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书板块图书分类品牌系列图书专题新书上架编辑推荐作者团队
广西政协委员文库丛书 穿越文学史的迷雾——唐宋文学考论 莫道才 著
穿越文学史的迷雾,我们能在唐宋发现什么?
ISBN: 9787559839787

出版时间:2021-07-01

定  价:59.80

责  编:张昀珠
所属板块: 文学出版

图书分类: 文学评论与鉴赏

读者对象: 大众读者、文学爱好者、文学研究者

装帧: 平装

开本: 16

字数: 320 (千字)

页数: 300
图书简介

《穿越文学史的迷雾——唐宋文学考论》分“揭开诗人未解之谜”“作品隐含的真相”“文献里的遗珍”“重新发现文学史”四辑,其中“揭开诗人未解之谜”研究论证大诗人少为人知的一面,如杜甫的清狂性格、李贺的死因;“作品隐含的真相”聚焦名诗名作,从小处剖析其原本面貌;“文献里的遗珍”梳理补充传世文献典籍的缺漏;“重新发现文学史”慧眼独具,从平常文学现象、概念中窥视文风的形成、传播和影响。本书收录了莫道才教授1988—2020年间在各学术期刊发表的有关唐宋文学研究的论文,是“广西政协委员文库”丛书之一。

作者简介

莫道才,男,广西恭城人。现任广西师范大学中国古代文学专业二级教授、博士生导师,中国古代文学专业和中国古典文献学专业硕士生导师。主要研究方向为唐代文学及骈文史论。著有《八桂文化与文学研究论集》《缠绵悱恻 爱恋永忆——唐代爱情诗》等。

图书目录

揭开诗人未解之谜

002 李白的三个自号

004 沉郁顿挫背后的清狂——从任华《寄杜拾遗》看被忽略的杜甫清狂性格

019 李贺的婚姻与悼亡诗

022 李贺死于马凡氏综合征臆说——李贺死因初探

031 李商隐寓桂居所遗址考

036 黄庭坚论杜甫

044 黄庭坚在广西的最后日子

作品隐含的真相

056 王勃《滕王阁序》与《滕王阁诗》:异文体文本的互文性对读

065 “朱门酒肉臭”之“臭”作何解?

067 文中有画亦有诗——王维《山中与裴秀才迪书》品读

071 从“后宫佳丽三千人”说起

077 从“麻兰”到“兰麻”——兼论柳宗元的之“麻兰”与李商隐之“兰麻”之关系

085 柳宗元的《三戒》与孔子的“三戒”——柳宗元《三戒》寓意考索

091 柳宗元对桂林“甲天下”山水形象的发现与建构

101 石介与苏舜钦:谁是《石曼卿诗集序》之作者?

105 从谚语入诗看唐宋文学向世俗化转型的一个细节轨迹——以“嫁鸡逐鸡嫁狗逐狗”为例

115 李清照佚文《祭湖州文》为挽联考

121 “别格”还是误读?

——苏轼《念奴娇·赤壁怀古》“小乔初嫁了”的异说分析

文献里的遗珍

136 《全唐诗》征引之《桂林诗评》及残诗出处考——《全唐诗》杂考之二

143 《粤西丛载》误载唐玄宗诗考——李隆基《丹霄驿》非昭州作及伪作说

146 《全唐诗》载吕温二首诗均为伪诗说——《全唐诗》杂考之一

150 新旧《唐书》李商隐传“三十六(体)”为“三才子”讹误考说

160 新旧唐书经籍艺文志所载书名称变异考

170 《旧唐书》本传所叙唐人著述《经籍志》未见载者知见录

196 新旧唐书经籍艺文志失载唐人著述考

200 《桂林风土记》佚文献疑

204 《叠山公祠堂记》——新发现的一篇研究谢枋得的重要资料

重新发现文学史

208 唐代中原文风对岭南民族地区文化的影响——以上林唐碑《大宅颂》和《智城碑》为例

217 从卢藏用《景星寺碑铭》看唐代骈体文风在岭南地区的播衍

233 论初唐时期北方骈体文风在岭南地区的接受

244 唐代“古文运动”概念平质

250 论唐宋时期文人的游历与人文山水名胜的形成

262 论中国古典诗歌对日本俳句的影响

272 从历史语境角度重新审视花间词

276 冯延巳:开北宋风气的五代词人——五代词人冯延巳及其词作品赏

283 胡仔及其《苕溪渔隐丛话》论略

编辑推荐

以小见大,从常人不注意的角度出发,发别人所未发,述别人所未述。

精彩预览

李白的三个自号

关于李白的自号,文学辞典和文学史著作都只说他号“青莲居士”,这是不错的,这个自号见于《答族侄僧中孚赠玉泉仙人掌茶诗序》和《答湖州迦叶司马问白是何人》。但实际上,李白还有两个自号常常被人忽略了,一个是“酒仙翁”,一个是“谪仙人”。

“酒仙翁”这一自号见于《金陵与诸贤送权十一序》。据安旗、薛天纬《李白年谱》的说法,这是天宝十四载(755)李白五十五岁时,在金陵送别权昭夷之作。文章末云:“……酒仙翁李白辞。”据此得知李白还有这样一个自号。可能这一自号更早一些的时候就有了。杜甫《饮中八仙歌》云:“李白一斗诗百篇,长安市上酒家眠。天子呼来不上船,自称臣是酒中仙。”可能这里是为了押韵的关系,将“酒仙翁”写作“酒中仙”。这是天宝二年(743)左右的事,当时李白四十五岁。应该说,当时与李白相熟的朋友(比如杜甫)都是了解这一自号的。

“谪仙人”原是贺知章对李白的称赞。这件轶事在《旧唐书》、《新唐书》、裴敬《翰林学士李白墓碑》、范传正《唐左拾遗翰林学士李公新墓碑·序》、魏颢《李翰林集序》,以及《唐摭言》《本事诗》均有记载,应该说这个故事是可信的。这是天宝元年(742)李白入长安时之事。李白在其诗文中也有记载,如《对酒忆贺监二首·序》中云:“太子宾客贺公,于长安紫极宫一见余,呼余为‘谪仙人’,因解金龟,换酒为乐。”贺知章这位声名显赫的前辈这样称许他,李白颇为自得。因为这一称呼确实反映了李白的性格和诗风。早在他二十五岁之时,道士司马承祯在江陵遇见李白就说他有“仙风道骨”(《大鹏赋》)。所以,他在《金陵与诸贤送权十一序》中叙及此事时得意地说:“四明逸老贺知章,呼余为谪仙人,盖实录耳。”所谓“实录”,意思是贺知章比喻得非常贴切,甚合李白心意,正因为如此,李白就干脆以之为号了。在“青莲居士”出处的《答湖州迦叶司马问白是何人》中,他这样写道:“青莲居士谪仙人,酒肆藏名三十春。”这里说他在天下已浪迹三十年了,也就是说这是他五十五岁之时所写下的,当时他正在江南游荡。这一年李白还遇到了一个对他十分崇拜的人,叫魏万,他千里迢迢追寻李白,他们于扬州相识,后来又到了金陵。李白尽出其诗文,嘱其编集。临别,两人互有诗相赠,魏万的赠诗为《金陵酬翰林谪仙子》。在这里直称其号而不称其名或字。李白的这个自号在当时是天下皆知的,比如杜甫在《寄李十二白二十韵》中就说:“昔年有狂客,号尔谪仙人。”在这里之“号”应是指李白自号,而不是贺知章之称许了。其实,宋人也还是认为“谪仙人”是李白的自号的,许多宋人诗话中都有反映,如胡仔《苕溪渔隐丛话》称“李谪仙”,魏庆之《诗人玉屑》也径称“谪仙”。近代以来,人们多以为“谪仙人”仅是贺知章对李白之赞语,殊不知李白亦欣然接受,用为自号了。

线上商城
会员家.png 书天堂.png 天猫旗舰店.png
会员家 书天堂 天猫旗舰店
关注我们
微信公众号.png   微博二维码.png
微信公众号官方微博

微信号:bbtplus2018
电话:0773-2282512

我要投稿

批发采购

加入我们

版权所有: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集团 GUANGXI NORMAL UNIVERSITY PRESS(GROUP) |  纪委举/报投诉邮箱 :cbsjw@bbtpress.com    纪委举报电话:0773-2288699
网络出版服务许可证: (署) | 网出证 (桂) 字第008号 | 备案号:桂ICP备12003475号-1 | 新出网证(桂)字002号 | 公安机关备案号:4503020200003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