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书板块图书分类品牌系列图书专题新书上架编辑推荐作者团队
鲁迅草木谱 薛林荣 著
毕十年之功打造微观版鲁迅传,循草木意趣洞悉大先生内心世界。呈现读懂大师的另一种方式。
ISBN: 9787559826831

出版时间:2020-05-01

定  价:55.00

责  编:郭静
所属板块: 文学出版

图书分类: 文化随笔

读者对象: 文学爱好者

上架建议: 文学·随笔
装帧: 线装

开本: 32

字数: 170 (千字)

页数: 256
图书简介

本书是学者薛林荣关于鲁迅微观研究的随笔集。鲁迅一生热爱博物学,更钟爱树木花草。其笔下的树木营造了特殊的意境,透露了鲁迅的内心密码。《鲁迅草木谱》以花草树木为切入点洞悉鲁迅的内心世界,力求发现一个有血肉、有温度、有人情的鲁迅。

作者简介

薛林荣,1977年生,甘肃秦安人,中国作家协会会员。著有长篇历史小说《疏勒》,散文集《一个村庄的三种时间》,随笔集《阅人记》《处事记》等。作品散见于《散文》《北京文学》《散文选刊》《南方周末》等刊物。曾获黄河文学奖等多个奖项。现居甘肃天水。

图书目录

上 卷

003 童年的四季桂和百草园(1885年前后)

010 小小植物学家(1890年前后)

017 《莳花杂志》(1898年)

021 夹道万株杨柳树(1900年)

027 棘篱绕屋树交加(1901年)

031 “上野的樱花烂熳的时节”(1903年)

037 我想去学生物学(1906年)

041 携带水野栀子回国(1909年)

045 支持三弟研究植物学和生物学(1909年)

050 73种植物标本(1910年)

055 手抄《南方草木状》等花木古籍(1911年)

059 叶碧而华紫的“一叶兰”(1911年)

066 如松之盛(1912年)

071 从密叶缝里看那一点一点的青天(1912年)

080 窗前枣叶簌簌乱落如雨(1912年)

084 万生园夏天倒也很可看(1919年)

090 八道湾的大叶杨有风就响(1920年)

095 在花卉的议论中听自然母的言辞(1922年)

102 在西安看见很多的白杨、很大的石榴树(1924年)

109 一株是枣树,还有一株也是枣树(1924年)

114 云松阁来种树(1925年)

118 鲁迅与汉画像中的吉祥植物(1925年)

123 会稽至今多竹(1926年)

128 门前的秋葵似的黄花却还在开着(1926年)

136 水横枝青葱得可爱(1927年)

144 动植物译名小记(1927年)

150 翻译《药用植物》(1930年)

156 林木伐尽后一滴水将和血液等价(1930年)

162 岂惜芳馨遗远者(1931年)

169 枫叶如丹照嫩寒(1931年)

172 “这花,叫‘万年青’”(1934年)

178 棠棣花是从中国传过去的名字(1935年)

182 去年种了一株桃花(1935年)

下 卷

189 吾家门外有青桐一株(1911年)

195 场边靠河的乌桕树(1920年)

203 最喜欢爬上桑树去偷桑葚吃(1925年)

208 隐藏着夜气的杉树林(1926年)

214 广玉兰是鲁迅墓的一部分(1956年)

217 鲁迅作品中的其他草木描写

240 鲁迅所藏草木题材书籍

245 后 记

序言/前言/后记

后记

甲、拙著着眼于鲁迅微观研究,积数年之功,以十万言勉力勾勒鲁迅与草木之关系。

乙、拙著非学术研究文章,风格类小品文,依时间顺序一一铺排,秩然成谱,故谓之“草木谱”也。

丙、草撰期间,每遇重要材料,即视若拱璧,辄完整引用,且避免引申转化,不使原义歪曲。为流畅计,仅在材料间稍作过渡、略施议论而已。

丁、引述观点材料尽力注明出处,以示不掠人之美。然亦有参阅他人之文而未注明者,实以其固为常识,或并无创见,毋须刻意为之也,希明者鉴之。

戊、插图由新疆美术摄影出版社巴哈特古丽先生绘就,工写并作,情景俱佳,为拙著增色不少。

己、拙著能付梓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无任荣幸之至,谨向“诗想者”工作室及刘春先生、郭静女士等深致谢忱!

薛林荣

于甘肃天水城南水月寺东巷

2019年10月15日

编辑推荐

本书着眼于鲁迅微观研究。作者不仅广泛研读了鲁迅作品及研究论集,梳理出鲁迅作品中关于植物的线索,结合作品进行深入分析,而且将视野扩大到他的生平行迹,从细微处寻绎其一生和植物的关联,洞悉其内文世界。其小品文的形式,切口小而视角独特,语言平实质朴,充满意趣。

精彩预览

“这花,叫‘万年青’”

(1934年)

1933年4月11日,鲁迅在内山完造的帮助下,以内山书店职员的名义从拉摩斯公寓搬进了大陆新村9号。这是一处“越界筑路”的民居,具有半租界性质,鲁迅便从“租界”两字中各取一半,为自己的书斋取名“且介亭”,并用在了几本杂文集的名字上。一个中国人,在自己的国土上,却要依靠外国的租界才能获得安全,无论如何,这是一种屈辱。鲁迅用“且介亭”命名位于上海北四川路的住所,表示自己是一个住在“越界筑路”的半租界的奴隶。在这里,鲁迅一直住到1936年10月19日逝世。

资料显示,大陆新村9号前有一小院,底层由一排玻璃屏门隔成前后二间:前间是会客室,鲁迅常在此接待来访者;后间是餐室,正中放有一张广漆八仙桌和四张圆座椅。二楼北间是贮藏室,南间是鲁迅卧室兼工作室,南窗下是书桌,书桌上置绿罩灯、烟缸、砚台、“金不换”毛笔数支、稿纸等物,鲁迅称之为“桌面书斋”。三楼北间是客房,冯雪峰、瞿秋白曾在此避难,南间是鲁迅儿子海婴的卧室。

大陆新村9号室外花木生长情况,笔者尚未查阅到有关记录,但关于室内盆栽植物和插花的记录多处可见。萧红1938年作《鲁迅先生记》,记录了房间的一盆万年青,文字不长,照录如下:

鲁迅先生家里的花瓶,好像画上所见的西洋女子用以取水的瓶子,灰蓝色,有点从瓷釉而自然堆起的纹痕,瓶口的两边,还有两个瓶耳,瓶里种的是几棵万年青。

我第一次看到这花的时候,我就问过:

“这叫什么名字?屋里既不生火炉,也不冻死?”

第一次,走进鲁迅家里去,那是快近黄昏的时节,而且是个冬天,所以那楼下室稍微有一点暗,同时鲁迅先生的纸烟,当它离开嘴边而停在桌角的地方,那烟纹的卷痕一直升腾到他有一些白丝的发梢那么高,而且再升腾就看不见了。

“这花,叫‘万年青’,永久这样!”他在花瓶旁边的烟灰盒中,抖掉了纸烟上的灰烬,那红的烟火,就越红了,好像一朵小花似的和他的袖口相距离着。

……

而现在这“万年青”依旧活着,每次到许先生家去,看到那花,有时仍站在那黑色的长桌子上,有时站在鲁迅先生照像的前面。

萧红是一位擅长回忆、酷爱回忆、经常从记忆深处挖掘写作素材的作家。笔者认为,中国现当代作家中,关于鲁迅日常片段的回忆文字,萧红写得最为鲜活。萧红的这篇《鲁迅先生记》和她的另一篇《回忆鲁迅先生》被公认为纪念鲁迅文字中最隽永、最深入的,即便是长久陪伴鲁迅的许广平,也弗能及。在这篇散文中,萧红描写的是鲁迅生活中的日常事物:灰蓝色的花瓶、瓶里种的万年青、鲁迅手中燃着的红色香烟头、客主的对话以及许广平如何侍弄花草,甚至交待了鲁迅去世后,灰蓝色的花瓶摆在墓前,继续陪伴着鲁迅,直到被荒草淹没。这些生动的细节,流露出萧红的深情,使这篇文章极具魅力。

萧军、萧红是20世纪30年代重要的青年作家,历来被看作鲁迅的亲传弟子,是鲁迅家里的常客。1934年冬,他们在青岛收到自己的文学偶像鲁迅的回信后,乘轮船来到上海,投奔鲁迅,很快就建立了家人般的亲密感情,萧军、萧红经常到鲁迅家聊天蹭饭,有时吃完饭,还要去看电影。二萧对鲁迅是很膜拜、很依恋的,他们之间的私人感情和文学师承一直是现代文学史上有意味的话题,郜元宝先生就认为“二萧”与鲁迅之间,也是“抗日文学”与“五四”新文学、区域文学(包括女性写作)与整体中国文学的血缘关系。[郜元宝、王翰慧:《由“二萧”与鲁迅结缘想到的》,《文艺报》 2015年12月21日。

]

萧红向鲁迅询问万年青的细节,也被移植到了许鞍华2014年执导的电影《黄金时代》里。片中有一个镜头,萧红指着鲁迅住处的一株植物,问鲁迅这是什么,鲁迅说这叫万年青。

万年青,又叫中华万年青,多年生常绿草本植物,又名蒀、千年蒀、开喉剑、九节莲、冬不凋、冬不凋草、铁扁担、乌木毒、白沙草、斩蛇剑等,是很受欢迎的优良观赏植物,在中国有悠久的栽培历史。万年青四季常青,有永葆青春、健康长寿、友谊长存、富贵吉祥的美好寓意。陈淏子辑于公元17世纪的园艺学著作《花镜》记录:“以其盛衰占休咎,造屋移居,行聘治塘,小儿初生,一切喜事无不用之。” [陈淏子:《花镜》,中华书局,1956。

]

除万年青外,鲁迅也时不时收到友人的赠花。这是很有情趣的事情。

1934年1月1日,鲁迅记:“下午诗荃来并赠水仙花四束,留之夜饭。”

徐诗荃(1909—2000),著名的精神哲学家、翻译家和印度学专家,笔名梵澄,湖南长沙人,被誉为“现代玄奘”。他在翻译尼采著述、印度哲学古今经典,用英文著述中国古代学术精华介绍给印度和西方,以精神哲学重新阐释中国古典思想等方面,成就巨大。但在国内,从官方到民众,徐诗荃声名不著,安静得甚是寂寞。这样一位东方哲学大师拜访朋友时能想起送花,是很有情趣的。

当然,徐诗荃不是唯一给鲁迅送过花的人。鲁迅在教育部时,同僚贺迁八道湾宅,给他送过八盆桃花、梅花,云松阁送过两盆月季花。陶元庆也爱给鲁迅赠花,他自杭州来,赠梅花一束。他不仅亲自送花,还让朋友黄行武代为赠花,真是够风雅。另一个是许钦文,一次赠兰花三株,另一次赠橙花一盒。美国著名记者史沫特莱拜访鲁迅时,也给他赠花(1936年3月23日)。

最爱给鲁迅赠花的是内山夫妇,这也许和日本文化有关,除鲁迅生病探视时多次送菊花、盆花外,有一次还赠了一盆堇花(1933年3月3日)。堇花,三色堇的近亲,普遍生于草地或山坡,“根如荠,叶如细柳,蒸食之甘”(《说文》)。堇也用于表示美好的事物,比如“堇年”,是指美好的一年。

内山夫妇赠鲁迅堇花两天后,鲁迅访瞿秋白,大约没有合适的礼物,就将这盆堇花赠给了瞿秋白的夫人(1933年3月6日,“下午访维宁,以堇花壹盆赠其夫人”)。1935年瞿秋白在福建长汀英勇就义后,鲁迅亲自编成瞿秋白的译文集《海上述林》,以“诸夏怀霜社”名义出版,仅印制了五百部。无论在书稿编辑上,还是装帧设计上,鲁迅均投入了极大的心力,使此书无与伦比的考究。“人生得一知己足矣,斯世当以同怀视之。”鲁迅如此用功,显然是为了纪念他与瞿秋白的友谊。

线上商城
会员家.png 书天堂.png 天猫旗舰店.png
会员家 书天堂 天猫旗舰店
关注我们
微信公众号.png   微博二维码.png
微信公众号官方微博

微信号:bbtplus2018
电话:0773-2282512

我要投稿

批发采购

加入我们

版权所有: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集团 GUANGXI NORMAL UNIVERSITY PRESS(GROUP) |  纪委举/报投诉邮箱 :cbsjw@bbtpress.com    纪委举报电话:0773-2288699
网络出版服务许可证: (署) | 网出证 (桂) 字第008号 | 备案号:桂ICP备12003475号-1 | 新出网证(桂)字002号 | 公安机关备案号:4503020200003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