提升235%,开播场数提升226%。”

 

在选题方面,与疫情有关的图书策划,则将成为一段时间内出版社关注的重点。当下,与疫情相关的科普类图书已然成为图书中的热门类别,这一热点也不会因疫情过去而在短时间内冷却。另外,黄轩庄表示,这场疫情,可能会对人们产生一种普遍的心理影响,我们可能会重新审视、重视社会的治理、心理的健康、人与自然的关系等话题,会有一些新的认知和思考,很可能都是新的出版资源,这些方面的一些出版物,也可能会让大众更为重视和感兴趣,也可能会成为一个更加受关注的出版主题。

整体来看,在各行业受到明显影响的大环境下,出版社也同样面临困难、身负压力。但在其中也不乏机遇,疫情的暴发,让各大出版社一直在探索的营销方式和数字出版转型变得更加迫切,这些探索或许会促成行业“化危为机”的转折点。


加快数字化出版趋势


疫情对出版行业的影响,包括印制、发行、物流等方方面面。实体书店推迟营业,实体书销售也受到很大冲击。出版企业必须加快数字出版转型升级的步伐,以应对形势的变化。疫情期间,很多出版社也陆续推出了大量数字化产品和资源。这从客观上来看,对中国数字出版消费起到了普及推广作用,会推进数字化出版的趋势。


新京报:贵社现在是否开工?工作状态如何?


黄轩庄(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集团党委书记、董事长):每天的工作首先关注、关心的就是疫情变化和集团疫情防控工作的落实,疫情防控是当前的工作重点。守土有责,守土尽责。广西师大出版社在全面做好疫情防控措施后于2月10日复工,主要实施差异化、人性化的工作方式和考勤制度,鼓励员工多采用集团新ERP和视频会议等技术和平台开展工作,允许员工根据部门和岗位工作安排适度采用柔性办公、错峰上班、弹性考勤等方式,尽量在严格防控疫情的同时保障生产经营有序开展。


新京报:你何时注意到疫情对出版产生了影响?最担心疫情影响出版的哪个或哪些环节?


黄轩庄:2020年1月中下旬,随着疫情的不断扩散,政府部门高度重视,持续发布警示信息,并号召公共场所停业或缩短开业时间,让大众意识到了疫情的严重性,疫情对各行各业的影响也逐步显现。


图书出版行业,在这次疫情中受到的影响,我认为有两个方面。


第一,疫情直接影响图书的印制、发行工作,物流企业、印刷企业等单位的推迟复工,实体书店没法开门营业,馆配会推迟举办等现实问题,对出版企业第一季度乃至上半年的图书生产销售都会造成不小的影响。

 
第二,出版企业必须加快数字出版转型升级的步伐,以应对形势的变化。一段时期以来,数字化对出版单位的生产经营理念和方式已有了较大的影响或改变,出版单位陆续推出的大量的数字化产品和资源,也较好地满足了特殊时期大众的阅读需求,对中国数字出版消费也起到了一定的普及推广作用,疫情会加快数字化出版的趋势。


新京报:你预计疫情对出版行业的影响会持续多久?即便疫情结束,这种影响是否还会持续?


黄轩庄:疫情给人们带来的影响会是很复杂的。从出版业本身来说,出版工作的节奏和计划可能都有一些调整,出版行业的发展可能也会面临着比以往更多的新困难和挑战,当然也会带来一些新的机遇,比如出版的转型升级发展,新的文化消费方式的普及等。还有另一个比较深层次的方面,我觉得这场疫情,可能会对人们产生一种普遍的心理影响,我们可能会重新审视、重视社会的治理、心理的健康、人与自然的关系等话题,会有一些新的认知和思考,很可能都是新的出版资源,这些方面的一些出版物,也可能会让大众更为重视和感兴趣,也可能会成为一个更加受关注的出版主题。
 

新京报:因为疫情,贵社在选题方面有没有调整?


黄轩庄:选题上暂时没有大方向的调整。


首先,出版企业的选题规划早已大体确定下来了;其次,出版社对抗击疫情的贡献往往不在时效性上,而在深度和广度上。


读者看到,关注现实民生也是我社一以贯之的理念,如卫生科普领域,我社之前也出版了类似《病毒星球》《免疫》等图书。疫情激发我们从两个方面加强选题:一是科学普及,包括对青少年的科普;二是学术研究,特别是社会学、心理学等领域的学术研究。

 

新京报:因防控需要,举办线下活动已不太可能实现,对于书籍的营销宣传,有没有预想新的方式方法?


黄轩庄:广西师大出版社的营销是线上线下并重的,特别是近些年来,我们对线上方式也越来越重视。一方面,通过大量的新书发布、文化沙龙等地面活动进行图书的宣传推广;另一方面,通过微信、微博、豆瓣等平台发布一些线上营销传播活动,同时还在喜马拉雅、梨视频等平台上进行多样化的内容传播推广。在疫情防控期间,我们注意到实体书店的经营陷入了一定的困境,为此,我社联合实体书店策划启动了线上线下融合的“书店燃灯计划”,携手顾湘、韩浩月、计文君、吴钩、周云蓬、骆降喜等数十位名家作者进行线上分享,为实体书店发声,为图书营销发力。另外,我们还在上海市有关单位的指导下,跟建投书局一起,发起了一次“以读攻毒”的活动,推出“彩虹书单”电子书线上共读计划,为社会和读者抗击疫情提供支持。

 

新京报:书的销量和营收有没有受到影响?如有下降,出版社应如何应对这种现状?


黄轩庄:在最近的一段时间内,图书的销售肯定会有明显的下滑,但是从今年或者说今后的一段时间来看,这种影响可能也不会太大。


目前,我们生产工作稳步推进,全面的生产计划正常开展,随时根据疫情的发展变化作出一定的调整。近期我们将采取如下措施:一是密切关注疫情发展,保持与各客户密切联系,了解客户情况,主动、及时做好服务。二是加大线上渠道销售力度,加强与线上渠道的营销互动,在目前物流不畅的情况下想方设法及时补货。同时,注意开发新的线上客户,并充分发挥我社各种自营网店的作用。三是探索社群营销的新方式,让我们的图书直达终端读者,在宣传同时实现购买转化。


新京报:2月7日看到贵社微信公号的推文《防疫期间,广西师大社邀你足不出户享海量线上资源》,给读者免费分享电子书、有声节目和线上课程。这样做的初衷是什么?据你个人判断,上述三种形式的知识内容会不会因此次疫情获得更快速的发展?


黄轩庄:我社在疫情防控期间,推出了14个线上服务项目,覆盖所有年龄段,涵盖儿童文学、学科教育、社科文学等多个方面,以电子书、有声节目、线上课程、系列视频等多种形式呈现,旨在为居家的读者朋友点亮一盏阅读的明灯,让公众足不出户就能学习到详细的防疫科普知识,享用到免费的、丰富的文化服务。这是我们响应国家号召,为打赢防疫阻击战做的微小贡献,也是我们作为出版人的初心和使命担当。

我认为,经过这段特殊时期,电子书、有声节目和线上课程会更多更快地进入到公众的日常生活当中,并产生深远的影响。


新京报:几日前,方舱医院的一位年轻患者手捧广西师大社出版的《政治秩序的起源》的照片受到关注,“书籍的力量”这一老话题又再次被提及并得到认可。疫情期间,阅读扮演着怎样的角色?

 
黄轩庄:这张照片让我们感受到了阅读的魔力,让我们在紧张的形势下获得内心的平静和力量。
 
 毛姆说,阅读是一座随身携带的避难所。我认为,阅读能够让人学会如何与自己相处。尤其是当你面临突如其来的灾难,面对漫长的孤寂和独处,内心难以平静的时候,阅读能让你平复心情,回归理性;减轻焦虑,找到自己;让你获得力量,点亮希望。
 

在多种媒介中,出版总以其厚重和深度为特点,就如这本书一样,我们社推出了很多具备思想性、学术性的图书,很感谢读者的认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