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书板块图书分类品牌系列图书专题新书上架编辑推荐作者团队
吴兴华全集 风吹在水上:致宋淇书信集 吴兴华 著
六十余封书信半世纪后首现,证实一个被掩埋的文学史传说
ISBN: 9787549586875

出版时间:2017-01-01

定  价:46.00

责  编:李恒嘉
所属板块: 文学出版

图书分类: 中国现当代随笔

读者对象: 大众读者

上架建议: 中国文学
装帧: 平装

开本: 32

字数: 156 (千字)

页数: 288
图书简介

在这些通信被宋以朗从父亲宋淇的遗物中发现之前,所有知道“吴兴华”这个名字的人——大多也就是从少数文学史中读得此名——哪怕是对现代文学和新诗颇有研究的文学史家伙教授,都不相信吴兴华还有未公开的文字存世,而他的博学之名就像一个传说,学者们从他的诗作、译作、文论中探得一二。然而这批通信的发现,却把他变成了一个活生生的存在:“通信自1940年始,终于1952年,即他十九至三十一岁的时期,多数由北京寄往上海,直到1949年后宋淇南迁,信便寄来香港。一如所料,除了谈点生活近况,吴兴华写给好友的多是读书心得,作诗经验,当中还抄录了好几首从未发表的诗作(例如1947年写的四首七律)。尽管是信笔而书,不事雕琢,但他的见解大都清新俊发,想是长年阅读的精华,莫非第一手经验之谈,相比今天(甚或当年)人云亦云的风气,我只有拜服,只有惋叹。尤其触动我的,是这些信都写得如此诚恳,如此贯注着热情——但吴兴华的热情不是这世代的热情,它是古典的,又是浪漫的,既对未来抱有童话式的盼望,同时又对过去怀着宗教式的虔敬。他的热情不浮躁,不激昂,没有如’万斛泉涌,不择地而出’,而是带着忍耐,不离辎重,守约地’绵绵若存,用之不勤’。读着这些书信,你便明白日军即使能令北平陷落,却攻不入一个青年艺术家的梦,轰隆隆的炮弹虽曾摇撼千万里的黄土大地,然而六十年后能震动人心的,却不如这一纸鸿雁,上面写满了诗人的梦。”(摘自冯睎乾诗论文章《吴兴华:A Space Odyssey》)

作者简介

吴兴华(1921—1966),原籍浙江杭州,诗人、学者、翻译家,笔名梁文星、钦江等。

他被誉为继陈寅恪、钱锺书之后,20世纪中国文学史上第三代最高学养之代表。几可完成中国文学的转折与新趋向,却最终未能竟业。

他16岁考入燕京大学西语系,在诗歌、学术、翻译三个领域齐头并进,学贯中西,成就非凡。

他年少成名,以一首《森林的沉默》轰动诗坛,当时年方十六,被周煦良誉为“中国新诗的转折点”。又在20世纪五六十年代,以“梁文星”为笔名,由宋淇代为刊载诗歌于香港《人人文学》、台湾《文学杂志》,对当时港台新诗发展,产生了实质性的影响。

他通晓英、法、德、意多种语言,也精通拉丁文、希腊文,是将乔伊斯的《尤利西斯》介绍进中国的第一人。译作《亨利四世》颇受推崇,并曾校译朱生豪所译《莎士比亚全集》、杨宪益所译《儒林外史》,而已佚失的《神曲》译稿,更被誉为译林神品。他在31岁时,已荣任北大西语系英语教研室主任,“领导”朱光潜、赵萝蕤、杨周翰、李赋宁等一众著名教授。

1966年8月,他惨死于文革初期的暴虐之中,年仅45岁。

图书目录

001 吴兴华致宋淇书信集:1940—1952

241 附录一 蜡炬成灰泪始干:怀念我的父亲吴兴华

249 附录二 宋淇与吴兴华

名家推荐

★ 其学力、眼力之高,想四十年代诗人无人可及。

——夏志清

★ 陈寅恪、钱锺书、吴兴华代表三代兼通中西的大儒,先后逝世,从此后继无人……

——宋淇

★ 吴兴华是我在燕京教过的学生中才华最高的一位,足以和我在康奈尔大学教过的学生、文学批评家哈罗德•布鲁姆相匹敌。

——谢迪克,燕京大学英藉教授

★ 如果吴兴华活着,他会是一个钱锺书式的人物。

——王世襄

编辑推荐

★ 他是文学史上的一个传奇,却被掩埋得像一个传说——吴兴华,继陈寅恪、钱锺书之后的第三代兼通中西之大家,20世纪中国人文知识分子最高学养之代表。他通晓英、法、德、意多种语言,31岁已荣任北大西语系英语教研室主任,在诗歌、学术、翻译三个领域齐头并进,学贯中西,成就非凡。

★ 首次公开吴兴华写给挚友宋淇的书信六十余封,论及文学、翻译、诗歌、时局,谈古说今,由西而中,其眼界之广阔,学识之渊博,在私密书信中展现无遗,震动人心。

★ 收入十余幅弥足珍贵的信件手稿照片及吴兴华家庭照片。

★ 附录文字分别由吴兴华之女吴同及宋淇之子宋以朗撰写,回忆父辈交往轶事,还原诸多历史细节。

精彩预览

一九四七年十月二十八日

奇:

接到你的信刚从英文系晚会回来,我很少出,这去也算是例外。今年系里聪明学生很多,大致可以这样说,像你我以前那样玩命念英国文学恨不得要赛过英国人的情形是很少了——如果不是完全没有的话,然而活泼灵敏善于词令的却仿佛比往年更多,有些上海来的一年级生站起来发言或领导游戏都能应付裕如,唯有一个体格高大头发蓬松的天津学生在口若悬河的给大家解释完一个游戏后人人都瞠目相对不知所云,颇令我哀愁的想起过去那位another one is loust的先生来。北大清华来参观的师生对我校英文程度都自叹不如,然而对一般纯美式装备的女生的香水和唇膏则大表不满,本校前进份子亦有同感,结果两个集团几乎有老死不相往来的趋势,贫富间的鸿沟与彼此畏忌在大学里就如此尖锐化,着实令人寒心。

医生说我尚须忍耐,因为肺要养好需时甚长,不过大体上健康已大有进步。贾生说“天不可与虑,道不可与谋,迟速有命,乌识其时?”也只有任其自然而已。

我想你附上的第二首诗主要的麻烦是在题材,Prospero的独白本身已是不可及,而《暴风雨》全剧的象征意味深厚要眇,你诗前半八行的build-up很好。后面仅以学得宽恕为结,就显得稍软弱。

你说生活纯真的话我很喜欢,北方学者云集,按说空气应较十里洋场干净得多,但拿事实来看也未必然。衣食不具足而要人讲礼义荣辱,如何可能?如今艰苦的生活把人性格中最卑鄙邪恶的成分都勾出来放大了浮在表面上,就是在学校里举目所见也是建树私人势力、弄钱、嚣争,鼓动学生,简直可以说太阳底下的事除去教育青年无所不为。这固然叫我们痛恨,也实在值得我们同情,因为细想他们若生在好一点的时代甚或经济状况略好,道德破产也不至于到如此地步。所以如此看起来,你疾恶之心也未免过于切直。

第二封信与钱都收到了。我想把钱交给我弟弟,他或许能存在银行里放拆息。因天气已冷,医院是无论如何住不起的,明春若我能起床或许再想办法。我现在的心情只有像你这样的好朋友能了解,也不必浪费说感激流涕的话,只有在看到许多同样需要援手的人之后,觉得自己不deserve 这样幸运而已。

所云英国文化协会主持的翻译工作,固是好事,然而即使出版之后,也定如石沉大海,可以预卜。可贵的只有译者的理想,热情与精神而已。如今翻译最大的问题是在中文本身,规模浅狭,表现力贫弱,根本对付不来好的英文,同时读者在哪里?

庞董琴的名字我在中学就已听闻。那时仿佛他走的是 cubism 的路(《中学生》杂志曾转载他的画)现在打听一下北方就极少知道他的人,可为叹息。周一良跟我谈过几次,他为人极好,专精中古史也与我兴趣正好相投。

心晖来信说芝联下月中可抵沪,在看了外国学校之后,只要他能brace himself for a nasty shock 的话呢——则再干下去也无不可?这种“知其不可而为之”的态度也正是芝联可爱的地方。

朱光潜、常风编的《文学杂志》不知你看吗?大体尚好,他们也都看出与传统连结的重要—常风在这方面有一篇很透辟的论文——但一碰到尝试以新态度来整理旧文学时则荒谬可笑之处不一而足,也是一般批评家修养不够,根本不懂过去的文学与社会,总之比一般刊物要好得多了。

近来看侦探小说兴致大减,Gardner、Rex Stout、Dashiell Hammett都大不如前,往往我倚仗直觉不读到半本就明白是怎么回事了。另外有一批以tough 见长的,还不坏(如Raymond Chandler)。我最爱的是cute一流:如 Mr. And Mrs. North与Arab and Andy Blake等。后者有一本Lay That Pistol Down使我从头笑到尾。

写给你几首旧诗看看,不过是学作着玩,然而比一般要人巨公之“大鼓词”也未必有愧色也 :

九辩深知宋玉悲,清秋天气雁来时,遥怜芳草经霜萎,不似高花有泪滋,侧艳词曾腾众口,飞扬气已付深巵,传经抗疏成何事,裘马思随世上儿。其一

丘甲仍闻征发频,饿殍载道岂无因?五铢钱已成灰土,四镇兵方仰库缗,飘泊山头思冻雀,徘徊河上赋清人,凉州行迹干戈满,张轨何由独善身?其二

文章日下等江河,望里黄茅白苇多,鞞铎偶传七子句,么弦争唱里人歌,赋名六合元知妄,字失偏旁已渐讹,尚有韩陵堪共语,当年庾信未蹉跎。其三

哀乐相寻剧可怜,故都乔木又风烟,铜仙去国三千岁,锦瑟留人五十弦,北里笙歌犹昨日,西台披发忆当年,蓬莱弱水今清浅,输与麻姑一怆然。其四

兴华

一九四七年十月二十八日

附及 :所云寄上之书,一本亦未抵平。

线上商城
会员家.png 书天堂.png 天猫旗舰店.png
会员家 书天堂 天猫旗舰店
关注我们
微信公众号.png   微博二维码.png
微信公众号官方微博

微信号:bbtplus2018
电话:0773-2282512

我要投稿

批发采购

加入我们

版权所有: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集团 GUANGXI NORMAL UNIVERSITY PRESS(GROUP) |  纪委举/报投诉邮箱 :cbsjw@bbtpress.com    纪委举报电话:0773-2288699
网络出版服务许可证: (署) | 网出证 (桂) 字第008号 | 备案号:桂ICP备12003475号-1 | 新出网证(桂)字002号 | 公安机关备案号:4503020200003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