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书板块图书分类品牌系列获奖图书图书专题新书上架编辑推荐作者团队
回眸一笑 晓波 著
聚焦公安群体的长篇小说
ISBN: 9787559861511

出版时间:2023-08-01

定  价:62.00

责  编:陈建华
所属板块: 文学出版

图书分类: 中国当代小说

读者对象: 大众

上架建议: 文学·小说
装帧: 精装

开本: 32

字数: 350 (千字)

页数: 540
纸质书购买: 天猫 有赞
图书简介

《回眸一笑》围绕发生在江城市公安局局长魏子明和他的兄弟们身上的诸多故事展开,集中反映了公安干警保境安民的艰辛和社会生态的多元。小说通过“中秋”“国庆”双节将至,为确保全市和谐平安稳定及“花卉展”招商引资活动顺利开展,铲除一切隐患及其他扑朔迷离案件的描写,塑造出新时代一线民警为人民的生活创造一个风清日朗的环境而做出的奉献与牺牲,树立了公安干警保家卫民、维护社会安定的群体形象。

作者简介

晓波,本名寇剑波,湖北钟祥市人,系湖北省作家协会会员,现供职于国网四川省电力公司。从事业余创作多年,其作品涵盖军旅、社会、企业等多方面题材;先后在全国数十家文学报刊发表中短篇小说、散文、报告文学作品近百万字,著有中短篇小说集《咫尺天涯路》、长篇小说《让我陪你走天涯》等作品。

图书目录

第一章 001

组织部常务副部长张家和在电话中说出的话,让他一时还有些反应不过来,眼睛连着眨巴了好几下,才对着话筒问道:“有没有搞错?调我去西北省的靖州市任职?别开玩笑了,我到那鬼地方去干什么!”

第二章 017

在江城公安系统,能知晓局长魏子明和叶馨竹这种特殊关系的人其实很有限……主要是魏子明平时处事低调,他不希望把自己私下的行为弄得沸沸扬扬,甚至让人浮想联翩。

…………

第三十章 492

“岂有此理!”魏子明禁不住骂道,“黑老大出狱,弄得倒像是首长检阅部队似的,他妈的这儿还有没有王法!”

朱珠见身边有好几个人盯着他们看,于是扯了扯魏子明的衣袖,说:“马上就结束了,走,我们上车吧。”

魏子明黑着脸站那儿半晌没有挪步。有那么一刻,他暗自在心里默念了好几遍“扫黑除恶”。

尾声 515

纪委书记庄德相扭头打开身边的公务包,取出一个牛皮信封,从中抽出一张照片,一边递给魏子明,一边笑着问:“认识这位姑娘吗?”

……画面的聚焦点,是吕胜杰正配合一位女子给一名貌似溺水的男子在做人工呼吸。魏子明眉眼动了动,似显犹豫地说道:“如果没认错的话,这位姑娘名叫叶馨竹,城管局的职员,还是我的干女儿。”

序言/前言/后记

名家推荐

五色斑斓,光怪陆离,不可思议。视角独特,绘声绘色,高潮迭起。 ——刘益善

相见恨晚,不可不读的警察故事。 ——梅洁

警察风云人生,人间烟火可亲。 ——王干

生活有快乐与美好,也有伤感与无奈,但保驾护航负重前行是不变的。

——刘业勇

编辑推荐

《回眸一笑》展现了以江城市公安局局长魏子明及其兄弟们为主体的曲折故事,勾画了新时代一线民警的群体形象。小说叙事流畅,人物刻画细腻,人物特征个性鲜活灵动、形象立体,一言一行仿佛就在眼前,给予读者深刻印象。小说主题积极向上,有很强的可读性。

精彩预览

孙金虎当时听了虽然心有不甘,但是俗话说得好: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识时务者为俊杰,最终也只能认了。早晨睡到自然醒,午餐叫的外卖。今天是国庆长假的最后一天,带了儿子回娘家玩的妻子也该回来了。孙金虎午休起来后,便特意将冰箱里的食品盘点了一下,合计着晚上要给妻子做几样她爱吃的红烧排骨、豆瓣鲫鱼、宫煲鸡丁,为儿子炖一碗香喷喷的鸡蛋汽水肉。然而就在他拉开架式,心情极好地开始预备葱姜蒜等一应作料时,妻子发送的视频和打来的电话,一下让他的心情跌落到了冰点。视频是妻子先通过微信发送的,他还没顾上打开看,电话就响了,妻子在那边开口就问:“孙金虎你在哪里?刚发给你的视频看了吗?怎么像是你犯事被人逮着铐住了?”

妻子说出的话很快,连珠炮似的,想必是有些急。孙金虎听说视频里有他被铐的镜头,当下心里一格愣:格八马的,莫非那会儿在站台上还有人进行了偷拍?过后又发到网上赚流量了不成!

孙金虎矢口否认:“怎么可能是我?我这几天待在家里可是舒服够了,现在正寻思着为你和‘小猪佩奇’做一顿丰盛的晚餐哩。”

妻子比她小很多,思想新潮、时尚,比较注重享受当下生活。而对于孙金虎从前当过什么协警,进过什么监狱,她觉得那些都是“神马”与“浮云”,和她没半毛钱的关系。她所关注的是活在当下,讲究随性、舒适、体面。如同她与孙金虎能结成伉俪,就是在汉街酒吧里的一次邂逅,不出一个月便闪了婚,似乎随性得让人不可理喻。

妻子听说老公好端端在家待着,悬着的心便就安定了下来,电话中告诉孙金虎,说视频中的倒霉蛋长得真的和你挺像,闺蜜把视频发给我求证的时候,我都快气疯了。

孙金虎也算淡定,电话里还开起了玩笑:“你这是从哪冒出来这么个不靠谱的闺蜜,竟然连闺蜜的老公都认错了!”

“还说哩。我自己就差一点认错了,那人长得太像你了。”妻子对闺蜜很佩服,说,“你可别小瞧了别人了,供电公司的女汉子,我们县上的用电都由她负责。”

电话中,妻子告诉孙金虎,她还得晚两天回江城,闺蜜节后补休,她们约定了还要聚一聚。完了,还叮嘱孙金虎平时莫惹事,家里养着的几盆兰草也莫忘了给它们浇些水。

孙金虎与妻子结婚之初,他在因从前的过往与单位纠缠不休时,妻子起始并没太在意。直到有一天,听说他拿了汽油瓶要在领导办公室里讲狠,平时有些不谙世事的妻子不淡定了,之后曾不止一次地当面揶揄他,说你孙金虎有点骨气好不好?江湖大佬早就说过了,但凡有本事的人,一年赚上个把亿只是个小菜,玩儿似的。你也是个大老爷们,即便是能力差点,不要赚多,一年赚些养老婆孩子的生活费总该不会有问题吧!妻子长得清纯娇小,说话却是十分的爽直尖刻,她说你孙金虎也不想想,你叽叽歪歪找人给你平反昭雪,倘若真的遂了愿,你就为了每月的三五千块钱,再穿一身协警服上蹿下跳地还有意思吗?!

孙金虎有时冷静一想,觉得还真没啥意思。然而遗憾的是,想明白之后过不了多久,他孙金虎仍然会觉得心里不舒坦,憋得慌。

现在的“不舒坦”自然是那段视频勾起来的。放下电话,他把视频调出来看了N多遍,越看越来气,越看越觉得脸上发烫发烧得厉害。他想,这次丢人算是丢大了,当下的网络、微信传播不知道有多快、有多广,格八马的,这让我今后如何在江湖上行走?!

血气上涌,要给多管闲事的古德山一点颜色看看,几乎是在一瞬间决定的。

他所住的小区属于还建房,有着新农村的架构。一律呈坐北朝南方位,相互平行,一顺溜摆了五排,而且每一排有十二个单元楼,每个单元楼区隔分明,楼下都设有独立门禁。不知道当时出于何种考虑,表面上看,楼下门禁森严,而楼顶上的平台,则没有将各单元进行物理区隔,也就是说,通过楼的顶层平台,人可以轻松地到达任何一个单元楼的底层。

稳控的确更加严格,孙小虎有时透过猫眼往外看,发现隔不了多久,便会有人蹑手蹑脚地走到他的门前瞄一瞄,或是将耳朵贴在门边听听屋内动静。现在要想成功脱离监控,楼顶的平台,成了唯一可以利用的生门。

穿一身没有任何饰配标志的警服出来,也是一种无奈的权宜之策。大丈夫行不更名坐不改姓。他倒好,竟然混到需要乔装打扮才能脱身。不过,小不忍则乱大谋。只有这一身形同小区保安的打扮,才不会在小区里引起太多的关注。

他其实在南湖派出所的大门前就盯上古德山了。按照他最初的想法,他得以血还血,以牙还牙。你不是搞得让我难堪吗,我也得让你丢些颜面,我得跟上你,要当着你老婆孩子的面,打得你满地找牙。只是,他怎么也没想到,天都这么晚了,这古胖子却中途跑到特警支队来了。

孙金虎远远地看到古德山进入大院往右走,他就猜到这家伙一定是去找老乡刘德强的。他想,天都这么晚了,在刘德强那儿不会待太久的。于是他便在楼下的操场里一边信步转着圈,一边监视着楼道口的动静。

这儿的环境对他来说太熟悉了,好多年了,特警支队一直保持着最初的样子,如果不是靠车库那一侧的院墙外面,建起一幢幢造型别致的小高层洋房和别墅区,他在操场里信步走着,感觉和从前青涩年少的时光没什么区别。那时从警校出来,由于不包分配,能有幸穿上警服,当上一名协警也是一种荣光。走在大街上,同样能惹得大姑娘小媳妇们多看上一眼,许多小朋友,有时还会主动地凑上来脆生生地叫一声警察叔叔好!

操场上的等待有些漫长。但是,在如此环境下的等待也让他慢慢变得平静与柔软。他想,古德山好半天了还不下来,是在和刘德强扯什么淡?会不会也觉得昨天的做法有些过了?!也许几个家伙凑在一起喝夜酒哩。有没有必要也上去凑个热闹?如果他古德山有诚意,端起杯子说声对不起,这事也就一笔带过了,毕竟,人都有犯浑的时候。

他不知道怎么就进到了梯道。也不知怎么就上到二层。准确点说,是在二楼与三楼的转角处,他稀里糊涂地和匆匆下楼的古德山几乎撞了个满怀。

古德山往回闪了一下,瞪着眼睛问:“孙金虎?怎么会是你?!”

孙金虎一下醒过神来:“只能你来得,我就来不得?”孙金虎这样说的时候,脑瓜里还自以为是地觉得这有些小幽默,有点类似于“和尚摸得我摸不得”的味道。

古德山这会儿没那个雅兴。紧拧着眉头问:“街道办不是把你带回去稳控了吗?怎么又跑出来了?!”

“你哪来的这么多疑问?”孙金虎的火气不觉蹿了上来,“你格八马的是吃饱了撑的吧!”

古德山一听孙金虎竟敢如此和他叫板,愣了下,问:“想干什么?反了你!”古德山习惯性地往一侧挪动了一下,摆出一副准备擒拿的动作。

孙金虎见状,并没贸然采用狭路相逢勇者胜的套路,而是十分警觉地顺着楼梯往楼下退。他想,到了外面的操场上,得让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家伙好好长点记性。

古德山上次已和孙金虎交过手,知道他还是有些功夫的。只是他的身材瘦小,两人如果拢身,孙金虎很难占到便宜。现在这家伙一味往楼下退,明显是想在操场上方便他施展手脚哩。他不想给对方机会,就在快到底层的楼道口时,古德山一下扑了过去,右手回环,想着箍住孙金虎的脖子,孙金虎头一低,闪身跳到了古德山背后,一个回转猛蹬,竟一下将古德山踹出了楼道。

古德山也顾不上痛了,爬起来就想扑过去与孙金虎厮打。这时,孙金虎早就跳到楼道门前摆开了架势,已不可能给他近身缠斗的机会。这大约是古德山从警以来最为不堪的一次滑铁卢了。有那么一会儿,他几乎是被有些拳脚功夫的孙金虎给打蒙圈了,连着好几次,刚被一套连环组合拳打得晕头转向,还没找到北,跟着又是旋身飞踢加扫堂腿,古德山只落得满地翻滚躲闪的份儿。他当时是那个气呀,气得还加上急。他甚至想着扯开嗓子大声喊叫、大声开骂,但是,他最终还是忍住了,他想,自己一个正经八百的警官,竟然被孙金虎这么个家伙打得满地找牙,这让人见了是多丢面子、多失体统的事情?!就在他又一次被打翻在地躲避翻滚的时候,天助神佑,古德山忽然摸到一根倒在地上的拖把,说时迟,那时快,只见他顺手抄了起来,对着孙金虎就是一顿横扫竖劈。突发的变故,竟然让孙金虎猝不及防,腿上、肩上还因为躲闪不及,结结实实地挨了好几闷棍。特别是肩膀上的那一棍子,若不是他脑袋及时一偏,脑瓜子无疑就开瓢了,古德山这家伙完全冲着他往死里来的。孙金虎也不是吃素的,强忍住痛,飞快地从腰里抽出折叠的三节棍,跟着顺势展开,一套点棍、劈棍、云棍、拦腰棍舞得虎虎生风,一下子镇住了对方的气势。好汉不吃眼前亏。古德山见状,只得且战且退,并亮开嗓子连声吼叫:“孙金虎,你给我放下武器!孙金虎,你再敢胡来我就不客气了!”

孙金虎这时打红了眼,哪里管他古德山是虚张声势还是在向办公楼内的特警们发求救信号,反正是又一番抡扫、劈砸,不仅打掉了古德山手持的拖把,古德山的腰和屁股都遭受了不同程度的击打。古德山这时也不顾形象了,拔腿便往办公楼的方向跑,一边跑,一边大喊大叫说兄弟们快出来,快出来抓歹徒、抓歹徒啊。孙金虎人瘦,机灵,几步上前拦住了去路,并且,三节棍接二连三地冲着他的大腿小腿就过去了。古德山也是急中生智,眼见难于脱身,便飞快往右转,跛着腿跑进了那处半开放式的车库。有了许多车辆作掩护,孙金虎的三节棍很快失去了先前的威力,追逐中,两人其实在里面只是隔着大大小小的警车转圈,玩起了类似于猫捉老鼠的游戏。事后如果回味起来,此时的古德山倘若能借机从车库里成功脱逃,或者说,转圈对峙中古德山不虚张声势地吼着、叫着、威胁着让他放下武器,让他回头是岸,也许剧情的推进就不会有那么惨烈。当然,前面已经说过,任何事情,该来的肯定会来,一切都是宿命。

外面的嘶喊吼叫惊动了办公楼内那些值班的干警。许多人起初还以为是听错了:外面的喊叫声是真还是假?难道还有人跑到关公门前舞大刀了?!及至明白过来,操着家伙赶出来施予援手时已经晚了。谁也没想到,孙金虎在十分不甘地抽身而逃的时候,他竟然把那瓶不曾在王小奇办公室使用的95号汽油,毫不犹豫地点燃了冲着古德山扔了过去,古德山倒是反应快,几个翻滚,只灼伤了些皮毛,而身后的车库,则在瞬间变成了一片火海……

吕胜杰带着消防车冲进特警支队大院的时候,火势已经蔓延开了。操场边依着围墙搭建起来的半开放式的车库,这时已变成了一条威猛发怒的火龙。那些还没来得及转移出来的一部分警车,已经被火舌席卷与吞噬,并且开始变得没有了节操,大约是经受不住火舌的肆虐和凌辱,不是炸裂就是爆响。而且,每一次炸裂和爆响,似乎都在助纣为虐,什么汽油、柴油、机油、润滑油一个个热血沸腾,竞相簇拥绽放,不断地为已经无比张扬的火龙注入为非作歹的勇气和能量;什么车胎、备胎、内饰、沙发,什么车门车窗、挡风玻璃,包括车库建材等一应可燃易爆材料,也同样被绑架裹挟,毫不保留地牺牲色相、倾情出演,为骄横霸道、膨胀无惧的火龙摇唇鼓舌、壮威呐喊,助推其凭借秋夜乍起的东风,穿墙破壁,一路攻城略地,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开始占领与特警支队比肩相邻的小洋楼和别墅区。

操场上人很多,也很乱。左边办公楼值班的、宿舍楼里准备休息的特警队员们,现在都聚集在偌大的操场上,有的还拿着从楼道里找来的手持灭火器在往火里喷,有的则拎着桶、端着水在一桶桶、一盆盆地往火里泼、往火里浇,还有的,则像一只只无头苍蝇,在一边急得团团转,不知如何下手。吕胜杰在现场只扫了一眼,便果断地抓起了车载话筒,他也不知道王小奇今天不值班没在现场,上来就对着车载电话吼:“王小奇带着你的人赶快后撤,让出通道方便我们展开扑救。”

说起来,特警支队的内外环境他都熟。自从王小奇主政特警支队,他吕胜杰可是没少来串门的,有时是到王小奇的办公室聊聊天,有时则是过来放松和健身,别看特警支队办公住宿的条件很一般,但是它的场院好,操场足够阔大宽敞,在这儿你可以围着操场走路转圈,你也可以组织人员开展篮球赛、排球赛,或是羽毛球赛。还有,聊天聊饿了,或者是健身累着了,就在与特警队相邻的别墅区,有一家名叫豫园的私房菜餐厅让他格外上心。很多菜品就不说啦,最特别的,是那儿做的一种叫胡辣汤的东西要多正宗有多正宗,让他在那儿能时常找到遥远的伏牛山老家的味道。

火势上来的速度很快,眼看就要漫过场院,一路翻滚着,企图明显地要去攻占隔壁的小洋楼和别墅区。

最初,吕胜杰对现场的观察与研判,这就是一场很小的火灾,翻不了什么大浪花。只要他带着的这两台消防车火力全开,一起发力,灭了它不会用太大的工夫。而且从一开始,情况的确如他所料,现场很快得到了控制,只是没想到被压制住了的火龙,并不甘心就此灰飞烟灭,它在神情沮丧地喘息片刻之后,再次借助倏忽刮起的一股斜风,趁机窜进了隔壁的别墅区,妄图在那儿重整旗鼓,再现辉煌,吕胜杰几乎可以清楚地看见,那栋名叫豫园的私房菜餐厅,很快就会被骄纵的、不可一世的火龙包围与吞噬。

这时,手持喷水枪的二班长申有华没敢懈怠,追随着逃窜的火龙想要攀过围栏时,不知是体力不支,还是脚下打滑,一下从近两米高的围栏上摔了下来。吕胜杰见了,飞快地冲了上去,抢过喷枪,也不翻围栏了,而是就近跳上了一辆已被烧得面目全非的警车的顶端,双手架着喷枪,对着飞蹿而逃的火龙打了过去。与此同时,另一辆消防车见状,也及时抽身支援,现场两条气势恢宏的水柱前后左右夹击,很快打压住了火龙的锐气,几乎就要锁住它的咽喉,彻底让其偃旗息鼓、束手就擒的当口,谁也想不到,吕胜杰脚下的那辆面目全非的警车,这时就像战场上潜伏的一枚哑弹,忽然从昏睡中醒转过来,几乎是不辨敌我地大发雷霆:只见火光一闪,紧接着一声闷雷般的巨响,油箱爆裂开来的巨大能量,裹挟着警车的部分残骸,连带着车顶上的吕胜杰,一律在空中无序而激烈地碰撞翻飞,犹如武功高强的超人,恣意地在氤氲湿热的夜空里,昙花般地绽放出各自香艳绝美的绚丽风采。

许久,特警支队的院场里都是一片沉寂……

线上商城
会员家.png 书天堂.png 天猫旗舰店.png
会员家 书天堂 天猫旗舰店
关注我们
微信公众号.png   微博二维码.png
微信公众号官方微博

微信号:bbtplus2018(工作时间)
电话:0773-2282512(工作时间)

我要投稿

批发采购

加入我们

版权所有: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集团 GUANGXI NORMAL UNIVERSITY PRESS(GROUP) |  纪委举/报投诉邮箱 :cbsjw@bbtpress.com    纪委举报电话:0773-2288699  
   网络出版服务许可证: (署) | 网出证 (桂) 字第008号 | 备案号:桂ICP备12003475号 | 新出网证(桂)字002号 | 公安机关备案号:4503020200003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