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书板块图书分类品牌系列图书专题新书上架编辑推荐作者团队
顶牛爷百岁史 凡一平 著
百岁老人顶牛爷,他活着是一个奇迹,一个谜。实力派作家凡一平zui新长篇小说,轻松耐读,戏谑幽默。
ISBN: 9787559843128

出版时间:2021-11-01

定  价:59.80

责  编:梁文春 朱筱婷
所属板块: 文学出版

图书分类: 名家作品

读者对象: 大众读者

上架建议: 文学/小说
装帧: 精装

开本: 32

字数: 130 (千字)

页数: 240
图书简介

“我从来没有想活过一百岁。”

上岭村百岁老人顶牛爷,他活着是一个奇迹,一个谜。

小说以九个故事贯穿顶牛爷传奇的一生,揭示了他的长寿之谜。

他身材矮小,却顶天立地;有人苟且偷生,他却断指救人;他默默无闻,却高洁善良;面对困境,逆流而上;面对诱惑,时刻清醒;面对丑恶,不失底线……问心无愧的人,才是最强大的人。

作者以凝练直白的语言、传奇而荒诞的情节,塑造不同流俗、侠骨柔情的中国硬汉形象。

作者简介

凡一平,本名樊一平,壮族。1964年生,广西都安县上岭村人。广西民族大学硕士研究生导师,广西作家协会副主席。出版有长篇小说《跪下》《顺口溜》《上岭村的谋杀》《天等山》《蝉声唱》等十部,小说集《上岭村编年史》《撒谎的村庄》《上岭阉牛》等十二部,散文集《掘地三尺》等。曾获百花文学奖、《小说选刊》双年奖、广西文艺创作铜鼓奖、广西青年文学独秀奖等。根据其小说改编的电影有《寻枪》《理发师》《宝贵的秘密》等。长篇小说《上岭村的谋杀》《天等山》等被翻译成瑞典文、越南文、俄文等出版。

图书目录

第一章 当 兵 / 1

第二章 督 战 / 15

第三章 阉 活 / 37

第四章 裁 决 / 55

第五章 算 数 / 103

第六章 黑 鳝 / 123

第七章 公 粮 / 13

第八章 花 钱 / 153

第九章 金 牙 / 209

后 记 / 229

编辑推荐

《顶牛爷百岁史》打破长篇小说线性叙事模式,以短篇“集合”的方式构筑长篇,摒弃了冗长的语言的同时,以丰富的故事刻画出主人公顶牛爷的善恶分明、待人真诚、坚忍不拔,通过攫取其人生中最具传奇和趣味性的事件构筑出其平凡而又不凡的一生,充满了趣味。

精彩预览

第一章 当 兵

操场上的新兵成排成行,像一片树林。

团长韦将飞站在阅兵台上,面向新兵,做了一通训话后,突然用壮话骂人:乜嗖改愣辛,每躺吹热虽兵然够?(你们妈那个巴子,哪个卵仔是我家乡来的兵?)

两百号新兵里有两人听懂壮话,笑出声来。他们的笑声从不同行列里喷出,像连贯的大响屁。所有人的视线转向他们,像灭火的水盆和树枝,也没能把笑声压制住。他们仍咯咯笑。

韦将飞团长双目圆睁,两道目光扫射过去,像两把钳,夹住那两个人。然后他对身旁的团参谋长说:把那两个臭笑的家伙,送到团部去。臭笑的两个士兵被带到团部,已经不笑了。他俩觉得闯了大祸,战战兢兢,诚惶诚恐。

两个士兵一高一矮,看上去高的年龄比矮的大些,像多吃了几年饭。团长看着已笑不出来的两个士兵,说:笑呀,怎么不笑了?两个士兵僵硬地站在那里,牙齿打战,看上去只想哭。团长便改用壮话说:江吹嗖,当降魂赖嗖敢六,当随给魂刀低敢六,隔嘛韦吹?(你们这两条卵,大庭广众你们敢笑,在自己人面前不敢笑,算什么卵?)两个士兵一听,立即不约而同笑开了花。团长继续用壮话说:叫什么名字?大名小名,家是哪里?

多大年纪?高个子士兵立正回答:大名韦阿三,小名阿三,家是广西省宜山县三岔乡羊角村,十七岁。团长点头说:嗯,我也是宜山县的,你家离我家很近呢,还是我本家,都姓韦。他转而看着矮个子士兵,说:你呢?矮个子士兵立正回答:姓樊名宝笛,没有小名,只有外号,叫顶牛爷。家住广西省都安县菁盛乡上岭村。十四岁。团长惊愣,说:哟,十四岁,就叫爷了,你牛呀。好,以后我就叫你顶牛爷!

顶牛爷说:是,团长!

团长说家乡话,听着乡音,他看着两个来自家乡广西的士兵,目光越来越亲切。他双手分别勾搭在韦阿三和顶牛爷的肩膀上,说:韦阿三,你做我的警卫员;顶牛爷,你做我的勤务兵。

韦阿三振奋,因为明显受到了重用,他挺胸抬头,说:是,长官!顶牛爷郁闷,不悦写在了脸上,他鼓足勇气,说:团长,我不做勤务兵。团长说:为什么?顶牛爷说:我当兵扛枪打仗,不端屎端尿。这是命令。请团长更改命令!团长的手从抗拒命令的人肩上离开,他搂着韦阿三,绕着顶牛爷走了半圈,上下打量,说:我晓得你外号顶牛爷怎么来的了,喜欢和人顶撞、杠牛,对不对?顶牛爷说:是。团长回到顶牛爷前面,说:这样,你和韦阿三打一架,你赢了,当警卫员,输了,做勤务兵。怎么样?顶牛爷同意。韦阿三也同意。

两个争当警卫员的士兵打了起来。他们当着团长的面拳打脚踢,斗了十几回合。顶牛爷输了。他被高个子韦阿三踢打得鼻青脸肿,嘴巴流血。团长对被打趴在地的顶牛爷说:我内裤在房间里,洗去。顶牛爷给团长洗内裤。当然,也洗鞋、手套和其他。他翻箱倒柜,把脏的和发霉的衣物都拿出来洗。他勤恳细致,看上去服服帖帖,像一头接受过教训的牛。

他把洗好的衣物拿到外面晾晒。松散、繁杂的衣物,悬挂在支线或摆开在架子上,像一面面旗和一坨坨银子,在风中飘动,在阳光下闪亮。他长时间守着它们,生怕风把衣物刮落,更怕突然下雨把衣物淋湿。他尽心尽职,像合格的保姆照看孩子。

晚上,团长回到团部。他看到洗好晾干的衣物,折叠得整整齐齐,摆在了对的位置。在一件老外套的上边,他看到一封信,吓了一跳,急忙拿起来看。他喜出望外,像重要的物件失而复得。

吃饭的时候,团长掏出信来,对上菜的顶牛爷说:你在哪里找到的这封信?顶牛爷说:我洗衣服之前,都检查口袋,把口袋里的东西拿出来,不让水把东西洗坏了。这封信是我在检查口袋的时候发现的。你看过这封信了?没有。为什么不看?我不识字。识字也不能看,这是团长的信。团长心里感动,嘴里叫顶牛爷坐下,和他同桌吃饭。顶牛爷摇头不从。团长说:我的话,你又不听了。顶牛爷说:这是规矩。这个规矩,我得遵守。团长只好像往常一样,独自吃饭。吃完饭,他不走,等来收拾碗筷的顶牛爷,拿捏着那封失而复得并且完好无损的信,对顶牛爷说:这是我父亲最后写给我的信。他写完这封信不久,就去世了。他去世时,我都不能回去抬棺送葬。忠孝不能两全呀。

顶牛爷说:我一封信也没有,我父亲不识字,我们全家人都不识字,是死是活都不晓得。不过我出来当兵的时候,家里人都活着。

你为什么当兵?团长说,他眼睛放光,像是对这个问题饶有兴趣。

顶牛爷说:为了有口饭吃。我家人口太多了。团长听了就笑,说:也对,没毛病。顶牛爷听出了异样,说:团长,那你为什么当兵呢?团长丢掉剔牙的牙签,说:我和你大不一样。我家是大财主,有几千亩田地,还有十几家商铺,钱粮多得要命。那你为什么还出来当兵?为了革命。什么是革命?团长一下子答不上来,像是遇到难题,也像是在找通俗易懂的话。他琢磨了一会,说:革命就好比你走在一条路上,觉得走错了,于是下决心走另外一条你觉得对的路。顶牛爷摸着脑袋想团长说的话,边想边说:我以后就跟着团长走,你走的路,一定是对的。

那不一定。团长说。他抓过搁在桌子上的军帽,看了看青天白日的帽徽,戴上帽子。他把信放进穿着的衣服口袋里,出去了。警卫员韦阿三灵敏、贴身地跟随他,像条忠狗。

顶牛爷继续想团长的话,越想越懵。

后来,顶牛爷自以为想通团长的话的时候,团长已经被师军法处的人抓捕了。

那是他当团长勤务兵不久,1934年的年底,湘江战役刚刚结束。团长韦将飞被捕的罪名是:追击共军不力,玩忽职守。在团长被捕前,顶牛爷就预感到团长情况不妙。他发现团长被人监视;团长不在的时候,有人偷偷到团长的住处来,翻检团长的东西。

有一天,顶牛爷从外面买菜回来。他从院门走入,直接进了伙房,操刀准备切肉,忽然看见两个人从团长住房的窗口接连跳出来,然后从打开的院门跑走。顶牛爷操刀奋起直追,没追上。跑掉的人落下一样东西,是一本证件,被顶牛爷捡起,交给回来后的团长。

团长看了证件,冷冷一笑,说:自己人。我明天就还给他们。顶牛爷纳闷,说:自己人为什么要偷偷摸摸,像贼一样。团长说:自己人不信任自己人,就这样呗。他们为什么不信任团长?因为我是广西人呀。我在蒋军里带兵,他们怀疑我跟桂军甚至共军,有勾结。蒋军和桂军,不都是国军,都打共军吗?团长喝着顶牛爷端来的水,说:你端来的水,我就放心喝。别人端来的,哪怕是酒是肉,我都得小心。明白我的意思了吗?顶牛爷刚想点头却摇头,表示不明白或不全明白。团长看着一旁的韦阿三,说:你呢?韦阿三也摇头。团长说:我原来的警卫员和勤务兵,是外省人,外乡人。

我把他们换掉,换上你们俩,是为什么?

韦阿三说:因为我们听得懂你讲的家乡话呀。我们在一起,可以全部讲家乡话。除了我们,别人都不会讲,也听不懂。

顶牛爷说:你用我们,是相信我们不会出卖你。

团长一听,茶杯都不放下,就冲动地张手搂过韦阿三和顶牛爷的头,搂靠在自己的两边肩膀上,像把两只南瓜或两只鸭子,按压在砧板上。

团长搂着顶牛爷头颅的这边手拿着茶杯,倾斜了,热水倒出来,从顶牛爷的脖颈往下流,烫着他的皮肤。顶牛爷忍耐着,一声不吭,像一头冰火不惧的牛。打那天以后,顶牛爷就更加小心和细心了。团长不在住处,他便寸步不离。实在迫不得已离开,他便在人能出入的地方铺上一层细沙,还在重要的物件或文件上面放上一两根头发,这样如果有人来过和翻检过文件,他便能及时和准确地发现。

顶牛爷以为这样就能保护团长。他必须保护团长,因为他觉得团长是个好人和了不起的人。团长是个富家子弟,家财万贯,却在所不惜出来当兵,为了革命。团长革命的目的,与他当兵为了有口饭吃的目的不同。团长是为了革命,他是为了活命。团长所说的走对的路,是一条大路并且可以走很长的路,尽管团长认为自己正在走的路不一定对,但团长向往正确的路。团长不欺负穷苦人,特别亲近和信任他与韦阿三这两个老乡。团长深谋远虑,所作所为不会有错。他要死心塌地跟团长走。他不能辜负团长。

但团长还是被抓捕了。

团长被抓捕的那天飘雪。顶牛爷煮好饭菜,还烧了一盆炭火,等团长。

团长迟迟不回。

三天前,团长提醒甚至明示过顶牛爷,哪天团长要是超过饭点与警卫员都不回来,他就赶紧跑。跑得越远越好,找不到共军,哪怕先跑到桂军那里也行。总之一定要脱离蒋军。

今天团长和警卫员韦阿三超过饭点没有回来,一定是出事了。顶牛爷没有跑。

事实证明,顶牛爷没有跑是对的。他要是跑了,跑到桂军或共军队伍里去,而不是留下来作证,那么,被抓捕的团长串通桂军放跑共军的罪名就成立了,是罪上加罪,而不仅仅是后来认定的追击共军不力,玩忽职守的罪名。

军法处传唤顶牛爷,要求他检举揭发团长韦将飞,证明团长韦将飞在湘江战役中串通桂军放跑共军。主持讯问的是军法处的处长,顶牛爷至今记得那个人的嘴脸,那是个蛇脸也蛇蝎心肠的家伙。顶牛爷过后称他毒蛇。毒蛇:我听说人们都叫你顶牛爷,是真名还是外号?顶牛爷:顶牛爷,从小人们就这么叫我了。这么说你现在是大人了。我今年十四岁,我是大人,那你不就是老人了吗?韦将飞,就是你的长官,他犯了重罪,被我们抓捕了。

你是他身边的人,肯定知道他的很多罪行,甚至与他是共犯。但是只要你揭发检举你的长官韦将飞,有立功表现,我们就不抓你,放你走。

我是团长的勤务兵,只懂得给团长端屎端尿,做饭洗衣服,其他的我全部不懂。不要等我们用刑,你才说出来。警卫员韦阿三比你聪明,

他已经招供了。他招供就不是人。韦将飞、韦阿三和你,你们仨在一起就说鸟语,用鸟语

交流和传递秘密情报,还敢说不是一伙的?我们是老乡,在一起说的是家乡话,不是鸟语。毒蛇放出一堆材料,说:这是我们缴获的机密文件,以及韦将飞和韦阿三的有罪供述,你只要在上面签个名,我们就把你放了。我不识字,更不会写字。那就摁手印。我不能脏了我的手。毒蛇不由分说,朝他的部下使眼色。部下强行将顶牛爷的右手拇指摁在文件上。若干天后,在审判韦将飞的庭上,判官举出顶牛爷的证词文件,让顶牛爷确认。顶牛爷否认。判官指着文件上的手印,说:这是你的右手拇指指印,你还抵赖!顶牛爷举起右手,左右前后亮了个遍,说:大家看,我右手有拇指吗?

大家一看,顶牛爷的右手,果然没有拇指。顶牛爷的证词,变成了捏造或子虚乌有。团长韦将飞得以免了死罪,从轻发落,只判了有期徒刑。许多年之后,已投奔共产党并成为解放军军官的韦将飞,在感叹自己弃暗投明、命若琴弦的时候,仍然不能忘怀那个义薄云天、断指伸冤的勤务兵。

顶牛爷被强行在证人文件上摁下手印后,回到住处。他看着那可能要命的右手拇指,毫不犹豫地操起菜刀,将其切断。

顶牛爷从此没有了右手拇指,或者说一双手只有九根手指。他后来回到上岭村生活,异于常人,因为他手指不全,也因为他经历独特。他今年一百岁,一生传奇。当兵,只是他百岁史和传奇的开始。

线上商城
会员家.png 书天堂.png 天猫旗舰店.png
会员家 书天堂 天猫旗舰店
关注我们
微信公众号.png   微博二维码.png
微信公众号官方微博

微信号:bbtplus2018
电话:0773-2282512

我要投稿

批发采购

加入我们

版权所有: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集团 GUANGXI NORMAL UNIVERSITY PRESS(GROUP) |  纪委举/报投诉邮箱 :cbsjw@bbtpress.com    纪委举报电话:0773-2288699
网络出版服务许可证: (署) | 网出证 (桂) 字第008号 | 备案号:桂ICP备12003475号-1 | 新出网证(桂)字002号 | 公安机关备案号:4503020200003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