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书板块图书分类品牌系列图书专题新书上架编辑推荐作者团队
西樵历史文化文献丛书 南海大同林氏族谱 (清)林少成 编修
宏观记录几代族人的发展与变迁,展现宗族的孝义与团结。
ISBN: 9787559848376

出版时间:2022-03-01

定  价:48.00

责  编:张洁 倪小捷
所属板块: 古籍文献出版

图书分类: 地方史志

读者对象: 历史爱好者

上架建议: 历史/地方史志
装帧: 平装

开本: 32

字数: 150 (千字)

页数: 176
图书简介

《西樵历史文化文献丛书》历史文献影印类。书稿为南海大同柏山村林氏族人第十七传孙林少成于清光绪十五年重修的宗族族谱。此族谱为清光绪年间的手抄本,里面有较多的族人先祖画像彩图,十分精美。族谱追溯时间久远,从唐代开始即有记录,亦收录了其他分支的谱序,属于宏观记录林氏族人发展壮大以及变迁轨迹的一本宗谱。

作者简介

林少成,清光绪年间举人,生卒年不详,南海大同柏山村林氏族人第十七传孙,于清光绪十五年重修了林氏宗谱。

图书目录

總 目

一 評介

七 原譜題詞

十一 原譜封面

十三 照抄涌尾湖斷約

十五 著姓始祖肖像

五七 譜識

九七 歷世遺文

一二五 考世系

序言/前言/后记

評 介

王洪

族譜一帙,清光緒拾伍年林少成重修。該譜為《大同柏山林氏安居房族譜》(即今佛山市南海區西樵鎮柏山村,別名岡尾村《林氏族譜》,以下簡稱《林氏族譜》)。該譜共分為《譜識》、《歷世逸文》、《考世系》等主要部分。其中,《譜識》記載了《林氏著姓始祖》(自商迄西晉)、《林氏入閩始祖》(西晉迄唐貞元)、《科第》(自唐迄清道光)、《入閩晉安郡王》、《少師墓碑誌》(唐貞觀二十六年)、《府君披神道碑》(唐貞元四年)、《重修林氏先墓碑記》(明弘治十七年)等內容。《歷世逸文》記載了《前?林氏歷代墳陵記》(萬曆乙丑)、《重修林氏春秋序》(萬曆丁巳)、《重修西河郡北到家史序》(萬曆丁巳)、《新會仕路吾林宗族譜序》(萬曆四拾)等內容[ (清)林少成修:《柏山林氏族譜》。]。《林氏族譜》考世係篇以比干為始,畫有圖表,祖輩名字上方點綴深紅齒壯,部分世係齒壯圖案依次淡化,或因為年代久遠,顏色受潮形成不規則淡化[ (清)林少成修:《柏山林氏族譜·考世係》。]。實際上,根據上文所敘述我們就不難發現,《林氏族譜》的編修大半部分内容都在考證与描述林氏的宗支分布。該族譜中对先祖的考證詳盡到不同年代,族譜內甚至對部分先祖援引《唐書》等史書進行了考證和論述。

一本無“重鈔譜序”的族譜

瀏覽諸多南海族譜,譜牒開篇一般記載前世譜序,重修譜序。但《林氏族譜》的編撰明顯是按照時間進行推進,先祖譜係也各有體系,每代著名先祖進行論述考證和補遺,並載墳塋地點與碑銘,譜序依時間順序列於譜牒之中。該譜開篇首文是一份鍥約,該鍥約名為《照抄涌尾湖斷約》,該鍥約被記載於譜牒首頁,一方面體現出其對該斷約的重視,另一方面也呈現出林氏的部分社會生活。其載:

立斷約人傳樵峰四房子孫鵬萬等於庚寅年開湖祠前,但業價四圍砌石費動伍佰餘金,是湖之成也,不特事關風水,亦利舟楫往來。既有水步以便上落,亦有湖邊以便灣泊船隻。我柏山一鄉維有林、區、熊、傳四姓共相親相睦,不啻一家。竣工之日,合族告祖酧神,而同異姓各鄰親友辱臨幣祠拜手稱賀。即如源雄林奉花錢艮貳拾大員,賀領納登記,苐恐世遠年湮,日久無憑,故集眾商議祠內,爰立斷約一帋收執為憑。既領林家太祖厚情,其湖日後任從林家灣泊船隻,其林家力農,任從朝夕上落方便,世世子孫守此勿替可也。今恐無憑,故立斷約一紙永遠收執為據[ (清)林少成修:《柏山林氏族譜·照抄涌尾湖斷約》。]。

該斷約立於乾隆三十五年,為族正傳拱萬執筆立約。按斷約記載,該地共有林、區、熊、傳四姓,傳姓共四房人參與修建該湖。湖成之後,在林氏祠堂內相約立下關於湖的利用等問題的合約。其間各類錯綜複雜之關係,給我們提供了進一步探討南海地區宗族參與地方社會治理的案例,同時也為我們窺探宗族之間關係提供了一個重要的側面,另外,各宗族對湖面船隻停泊的描述也說明其社會經濟也是我們可以進行深一步挖掘的重要內容。《林氏族譜》將該斷約記載於家譜首頁,其背後的深層次原因也值得我們深究。

在該鍥約之後,《林氏族譜》彩繪了各著名先祖的肖像,並在肖像旁小字註明肖像人名及其功績。肖像花紋刻畫仔細,形象各有區別,並將比干墓所坐落的空間位置,以及福建始祖晉安王墓所在地理位置也繪畫出來,這也說明林氏很有可能曾因家譜編撰而造訪過比干墓,並對此進行了一系列的刻畫。《林氏族譜》將入閩前祖先稱之為“始祖”,將入閩後始祖稱之為“遠紀祖”,分別記載為遠紀一世祖、遠紀二世祖不等。顧名思義,“遠紀祖”實際上即“有譜牒記載”的世祖。根據《林氏族譜》所載:於秘閣得之貞觀六年所撰譜牒所傳必有定見,故諸譜宗焉斷以祿公為入閩始祖。這也就說明,《林氏族譜》之中將“秘閣”所得的家譜奉為記載之始,所以別稱為“遠紀祖”。祖先世係之後,該族譜記載了曆朝歷代科第人員,並載先祖比干等人墓志銘,並將明弘治十七年六月時刑部尚書林俊(福建莆田人)的《重修林氏先墓誌》載於譜牒之中。隨後又對“始祖”與“遠紀祖”援引《唐書》、《宋史》等進行補充,方才將萬曆時期《新會仕路吾林宗譜序》進行抄錄附於後,而林少成重鈔此譜,並沒有做序,萬曆譜序之後則直接圖錄世係。世係之中,“始祖”自比干至祿,都相對簡略,為單係傳承,自“遠紀一世祖”祿之後則越來越複雜。該譜牒是一本與眾不同的譜牒,“與眾不同”旨在強調《林氏族譜》的特點,這也為我們研究譜牒書寫形式、內容等提供了一個有意義的案例。

按該譜福建莆田監生林桂芳撰《重修林氏春秋序》(萬曆四拾伍)記載:......濟南,其族一也,莆宗盛於九牧,而半在百粵,百粵而禹後也。禹穴在北,而子孫半在南,猶南枝九牧也。九牧在莆而子孫半在粵,問詳,考之,如沙崗、石頭林出於福,唐蔇公後......仕路林出於蘊公後[ (清)林少成修:《柏山林氏族譜·重修林氏春秋序》]。該序後又載有林鳴盛撰《新會仕路吾林宗譜序》(萬曆四拾)記載:諸房祖居粵甚多,所知者,沙岡蔇公五代孫森公始,譚江嶺背村,端州葦公九代孫杞公始,北到滘頭及香山大涌,蘊公十二代孫渙之公始,間聞新會縣治南六十里為北到村,有仕路林林氏實邵州刺史蘊公孫諱獲字立輔號光山(始)[ (清)林少成修:《柏山林氏族譜·新會仕路吾林宗譜序》]。將莆田宗譜序放於前,這是該譜為數不多的不按照時間序列進行書寫的地方,根據時間來看,林桂芳於萬曆十一年任廣西荔浦縣知縣[ (清)金鉷修,錢元昌纂:《廣西通志》,卷五十四。],萬曆三十二年任合浦縣丞[ (清)周碩勛修,王家憲纂:《廣州府志》,卷十一上。]。實際上,林鳴盛也為福建莆田人,為萬曆二年進士[ (明)陳俊修,梅鼎祚纂:《寧國府志》,卷三。]。二人同時指出廣東林氏出於閩,林鳴盛甚至為新會仕路林氏作序,由譜序我們已經可以看到了林氏在閩粵地區自明以來的聯繫,然而清朝時期,安居房林氏作譜時並未寫序,這不禁為我們研究地方社會提供了一個獨特的視角,通過對該譜的考證研讀以及對該地方社會的田野調查可以進一步的對該問題進行討論,也留待讀者更進一步的去發掘其學術意義與研究價值。

簡論該譜研究價值與學術意義

在岡尾村的傳說裡,岡尾村為林氏最先到此地開村。陳春聲曾有見地的指出:百姓的“歷史記憶”表達的常常是他們對現實生活的歷史背景的解釋,而“地方性知識”都是在用對過去的建構來解釋現在的地域政治與社會關係[ 陳春聲:《走向歷史現場》,《讀書》,2006.]。而家譜,作為民間文獻,其也有助於我們理解“過去的建構如何用於解釋現在”。所以,該譜對於研究岡尾周邊區域,以及閩粵地方社會都有著一定的意義。科大衛曾將佛山石頭、上園與佛山墟市霍氏宗族的構建進行對比和討論,發現石頭霍氏“世家”、與上園霍氏“新貴”,以及散亂的沒有祠堂的墟市霍氏形成了鮮明的對比,並將此稱之為“櫥窗效應”[ (香港)科大衛(著):《皇帝和祖宗:華南的國家與宗族》,卜永堅(譯),江蘇人民出版社,2010年第149-161頁。]。實際上,這種“櫥窗效應”現象在珠三角地區很是常見,但是,岡尾村林氏卻是與福建等地林氏有著緊密的構建關係,在這種關係背後,是否可以說明岡尾村周邊存在著明顯的櫥窗效應現象?另外,莆田林氏是否也處於當地櫥窗效應的某個環節從而出現了將南海林氏納入宗族的現象??這也尚需更多的田野調查,方能對此進行深入的探究。不過,這也說明,宗族的構建過程,閩粵地區都存在著相近或相似的過程,反過來我們也可以更好地對莆田的地方社會進行一定的研究,並對中國歷史提供一個可觀的參照側面。

编辑推荐

本书族谱为清光绪年间的手抄本,墨迹清晰、优美,里面有较多族人先祖画像彩图,十分精美,具有艺术美和一定的收藏价值。此谱一改常见族谱以“重修序”开篇的惯例,而以一份“契约”为首,内容具有教化性、道德高度,教人深受此族风的感动,具有一定的社会价值和传播意义。地方宗族体系是如何构建和凝聚的?这本家谱或许能给学术研究带来新的思考。

精彩预览

瀏覽諸多南海族譜,譜牒開篇一般記載前世譜序,重修譜序。但《林氏族譜》的編撰明顯是按照時間進行推進,先祖譜係也各有體系,每代著名先祖進行論述考證和補遺,並載墳塋地點與碑銘,譜序依時間順序列於譜牒之中。該譜開篇首文是一份鍥約,該鍥約名為《照抄涌尾湖斷約》,該鍥約被記載於譜牒首頁,一方面體現出其對該斷約的重視,另一方面也呈現出林氏的部分社會生活。其載:

立斷約人傳樵峰四房子孫鵬萬等於庚寅年開湖祠前,但業價四圍砌石費動伍佰餘金,是湖之成也,不特事關風水,亦利舟楫往來。既有水步以便上落,亦有湖邊以便灣泊船隻。我柏山一鄉維有林、區、熊、傳四姓共相親相睦,不啻一家。竣工之日,合族告祖酧神,而同異姓各鄰親友辱臨幣祠拜手稱賀。即如源雄林奉花錢艮貳拾大員,賀領納登記,苐恐世遠年湮,日久無憑,故集眾商議祠內,爰立斷約一帋收執為憑。既領林家太祖厚情,其湖日後任從林家灣泊船隻,其林家力農,任從朝夕上落方便,世世子孫守此勿替可也。今恐無憑,故立斷約一紙永遠收執為據[ (清)林少成修:《柏山林氏族譜·照抄涌尾湖斷約》。]。

該斷約立於乾隆三十五年,為族正傳拱萬執筆立約。按斷約記載,該地共有林、區、熊、傳四姓,傳姓共四房人參與修建該湖。湖成之後,在林氏祠堂內相約立下關於湖的利用等問題的合約。其間各類錯綜複雜之關係,給我們提供了進一步探討南海地區宗族參與地方社會治理的案例,同時也為我們窺探宗族之間關係提供了一個重要的側面,另外,各宗族對湖面船隻停泊的描述也說明其社會經濟也是我們可以進行深一步挖掘的重要內容。《林氏族譜》將該斷約記載於家譜首頁,其背後的深層次原因也值得我們深究。

在該鍥約之後,《林氏族譜》彩繪了各著名先祖的肖像,並在肖像旁小字註明肖像人名及其功績。肖像花紋刻畫仔細,形象各有區別,並將比干墓所坐落的空間位置,以及福建始祖晉安王墓所在地理位置也繪畫出來,這也說明林氏很有可能曾因家譜編撰而造訪過比干墓,並對此進行了一系列的刻畫。《林氏族譜》將入閩前祖先稱之為“始祖”,將入閩後始祖稱之為“遠紀祖”,分別記載為遠紀一世祖、遠紀二世祖不等。顧名思義,“遠紀祖”實際上即“有譜牒記載”的世祖。根據《林氏族譜》所載:於秘閣得之貞觀六年所撰譜牒所傳必有定見,故諸譜宗焉斷以祿公為入閩始祖。這也就說明,《林氏族譜》之中將“秘閣”所得的家譜奉為記載之始,所以別稱為“遠紀祖”。祖先世係之後,該族譜記載了曆朝歷代科第人員,並載先祖比干等人墓志銘,並將明弘治十七年六月時刑部尚書林俊(福建莆田人)的《重修林氏先墓誌》載於譜牒之中。隨後又對“始祖”與“遠紀祖”援引《唐書》、《宋史》等進行補充,方才將萬曆時期《新會仕路吾林宗譜序》進行抄錄附於後,而林少成重鈔此譜,並沒有做序,萬曆譜序之後則直接圖錄世係。世係之中,“始祖”自比干至祿,都相對簡略,為單係傳承,自“遠紀一世祖”祿之後則越來越複雜。該譜牒是一本與眾不同的譜牒,“與眾不同”旨在強調《林氏族譜》的特點,這也為我們研究譜牒書寫形式、內容等提供了一個有意義的案例。

按該譜福建莆田監生林桂芳撰《重修林氏春秋序》(萬曆四拾伍)記載:......濟南,其族一也,莆宗盛於九牧,而半在百粵,百粵而禹後也。禹穴在北,而子孫半在南,猶南枝九牧也。九牧在莆而子孫半在粵,問詳,考之,如沙崗、石頭林出於福,唐蔇公後......仕路林出於蘊公後[ (清)林少成修:《柏山林氏族譜·重修林氏春秋序》]。該序後又載有林鳴盛撰《新會仕路吾林宗譜序》(萬曆四拾)記載:諸房祖居粵甚多,所知者,沙岡蔇公五代孫森公始,譚江嶺背村,端州葦公九代孫杞公始,北到滘頭及香山大涌,蘊公十二代孫渙之公始,間聞新會縣治南六十里為北到村,有仕路林林氏實邵州刺史蘊公孫諱獲字立輔號光山(始)[ (清)林少成修:《柏山林氏族譜·新會仕路吾林宗譜序》]。將莆田宗譜序放於前,這是該譜為數不多的不按照時間序列進行書寫的地方,根據時間來看,林桂芳於萬曆十一年任廣西荔浦縣知縣[ (清)金鉷修,錢元昌纂:《廣西通志》,卷五十四。],萬曆三十二年任合浦縣丞[ (清)周碩勛修,王家憲纂:《廣州府志》,卷十一上。]。實際上,林鳴盛也為福建莆田人,為萬曆二年進士[ (明)陳俊修,梅鼎祚纂:《寧國府志》,卷三。]。二人同時指出廣東林氏出於閩,林鳴盛甚至為新會仕路林氏作序,由譜序我們已經可以看到了林氏在閩粵地區自明以來的聯繫,然而清朝時期,安居房林氏作譜時並未寫序,這不禁為我們研究地方社會提供了一個獨特的視角,通過對該譜的考證研讀以及對該地方社會的田野調查可以進一步的對該問題進行討論,也留待讀者更進一步的去發掘其學術意義與研究價值。

线上商城
会员家.png 书天堂.png 天猫旗舰店.png
会员家 书天堂 天猫旗舰店
关注我们
微信公众号.png   微博二维码.png
微信公众号官方微博

微信号:bbtplus2018
电话:0773-2282512

我要投稿

批发采购

加入我们

版权所有: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集团 GUANGXI NORMAL UNIVERSITY PRESS(GROUP) |  纪委举/报投诉邮箱 :cbsjw@bbtpress.com    纪委举报电话:0773-2288699
网络出版服务许可证: (署) | 网出证 (桂) 字第008号 | 备案号:桂ICP备12003475号-1 | 新出网证(桂)字002号 | 公安机关备案号:4503020200003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