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书板块图书分类品牌系列获奖图书图书专题新书上架编辑推荐作者团队
天空划过一道白线:东西短篇小说精选 东西 著
茅盾文学奖得主东西zui满意的短篇小说代表作
ISBN: 9787559865236

出版时间:2023-11-01

定  价:59.80

责  编:梁文春
所属板块: 文学出版

图书分类: 中国当代小说

读者对象: 文学爱好者

上架建议: 小说/中国当代小说
装帧: 精装

开本: 32

字数: 180 (千字)

页数: 280
纸质书购买: 天猫
图书简介

本书是作家东西的短篇小说集,收录了东西创作的20篇短篇代表作,包括《双份老赵》《飞来飞去》《天空划过一道白线》《蹲下时看到了什么》《请勿谈论庄天海》等。东西善于从小处着眼,描绘世俗社会里的人间百态,在小说中构建了一个个荒诞的世界,让不同人物形象在荒诞的世界里将自己内心的喜怒哀乐表现出来。东西书写人与事,向深处和心灵的底层挖掘,在荒诞的外壳下,隐藏着深重的社会现实。体现作者对现代社会个体的精神困境进行深层次的剖析,反思当今社会浮躁空虚的人生哲学和人生价值观。语言诙谐幽默,又发人深思。

作者简介

东西,原名田代琳,1966年出生于广西天峨县,广西作协主席。代表作有长篇小说《回响》《耳光响亮》《后悔录》《篡改的命》,中短篇小说《没有语言的生活》《救命》等。部分作品被翻译为法文、韩文、德文、日文、希腊文和泰文出版,多部作品被改编为影视剧,《没有语言的生活》获首届鲁迅文学奖,《回响》获中国好书奖。

图书目录

1 飞来飞去

21 天空划过一道白线

37 你不知道她有多美

49 私 了

63 我们的父亲

74 蹲下时看到了什么

94 请勿谈论庄天海

107 把嘴角挂在耳边

126 反义词大楼

137 溺

147 雨天的粮食

155 双份老赵

166 戏 看

181 关于钞票的几种用法

196 我们的感情

211 送我到仇人的身边

231 伊拉克的炮弹

253 保 佑

序言/前言/后记

名家推荐

东西的小说不是写出来的,是活出来的,是岁月深处蕴积和发酵的生命本然。

——韩少功

东西用生机勃勃的语言写下了生机勃勃的欺压和生机勃勃的抵抗。

——余 华

他的语言,如刺在黑色软缎上的血红的大花,有惊心之美。

——李敬泽

作为当代最有韧性的小说家,东西有能力把握独特的小说叙述意识,并且能够通过饱满的语言执拗地揭示历史和生活的真相。

——陈晓明

在暗黑中透出了光亮,在绝望中孕育出了希望,灰暗的调子里也流淌着温暖的汁液。

——吴义勤

编辑推荐

东西小说通过疾病叙事完成当下文化病症的诊断,拥有直面现实的勇气。

东西对苦难的关注、对荒诞的热衷、对幽默的青睐,使他成为一个“嬉笑的悲剧论者”。他在小说中自觉不自觉地遵循的一种表现小人物悲惨命运、挖掘人物内心灵魂的叙事伦理,走出了传统的道德困境和经验困境,走出了中国传统小说那种惩恶扬善、因果报应的陈旧模式,为小说开创全新的精神空间和美学境界。

精彩预览

飞来飞去

1

深夜,熟睡中的姚简被手机的铃声吵醒,同时被吵醒的还有他的夫人。他带着不祥的预感接听,果然,听到的是一串哭泣。这在他的意料之中,又仿佛在他的意料之外,心里紧张悲伤之余竟然还夹杂着一丝丝不那么体面的解脱。他需要确认,哪怕是明知故问。于是,便在姚久久一时半会儿尚不能中断的哭泣中很不礼貌地插了一句:“到底怎么了?”似乎还抱着出现奇迹的幻想。“叔,奶奶上呼吸机了。”姚久久一边哭泣一边说。不是最坏的消息,他想,但愿没那么糟糕。他详细地询问母亲的症状后挂断电话。夫人问:“怎么办?我们一起回去吧。”姚简说:“疫情这么严重,回国的航班几乎熔断,去哪里搞机票?”夫人说:“再难搞也得搞,你妈可就你这么一个后代。”

姚简在网上查询航班,找到一趟从纽约直飞广州的,立刻就订了三张。但第二天航空公司来电,说:“疫情原因,航班取消,要不要订一周后的?”姚简在网上又搜了一遍,没找到直飞的,便续订。可第三天,航空公司又来电,说:“一周后的航班也取消了,要不要续订半个月后的?”姚简想,你这是在开玩笑吗?半个月后回去,加上二十来天的隔离,我还能见到活着的母亲吗?他拒绝了续订,开始托熟人找关系,高价求购飞回中国的机票,包括但不限于直飞。

等机票期间,他每天都跟姚久久视频通话,每次通话他都让她把视频凑到母亲的面前。“妈妈……”他在视频里呼唤。

不戴呼吸机的时候,母亲的眼睛会努力地睁开一道缝,吃力地盯住视频,一点一点地舒展面肌,试图给他一个好脸色,但舒展着舒展着,眼看一丝笑容就要浮现却突然一动不动,仿佛静止一般,虽然还有舒展的企图却已经没有了舒展的才华。而大多数时间里她都在昏睡,无论他怎么呼唤她都没有反应,就像地面呼唤发射到外太空的失灵的探测器。

一周后,母亲的病情略有好转,能对着视频说话了,但每说几个字便停顿一会儿,仿佛挑重担的人需要歇气。她说:“崽呀,妈想让你赶紧回来,但又怕一时半会儿死不了。每次我病重你都回来,可每次你回来我都没死,你飞来飞去的都飞累了。要不再观察几天?看看病情走向,如果实在挺不住,我再让久久通知你,你再回来不迟。”其实,她何尝不想让他马上回来,而他又何尝不想立即回去。

又过了十天,他买到一套高价票,该票先由纽约飞伦敦,再从伦敦转机飞上海,然后从上海转机飞 N 市。他把这套机票打印出来放到客厅的茶几上,一家三口像饥饿时盯着面包渣那样盯着,谁也不吱声。夫人想:我是第一个必须放弃回去的,因为我跟婆婆既无血缘关系又无共同的文化背景。儿子想:我出生于美国新泽西州,不是奶奶带大的,即使我回去也不是她最大的安慰。

“那么,只能是我一个人先回去了。”

“请代我向妈妈问好。”

“告诉奶奶,我非常非常爱她。”

“谢谢。”

2

姚简隔离完毕,姚久久把他从宾馆接到医院。他踮脚走进病房,看见母亲静静地躺在床上,鼻孔插着输氧管,脸庞比视频里的至少瘦一圈。他俯身把脸贴到她的脸上,轻轻地叫了一声:“妈……”她嘴唇嚅动,眼睛微微一睁,想举手却没有力气举起来,两行泪从眼角艰难地浸出。她等久了等累了,还在他隔离期间就昏睡过去了。

面对没有声音的母亲,他很不习惯,像走错了地方似的。

以前他每次回来,耳朵里房间里走廊上轿车内到处都是她的声音:“过得好不好?”“累不累?”“想吃点什么?”“怎么瘦成这样了?”一连串的问候像叮叮当当的打铁声此起彼伏,根本没给他回答的机会,仿佛问只是为了问而不是为了要他回答。他把姚久久支开,一个人坐在床边陪护。真安静,现实中的声音都消失了或者说被他屏蔽了,过去的声音争先恐后:“别哭,爬起来。”“加油,你会考上的。”“留学?那是妈妈梦寐以求的事。”“但是,你吃得惯西餐吗?”“虽然我不适应洛莉,但只要你喜欢就行。”“姚旺长多高啦?”“你爸走了,就剩下我了。”“美国,我去那地方干什么?人生地不熟的,除了给你们添累,弄不好还给你们添堵。”“妈理解,你只要一年回来看我一次就行。”“不寂寞,妈有妈的生活。”

经过一阵回忆的轰炸,他出现了暂时失听,就像飞机降落时因气压改变而出现的暂时失听,世界又安静下来。仿佛是为了配合听觉,窗外的光线一抖,突然暗淡,就像被谁动了亮度开关。走廊外的花圃,怒放的鲜花因光线的忽暗反而突显它们的艳丽,有三团红,三团黄,还有两团紫,远远地看着就觉得香。他下意识地抽了抽鼻子,觉得不对劲,竟然闻到了一股朽味,以为是下水道或过期食物发出来的,但经过仔细检查才发觉朽味来自母亲的身体。

他很生气,打来半桶热水,先用香皂把毛巾洗干净,再用毛巾给母亲洗脸,抹身子。抹身子时,他才知道母亲的瘦超乎他的想象,瘦得身上的骨头都磕他的手了。瘦是因为她长期患病,但她的指甲为什么会那么长?说明姚久久没有尽到护理的责任,竟然不给母亲勤剪指甲,简直是……他想骂人,但话到嘴边却很绅士地咽了下去。他从床头柜里找出指甲剪,一边给母亲剪指甲一边问:“久久多久给你洗一次澡?”母亲没反应,他知道她不会有反应,但这并不妨碍他的自言自语,并不妨碍他把一年多来想跟她讲的话讲了一遍。

傍晚,姚久久来了,她带来了晚餐和母亲的干净衣服。晚餐是给他带的,母亲已经断食,全靠输液维持生命。他没食欲,坐在一旁看她给母亲换衣服。他说:“你没闻到奶奶身上的气味吗?”她说:“这叫老人味,老了你也会有。”“也许吧……”他岔开话题,“要是当初她跟我去美国,哪至于这样,没准连这个病都不会得。”

“到了美国就不生病了吗?”

“那倒不是,也许那边的环境对她更有利……”

“不可能,”她给母亲换上干净的衣服,“看看你们感染新冠病毒的人数,就知道奶奶没跟你去多幸运。”他震了一下,没想到她从这个角度思考问题,更没想到她把他划为“你们”而不是“我们”。他不想默认,也想把憋了又憋的话痛快地说出来。他说:“你多久给奶奶洗一次澡?”

“天天都洗。”

“多久给她剪一次指甲?”

“天天都剪。”

明摆着的谎言她却振振有词,好像撒谎的是他,甚至还让他产生了羞愧。他本想用外交辞令,但看着她那副抵赖的模样,顺嘴说了一声:“Shit.”也许是美剧看多了,她竟然听懂了,把被单重重地一抖,坐在床边生气,说:“叔,你是不是一直怀疑我没有好好照顾奶奶?”他当然怀疑,但他一直没捅破这层窗户纸,直到现在也还在犹豫要不要捅破。“如果你怀疑,你可以另外请人。”还没等他想好词,她先说了。“每月一万元人民币,相当于你们大学里四级教授的工资,难道你就不想挣这个钱吗?”他也下意识地把她划为“你们”。

“我宁可不挣你的钱,也不想让你怀疑,你也不要因为有几个钱,就学美国欺负我们。”

“我欺负你了吗?”

“怀疑就是欺负。”

“那你干吗撒谎?你明明没有天天给奶奶洗澡,却说天天都给她洗,明明没有天天给她剪指甲,却说天天都给她剪了。”

“奶奶这身子骨,经得起天天洗澡吗?再说她的指甲长得那么慢,有必要天天都剪吗?你不了解实际情况就不要满世界指手画脚。要说撒谎,你们美国人撒得更厉害,你们说伊拉克有化学武器,结果找到的却是洗衣粉。”

他无法辩驳。谁告诉她的?他想,当一个护工不看护理手册却天天刷短视频的时候,你就不容易反驳她了。他很想说美国是美国,他是他,但显然她不会同意他的这种切割,在她的意识里他早就等于美国了。他说:“那么,我给你买的轿车呢?

本来是想让你方便接送奶奶,但你却拿来做网约车,天天接单挣外快,竟然把奶奶一个人晾在病房里。”

“谁告诉你的?”

“你说呢?”

“真没想到,我对奶奶那么好,她还跟你告密。”她回头看了一眼床上的奶奶,轻轻骂了一声,“叛徒。”

“简儿……”母亲忽然醒了,仿佛是被姚久久骂醒的。姚简走到床边,俯身捧住母亲的手。母亲吃力地断断续续地说:“别怪久久,是我叫她去做网约车的……”说完,她又昏睡过去,醒来好像就是为了帮姚久久洗白。

3

病房断断续续来了一些客人,都是姚简昔日的同学与旧交。“你还好吧?”他们反复询问反复打量,充满了对姚简的关切与担心,饱含深深的同情,好像身患绝症的是他而不是奄奄一息的母亲。但是,也有不这么问却仍然想表达这层意思的,比如大学同学张文垂。

“哈哈,老同学……”张文垂声音洪亮,戴着两层口罩走进来。

姚简赶紧起身朝他伸手,但他没接他的手掌,而是用手肘碰了一下他的手肘,生怕握手又得洗手。姚简还在愣神,张文垂已经从床底拉出一张凳子坐下,并指着旁边的凳子说了一声“Please”,好像他是这个房间的主人而姚简是来客。姚简会心一笑,慢慢坐下,发现张文垂的印堂,准确地说是口罩以上的面部闪闪发亮,由此推断他气血充沛心情舒畅。他说:“快撑不住了吧?”姚简懵圈,想他怎么会用这么不礼貌的语言来问候母亲,难道是为了表示他和我的关系非同一般?他不想回答却又怕失礼,便很不情愿地说:“目前还算稳定,但不知道能撑多久。”

“再这么发展下去,死定了。”张文垂说。

姚简心头一堵,说:“抱歉,你是指我的母亲吗?”

“No,no,no,”张文垂赶紧摇手,“我说的不是伯母。”

“那你说的是谁?”

“你就别装啦,我说的是……”

姚简想说“我没装,我真不知道你说的是谁”,但他像憋屁那样把这句话憋回去,觉得辩解会让他以为他虚伪。如果这是他们做同学那些年的暗语,而自己又偏偏忘了,那岂不尴

尬。于是他笑了笑,摆出一副释然的表情。幸好张文垂没追究,而是转移了话题:“我知道你在那边混得不好,但前几年我即使想帮你也使不上劲。”“还行吧,我觉得……”姚简支支吾吾,仍在揣摩张文垂的言外之意。

“你看你,还在打肿脸充胖子,老弟我现在可是能帮你了。”张文垂拍了拍胸口。

姚简又被他说迷糊了,不知道他要帮他什么,也不知道自己需要他什么样的帮助,眼下除了母亲病危这个难题,他几乎没有别的难题。张文垂看他没有领悟自己的暗示,便直接问:

“你一年的收入是多少?”

“不多,也就十来万美金。”姚简说完立刻后悔,觉得这个数虽然打了折扣,却还是怕对张文垂形成刺激,于是马上补了一句,“不过,这是税前,你知道美国的个人所得税极高。”没想到张文垂一拍大腿,说:“Out 了,像你这样的人才,在国内年薪至少一百万人民币。”“真的?”姚简惊讶,觉得张文垂还是一如既往地喜欢吹牛。但似乎是为了证明自己不是吹,张文垂掏出手机,用免提跟西江大学吴校长通话,说要给他推荐人才。吴校长问推荐谁,他说普林斯顿大学化学系的教授姚简。

吴校长感叹,说确实是个人才。张文垂问他愿不愿意引进,吴校长说:“引不引进还不是你一句话吗,你说引进我们就立即办手续。”张文垂说:像他这样的专家年薪是不是应该百万?住房是不是应该不低于 160 平米?家属工作也应该一并安排吧?

虽然张文垂使用的是问句,但在姚简听来却句句都像命令。果然,吴校长说当然当然,此外还有一笔不小的科研启动经费,还有安家费。张文垂挂断电话,说:“过去我不在这个位置上,不知道人才有多奇缺,那么老同学,这事就这么定了。”

“啊……”姚简一脸的诧异,“这么快就定了?”

“这是我一贯的办事风格。”张文垂想摘下口罩,但摘了一半又重新挂上。

“文垂,这么大的事我得慎重考虑,而且还需要跟夫人孩子商量。”

“有啥好商量的,难道你仇恨钱?”

“那倒不至于……”姚简说完就想,他不是来看望母亲的吗,怎么突然就扯到了人才引进上?我没跟他说过要引进呀。

张文垂似乎看出了他的疑虑,说:“你现在就给嫂子洛莉打个电话,要不我先把她引进了再引进你。”姚简摇头,说:“别,你先把引进的速度降一降,你嫂子是学美国历史的,把她引进发挥不了什么作用。”

“让她改学中国历史,让她知道我们的历史有多悠久,多博大,多精深。”

“关键是我都适应了那边的生活,况且,当初我那么渴望出去,现在一听说这边有钱就屁颠屁颠地回来,别人怎么看暂且不说,自己都觉得斯文扫地满脸通红。”

“不怪你,当年我们支持出去,现在欢迎回来。”

“请给我一点时间吧。”姚简犹犹豫豫。

“你就是爱面子,放不下身段,不愿意接受我们强大这一事实。”张文垂不耐烦了,起身徘徊,忽然灵光一闪,指着床上说:“难道你就不想回来陪陪母亲?她可是为你奉献了一辈子。”

“当初就是她劝我出去的。”

“现在她的态度变了,不信你问。”张文垂走到床边,提高嗓门,“伯母,你想不想让姚简回来工作?”

“想……”母亲回答,调门还挺高,“那么好的条件,为什么不回来?”

“我说对了吧。”张文垂一击掌。

姚简羞愧地低下头,他没想到母亲竟然醒了,竟然听清了他们的对话。先不说自己回不回来,但至少回来这个议题让母亲的心情有了好转。

…………

线上商城
会员家.png 书天堂.png 天猫旗舰店.png
会员家 书天堂 天猫旗舰店
关注我们
微信公众号.png   微博二维码.png
微信公众号官方微博

微信号:bbtplus2018(工作时间)
电话:0773-2282512(工作时间)

我要投稿

批发采购

加入我们

版权所有: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集团 GUANGXI NORMAL UNIVERSITY PRESS(GROUP) |  纪委举/报投诉邮箱 :cbsjw@bbtpress.com    纪委举报电话:0773-2288699  
   网络出版服务许可证: (署) | 网出证 (桂) 字第008号 | 备案号:桂ICP备12003475号 | 新出网证(桂)字002号 | 公安机关备案号:4503020200003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