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书板块图书分类品牌系列图书专题新书上架编辑推荐作者团队
皮娜·鲍什:舞蹈剧场的创造者 (英)罗伊德·克莱门卡 著,王虹译
一本书读懂皮娜•鲍什
ISBN: 9787559842916

出版时间:2021-11-01

定  价:58.00

责  编:叶子
所属板块: 艺术出版

图书分类: 艺术舞蹈

读者对象: 舞蹈爱好者 传记爱好者

上架建议: 艺术 舞蹈 传记
装帧: 精装

开本: 32

字数: 100 (千字)

页数: 212
纸质书购买: 京东 天猫 当当
图书简介

皮娜•鲍什(Pina Bausch,1940—2009),德国著名舞蹈家、现代舞编导家,“舞蹈剧场”的创立者。对20—21世纪的舞蹈、舞台艺术乃至当代艺术都产生了深远影响。

本书是英语世界第一部全面研究鲍什舞蹈生涯和舞蹈艺术的著作,作者通过第一手的笔记和访谈资料,对鲍什的生平、思想、代表作品、创作方法、教学方法进行了深入探索。本书作者是专业的舞蹈艺术研究者和实践者,多年研究皮娜•鲍什,编著有

《皮娜•鲍什研究及评论集》,对皮娜•鲍什的艺术有全面、深刻、独到的见解。

本书的亮点之一在于结合具体的舞蹈剧场案例《交际场》,对鲍什舞蹈剧场的创作方法和实践进行了解剖式分析,发人深省;亮点之二在于参照皮娜•鲍什的编舞和教学方法,编写了一整套供舞蹈家实际操练使用的指南,对于从事舞蹈和戏剧的读者尤其具有实用价值。

作者简介

作者介绍

罗伊德•克莱门卡(Royd Climenhaga),英国艺术史学者、舞蹈评论家,目前任教于纽约市的新学院大学尤金•朗学院,主编有《皮娜•鲍什研究及评论集:舞蹈剧场的前世今生》(The Pina Bausch Sourcebook, the Making of Tanztheater)。

译者介绍

王虹,广东外语外贸大学教授。主要研究方向为莎士比亚戏剧与英国诗歌。所编教材及学术专著主要有《英国文学阅读与欣赏》《二十世纪英国文学选读》《英国当代社会与文化》(编著)与《戏剧文体分析》等,译有《马尔克斯评传》《格特鲁德•斯坦因评传》《阿加莎消失的11天》等。

图书目录

引 子/成为皮娜•鲍什/鲍什的影响

不言而喻/成功之道/表现即方法,方法即表现/相互寻找

《交际场》

为什么选择《交际场》/作品的形成/演出/经历的考古学

操 练

重设舞台存在感/基本要素/寻找动作情节/组织编排

序言/前言/后记

"不言而喻

每当我对表演艺术界的人提起,我在研究皮娜·鲍什,写一本有关她的书,他们第一个问题就是:她是如何做到这一切的?准确描述她的所作所为确实不容易,但是有些东西是戏剧和舞蹈艺术家可以看得到的。他们在她的作品里看到一些与众不同的东西,一些带有煽动性的东西,微妙地改变了表演实践的范畴。尽管如此,这个问题挥之不去:“她是如何做到的?”

很多有独创性的艺术家苦心经营多年,形成某种方法,某种创作体系,然后,通常会用毕生精力,通过写作来提炼创作研发的过程。尝试把自己的想法诉诸笔端,会迫使你将这些想法具体化,或许还会形成一些有用的资源,以便他人在建立自己的工作方法时加以吸收利用。

可是,皮娜·鲍什非常刻意地不去谈论自己的作品,更不要说写下什么了。即便是在年轻的时候,她也会为了避免说话而求助于舞蹈。“我喜欢跳舞,因为我害怕说话。动起来的时候,我就会有感觉。”(转引自 Lawson2000:18)早年怕说话的感觉与她后来的担心可能是一脉相承的,担心过多的议论会束缚对演出的理解,失去她所追求的开放性解读。她希望观众将自己的想法、身世与关系带到作品里。

作品表现在舞台上,而找到作品表现形式的工作是在排练场进行的。舞台表演的动态可以产生即时直观的表现,相对而言,文字仅仅是麻烦而且不能令人满意的替代品。不久之前,在试图解释她是如何开始创作的时候,鲍什表示:

我想表达一些我用文字完全无法表达的东西。有时候我会迫切地想说些什么,但不是口头上说。是一些感觉,或者是我从来没有找到答案的问题。我想说的东西是大家都能感受得到的,是以相类似的(情感)语言,让我们难以忘怀的。我也是观众的一员。我看到了,就会有感觉。我只能从自己的直觉出发。当我信赖自己的感觉时,我相信这不仅仅是我的感觉。其他人跟我有同样的感觉。(Bausch 2004a,作者译:9)

这种情感共享发生在现场演出中,她愿意让作品不言而喻。在斯坦福大学,她本来是应邀做系列讲座的,然而她对听众解释道:“我的话不多,因为我试图通过在舞台上的作品来表达我要说的。”(转引自Manuel1999:n.p.)接着她让她的舞蹈演员演出作品的小段节选,以表演作为她的讲座形式。她最喜欢的一则逸事是关于贝多芬的。演奏完一段他的钢琴作品之后,有人问贝多芬,他的作品是什么意思,贝多芬转身回到钢琴跟前,再次演奏了这段乐曲。她对自己作品的演出也说过类似的话。“跳完《春之祭》之后,我们没有更多可说的了。要说的都在我们的舞蹈里面。《春之祭》,作为一部作品,就是这样!”(Bausch 1985:19)

尽管寡言少语,鲍什还是有话说的,说起创作的艰辛,如何完善工作方法,在这个过程中人的重要性,人的所有悲伤脆弱之美,她会变得能言善辩。为了体现观点的感情色彩,即使是描述鲍什如何不愿意说话时,我还是尽量用她自己的话来表述。当然,要理解鲍什的艺术创作,无论是单个作品还是全部作品,最佳途径是通过她的生活经历。不过,我希望我们可以从鲍什关于作品,尤其是关于创作过程的言论里,获得更深的理解,也就是那个不断被提起的问题:她是怎么做到的。

本书所从属的丛书有一个模式,要用一个章节来概述相关表演艺术家撰写的文献。鲍什没有著作,也没有写文章,我们甚至没有讲座可以利用,分析她的思想会比较困难。不过,她接受过很多采访,有德语的,也有英语的。在采访中她清晰地阐述了作品错综复杂的创作过程。在这一章里,我尽量让鲍什自述,其中包括 1987年在柏林一次公开论坛上接受露特·贝格豪斯( Ruth Berghaus)采访时的笔录,访谈笔录此前从未发表过。鲍什自己的话构成了她的创作方法,帮助我们了解其必要性和影响力。"

媒体评论

"对于舞蹈专业的学生与学者来说,本书不可或缺。

——《剧场》(Theaterforschung)

皮娜·鲍什的作品无疑构成20世纪创造力的高水位线。但还有比这更重要的:她是一代又一代艺术家在任何可想象的媒介中的源泉。

——作家,巴尼·诺里斯(Barney Norris)

她挖掘日常生活的欢乐与恐惧、挫折与困惑,寻找隐藏在这些情感里的真相。

——罗伊德·克莱门卡(Royd Climenhaga)

她是当代的经典。

——德国舞评人彼得·施达姆

皮娜·鲍什质疑公认的、既定的社会和性别结构,用她的舞蹈语汇竭力为女性辩护,使她们免受具有侵略性、破坏性的父权制的影响。她的舞作没有故事,而是直接的、个人的和普遍的人性体验。

——曹利群,著名乐评人

“舞之,跃之,否则我们终将迷失”,我小心翼翼地将这句话揣在口袋里。这句宛如生命的箴言,始终定格在开机屏幕上。生死在旋舞中,别叫心在身里死去。皮娜让我变了一个人。

——庄加逊,作家、译者"

名家推荐

对于舞蹈专业的学生与学者来说,本书不可或缺。

——《剧场》(Theaterforschung)

皮娜•鲍什的作品无疑构成20世纪创造力的高水位线。但还有比这更重要的:她是一代又一代艺术家在任何可想象的媒介中的源泉。

——作家,巴尼•诺里斯(Barney Norris)

她挖掘日常生活的欢乐与恐惧、挫折与困惑,寻找隐藏在这些情感里的真相。

——罗伊德•克莱门卡(Royd Climenhaga)

她是当代的经典。

——德国舞评人彼得•施达姆

皮娜•鲍什质疑公认的、既定的社会和性别结构,用她的舞蹈语汇竭力为女性辩护,使她们免受具有侵略性、破坏性的父权制的影响。她的舞作没有故事,而是直接的、个人的和普遍的人性体验。

——曹利群,著名乐评人

“舞之,跃之,否则我们终将迷失”,我小心翼翼地将这句话揣在口袋里。这句宛如生命的箴言,始终定格在开机屏幕上。生死在旋舞中,别叫心在身里死去。皮娜让我变了一个人。

——庄加逊,作家、译者

编辑推荐

皮娜•鲍什有一句名言:“我在乎的不是他们如何动,而是他们为何而动。”鲍什的舞蹈将人物与场所深度结合,从中缔造出全新的传达艺术理念的方式,晦暗与光明、绝望与希望交织出现,可谓在舞蹈剧场中重置了人的存在本身。而观众在观看演员舞蹈的过程中,他们的观感、反响和理解,也构成作品的一部分。

“每一次,你都是初学者。”声名已如日中天的皮娜•鲍什在采访时这么说。也许这正是她成功的秘诀:从不自我重复,永远在挑战习惯。每一部作品诞生,她都带给世界新的东西,新的冲击;而即便同一部作品,在不同的时间也在自我裂变。因此,她的影响如此广泛,长远,她值得认真阅读。

如果你只是阅读她留下的影像,你既无法感受到她的舞蹈剧场的现场性,也很难把握她的思想。是的,当代多少哲学家、文学家、艺术家都认为她的舞蹈是哲学,是思想。只有书本可以抵达舞蹈静止之处的思想。而关于皮娜•鲍什,你目前找不到多少中文读物,更找不到哪本书像这本一样,让你觉得皮娜•鲍什近在咫尺。她仿佛就在你的身边,只要你打开这本书。

精彩预览

不言而喻

每当我对表演艺术界的人提起,我在研究皮娜•鲍什,写一本有关她的书,他们第一个问题就是:她是如何做到这一切的?准确描述她的所作所为确实不容易,但是有些东西是戏剧和舞蹈艺术家可以看得到的。他们在她的作品里看到一些与众不同的东西,一些带有煽动性的东西,微妙地改变了表演实践的范畴。尽管如此,这个问题挥之不去:“她是如何做到的?”

很多有独创性的艺术家苦心经营多年,形成某种方法,某种创作体系,然后,通常会用毕生精力,通过写作来提炼创作研发的过程。尝试把自己的想法诉诸笔端,会迫使你将这些想法具体化,或许还会形成一些有用的资源,以便他人在建立自己的工作方法时加以吸收利用。

可是,皮娜•鲍什非常刻意地不去谈论自己的作品,更不要说写下什么了。即便是在年轻的时候,她也会为了避免说话而求助于舞蹈。“我喜欢跳舞,因为我害怕说话。动起来的时候,我就会有感觉。”(转引自 Lawson2000:18)早年怕说话的感觉与她后来的担心可能是一脉相承的,担心过多的议论会束缚对演出的理解,失去她所追求的开放性解读。她希望观众将自己的想法、身世与关系带到作品里。

作品表现在舞台上,而找到作品表现形式的工作是在排练场进行的。舞台表演的动态可以产生即时直观的表现,相对而言,文字仅仅是麻烦而且不能令人满意的替代品。不久之前,在试图解释她是如何开始创作的时候,鲍什表示:

我想表达一些我用文字完全无法表达的东西。有时候我会迫切地想说些什么,但不是口头上说。是一些感觉,或者是我从来没有找到答案的问题。我想说的东西是大家都能感受得到的,是以相类似的(情感)语言,让我们难以忘怀的。我也是观众的一员。我看到了,就会有感觉。我只能从自己的直觉出发。当我信赖自己的感觉时,我相信这不仅仅是我的感觉。其他人跟我有同样的感觉。(Bausch 2004a,作者译:9)

这种情感共享发生在现场演出中,她愿意让作品不言而喻。在斯坦福大学,她本来是应邀做系列讲座的,然而她对听众解释道:“我的话不多,因为我试图通过在舞台上的作品来表达我要说的。”(转引自Manuel1999:n.p.)接着她让她的舞蹈演员演出作品的小段节选,以表演作为她的讲座形式。她最喜欢的一则逸事是关于贝多芬的。演奏完一段他的钢琴作品之后,有人问贝多芬,他的作品是什么意思,贝多芬转身回到钢琴跟前,再次演奏了这段乐曲。她对自己作品的演出也说过类似的话。“跳完《春之祭》之后,我们没有更多可说的了。要说的都在我们的舞蹈里面。《春之祭》,作为一部作品,就是这样!”(Bausch 1985:19)

尽管寡言少语,鲍什还是有话说的,说起创作的艰辛,如何完善工作方法,在这个过程中人的重要性,人的所有悲伤脆弱之美,她会变得能言善辩。为了体现观点的感情色彩,即使是描述鲍什如何不愿意说话时,我还是尽量用她自己的话来表述。当然,要理解鲍什的艺术创作,无论是单个作品还是全部作品,最佳途径是通过她的生活经历。不过,我希望我们可以从鲍什关于作品,尤其是关于创作过程的言论里,获得更深的理解,也就是那个不断被提起的问题:她是怎么做到的。

本书所从属的丛书有一个模式,要用一个章节来概述相关表演艺术家撰写的文献。鲍什没有著作,也没有写文章,我们甚至没有讲座可以利用,分析她的思想会比较困难。不过,她接受过很多采访,有德语的,也有英语的。在采访中她清晰地阐述了作品错综复杂的创作过程。在这一章里,我尽量让鲍什自述,其中包括 1987年在柏林一次公开论坛上接受露特•贝格豪斯( Ruth Berghaus)采访时的笔录,访谈笔录此前从未发表过。鲍什自己的话构成了她的创作方法,帮助我们了解其必要性和影响力。

提问的方法

在早期访谈中,鲍什经常会被问到,她是如何构思作品的。你几乎可以感觉到采访者的迫切心情,他们想听到某种实施方案,希望鲍什像她之前的很多现代舞先驱那样,在回答问题时给一个明确说法,解释她是如何对待处于时空中的舞者身躯的。

鲍什向我们透露的,最接近某种方法论的就是提问的方法。在创作《蓝胡子》,以及后来与话剧和舞蹈演员一起创作《麦克白》的过程中,鲍什经历了重新界定舞蹈形式的关键时期,描述这个时期所形成的创作步骤时,鲍什说道:

我与四位舞蹈演员在扬•米纳里克的小工作室进入静修状态,然后我们开始工作,就那么几个人。后来其他人开始自愿加入——不过,除非是他们自愿的;我不想要任何没有准备好投入工作的人。在这个过程中,我开始提问,在这个圈子里制定我自己的问题— —提问本身对于我来说,也是自我质疑,对其他人也是如此。只有在一个小圈子里,我才敢这样做。在波鸿市(创作《麦克白》)的时候,这个方法变得非常清晰了。在那里我们有四个舞蹈演员,四个话剧演员,一个歌手——舞者没有跳舞,演员没有演戏,歌手也没有唱歌。我想好了要用《麦克白》作为作品的依据。这是一个方法,看我们如何在一起解决问题——我不能就这样带着完整的动作序列到场。对于这个工作方法的发明来说,这部作品具有重大意义。 (Bausch 1995:36)

在这段时间里,鲍什找到了一种工作方法,此后的三十年间里,她不断提炼这种方法,但是创新的努力一直没有松懈。刚开始排练的时候,面对空荡荡的舞台,总是很困难;构思出处理作品的方法,事情未必就会变得更加容易;而她得到的赞誉,也未必能让她在新作品创作之初摆脱困扰着她的疑虑。

没有什么能帮我。我曾经做过的也没用。那已经做完了。每一次,你都是初学者。其实,我想放弃,但是我没有……说起来挺复杂的。做事需要那么大的勇气,而我又是那么脆弱。这是让人动感情的事情。我几乎睡不着,想方设法去睡,还是不行。我想得太多了。就好像我的头脑在妨碍我。看起来很简单,但是让我给弄得那么复杂。一部作品创作完毕之后,感觉会更差。到了一定程度,我就想:“这是最后一次了。我再也不干了。”可是,过后你又想:“我不应该在这个时候停下来。应该马上做一部新作品。”内心深处,我会有各种极端的想法。挺可怕的,很恐怖,你不断往下沉,往下沉,但是无法放弃,因为舞蹈演员总是在那里,他们期望你做出点什么。(转引自 Lawson 2000:19)

面对创作中的可能性,陷入恶性循环的时候,多数编舞者所能紧紧抓住的,就是动作的创作方法。如果到了感到不堪重负的关头,你总是可以回到基本要素,创作出动作形式,让这个来推动你前进。采访者会逼问鲍什,让她定义自己创作动作的方法,阐明所谓“鲍什技术”。

线上商城
会员家.png 书天堂.png 天猫旗舰店.png
会员家 书天堂 天猫旗舰店
关注我们
微信公众号.png   微博二维码.png
微信公众号官方微博

微信号:bbtplus2018
电话:0773-2282512

我要投稿

批发采购

加入我们

版权所有: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集团 GUANGXI NORMAL UNIVERSITY PRESS(GROUP) |  纪委举/报投诉邮箱 :cbsjw@bbtpress.com    纪委举报电话:0773-2288699
网络出版服务许可证: (署) | 网出证 (桂) 字第008号 | 备案号:桂ICP备12003475号-1 | 新出网证(桂)字002号 | 公安机关备案号:4503020200003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