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书板块图书分类品牌系列图书专题新书上架编辑推荐作者团队
雅理译丛 我吃故我在——慢食与文化 (美)爱丽丝·沃特斯,(美)鲍勃·卡劳,(美)克里斯蒂娜·穆勒 著 刘诚 译
一本倡导慢慢吃饭的书,探讨慢食文化如何改变“过快”的饮食生活。以食物为媒,揭露快餐文化带来的消费错觉和生活焦虑,深挖食物背后更深层次的社会问题。广雅出品
ISBN: 9787559853332

出版时间:2022-09-01

定  价:68.00

责  编:罗诗卉,王佳睿
所属板块: 社科学术出版

图书分类: 外国随笔

读者对象: 大众

上架建议: 文学/外国随笔
装帧: 平装

开本: 32

字数: 150 (千字)

页数: 212
图书简介

书稿系作者在新冠疫情期间写就的一本生活哲学书。书稿以作者大学时代、法国留学、餐厅工作、社会活动等经历为线,如聊家常般将她多年来倡导的饮食理念和生活方式向读者娓娓道来。作者认为,食物是一种力量,它既可以让共同体茁壮成长、让机构变得人性化、帮助恢复环境,也可以破坏人类健康和地球环境。食物之所以有力量,全系其背后的文化。文化沉潜在底,是无形的道德结构,在潜意识里指引着人们,塑造他们的所作所为。有了“我吃,故我在”的提醒,人们才得以反思弥漫着不快乐的底色和廉价的麻醉剂的工商业文化。

作者简介

(美)爱丽丝·沃特斯,1944年生,美国著名厨师、作家,米其林餐厅潘尼斯之家创始人,可食用校园项目的创始人,国际慢食协会副主席。

刘诚,中山大学法学院副教授,主要从事立法与规制领域的教学和科研工作。

图书目录

引言

快餐文化

方便

统一

随手可得

广告

廉价

越多越好

速度

慢食文化

生物多样性

时令

照料

工作的乐趣

简单

万物生息

结论:我吃故我在

致谢

译后记

序言/前言/后记

食物是一种力量

1971年,当创办潘尼斯之家(Chez Panisse,本书作者爱丽丝?沃特斯和她的几位朋友创办的一家餐厅,倡导有机健康饮食,致力于重新构建人与食物的亲密关系。——译者注)时,我并不太理解食物的力量。当时我也知道,我所参与的反主流文化运动和当时的食物政治之间肯定有某种联系,但我并没想过整合这两件事情之间的关系。我尊重“回归土地”运动,它强调自己种植食物,不使用化学药品和杀虫剂;我们都读过蕾切尔?卡森的《寂静的春天》(Silent Spring),也读过弗朗西斯?摩尔?拉佩的《一座小行星的饮食方式》(Diet for a Small Planet)。当我还是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的一名学生时,言论自由运动、反战运动和民权运动正在我身边的街道上如火如荼地进行着。我经历了塞萨尔?查韦斯(César Chávez)的抵制葡萄运动,见证了这一成功的社会运动是如何让人们将注意力集中在农场工人的权利上。这些政治运动构成了我生命的一部分。它们都是我们那个时代的最大问题,作为个体又怎能居身事外?但是,这些并不是我创办潘尼斯之家的原因。我创办它的原因是,我感觉给人们提供美好的食物是自己唯一能做的一件事。

几年后,事情发生了变化,在为餐厅菜篮子寻找食材的过程中,我们来到了有机农场主、牧场主及供应商的门前。这些重视可持续发展的本地农民挑选最好的传统品种来种植,并等待果蔬完全成熟时再采摘,因此,他们总能出产最美味可口的食材。为了方便客人了解餐厅背后的、人们常常看不见的农业网络,餐厅开始将种植者和供应商的名字写在菜单上。突然间,我们发现,客人们开始盼着吉姆?丘吉尔的农场在新年前后出品的奥哈伊纪州柑橘,或者马斯?升本种植的、8月底出产的中央山谷小黄桃。客人们会认出这些水果品种,并且想购买它们。他们开始通过自己的味蕾,来体验地理和四季给身边农业环境所带来的自然差异;他们通过潘尼斯之家的食物,去了解本地的风土人情和生物多样性。不仅如此,潘尼斯之家还愿意直接付钱给农民,购买这些美好的农产品,我们和农民之间没有中间商,并且我们愿意支付食物的真实成本——这些做法全都传开了。这些做法为农民和牧场主提供了更多的资金保障,并最终为潘尼斯之家创造了另一种经营模式。

在全国其他地方,越来越多的人开始接受烹饪和食用当季、本地食物的观念。越来越多的餐厅开始发掘、使用本地的有机食材。在每个州的社区里,农夫集市如雨后春笋般出现,通过这些农夫集市,食客得以了解那些为他们种植食物的农民。在我和其他许多人看来,直接支持这些来农夫集市销售农产品的农民,是参与和鼓励“从农场到餐桌”这一新兴运动的最好方式。

1988年,我认识了卡洛?佩特里尼(Carlo Petrini),他是意大利“慢食国际 ”的创始人,这是一个新的草根政治和教育组织。卡洛是——现在仍然是——一位了不起的哲学家和非凡的梦想家,他对以捍卫传统生活方式为宗旨的全球食物运动充满热情。当卡洛讲话时,他用隐喻的方式将生物多样性、可持续性与味觉、餐桌乐趣联系起来,生动地呈现了生物多样性和可持续性中的复杂问题。卡洛的伟大思想令我激动不已,也验证了我创办潘尼斯之家的初衷。我开始深度参与卡洛的“国际慢食”组织的运动,例如为收集和保护各种文化中濒临灭绝的传统食品而创建的“尝味方舟”。通过参与这类慢食运动,我结识了来自世界各地的食品活动家,如埃塞俄比亚的农民、加纳的奶酪制造商、尼泊尔的种子保存者、日本的水稻种植者。面对各地正在兴起的快餐行业,他们每个人都在身体力行地保护传统食品和口味。这些活动拓展了我对食物问题的理解。我意识到,我们在美国所遇到的问题,与世界各地的人们所面临的问题是一样的,这是所有人都面临的全球性问题。这一发现既令我着迷,也让我震撼。我意识到,自己有可能、也有潜力成为全球食物运动中的一员。“放眼世界,立足本土”,20世纪70年代的这句口号立刻浮现在我的脑海中。

但是,当我回到伯克利,开车到市区外5英里,目光所及,快餐店和工业依旧遍布大地——这些土地通常是农业用地,这景观像癌症。我一直在想,如果我们在潘尼斯之家及其他方面所做的事没有产生更深远的影响,如果它们没有扎根到整个文化中,那做这些事又有什么用呢?餐厅不能成为一座孤岛。我试图弄明白,如何将自己所习得的经验和培育的良好做法与每个人分享。那么,做些什么才能给人们留下更深刻的印象呢?

20世纪90年代中期,我看着女儿长大,看着她和她的朋友们如何学会(或学不会)养活自己,我忽然意识到真正的机会在学校和教育。如果在学生们被无孔不入的快餐世界洗脑之前,就让他们接触到这些新的观念,那么,也许就有机会带来一场深刻而持久的改变。

就在那时,我说服了伯克利一所公立中学的校长,在他的校园里启动了“可食校园项目”。在马丁?路德?金中学,六年级、七年级和八年级共有1千名学生,他们在家里说着22种不同的语言。在创设潘尼斯之家前,我曾是一名蒙台梭利导师,蒙台梭利(蒙台梭利,1870—1952,意大利幼儿教育家,蒙台梭利教育法创始人。其教育理念与教学方法至今仍深刻地影响着世界各国。——译者注)的培训告诉我,让学生亲自参与烹饪和园艺等实践性学术课程可能会带来变革。我隐隐约约地感觉到,一场真正的变革可能会发生——但我仍然无法想象一个花园教室、一个厨房教室和一个新概念餐厅将会如何改变公立学校系统。

我目睹了我们国家,从第二次世界大战的胜利菜园转向20世纪50年代的冷冻食品;从20世纪60年代的革命运动转向20世纪80年代、90年代以来的快餐统治。从创设潘尼斯之家到建立“可食校园项目”,我的经历一次又一次地告诉我,食物的力量如何改变人们的生活——或是好的改变,或是坏的改变。食物令共同体茁壮成长、让机构变得人性化,帮助修复和补救被围猎的环境。但是,食物也会破坏人们的健康和地球的环境。在美国乃至世界各地,工业化食品系统也给人们的生活和自然环境带来了无尽的腐败和衰颓。

本书是一份宣言,是关于人类如何走到今天这一步的宣言,是关于饮食对个人生活和世界影响的宣言,是关于人类如何通过行动来改变历史进程的宣言。本书不是学术作品,它没有使用脚注和参考文献。在本书中,我所讨论的一切都来自我的个人经验。我吃,故我在。这就是我的人生哲学。

节选自[美]爱丽丝?沃特斯《我吃故我在——慢食与文化》

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2022年9月

名家推荐

在本书中,沃特斯令人信服地向世人证明,饮食对地球的未来产生深远的影响。

——《时代》

这本美好的书告诉我们,在人类历史的这个时刻,我们需要接纳拥抱“照料”“多样性”“万物互联”“简单”“平衡”等价值观。这本书激发我用不同的方式行事。同样,它也会激发你。

——简?方达,《我们能做什么?》作者

在这本温暖、充满激情色彩及个人色彩鲜明的书中,爱丽丝?沃特斯为改变我们的饮食方式提出了一个极有说服力的理由。书中没有行话,也没有大话,爱丽丝只在她最关心的事情上逡巡着墨。我要把这本书送给所有我爱的人。

——如斯?赖希尔,《拯救我的李子》作者

编辑推荐

20世纪60年代,沃特斯参与了美国反主流文化运动。1965年,沃特斯大学毕业,随即赴法国留学。这两段经历唤醒了沃特斯的文化意识和审美精神。1971年,沃特斯创办潘尼斯之家餐厅,以提供味道可口、未经精加工、品质新鲜和种植方式不破坏环境的食品而著称。沃特斯还以潘尼斯之家餐厅为连接点,推动连接农民和社区的“社区支持农业”项目。为了推广慢食文化,沃特斯在公立学校创办了“可食校园”项目,带领学生种植有机蔬菜、烹饪劳动果实。作为20世纪60年代社会文化运动的受益者,沃特斯深谙文化的力量,她将一种新的饮食文化注入美国餐饮界,改变了工业化快餐主导美国饮食的局面。

对一个生活在现代城市的人来说,慢食价值的意义在于提醒我们,反思方便、统一、随手可得、广告、廉价、速度、越多越好等快餐文化,并采取行动维护身心健康——比如自己做饭,少吃外卖,拒绝预制菜,用新鲜食材做饭,比如和家人一起吃饭,吃时令果蔬,勤俭持家,有机低碳……

在现代社会,加速是主旋律,沃特斯所倡导的这种慢食文化并不主流,但她慢中求快,知行合一。最后,她成为饮食行业的代表人物,成为一种文化现象。在这个意义上,沃特斯的思考与行动告诉我们,即使道路终将通往城市,但乡村依旧不朽。

精彩预览

由时令来决定的菜单

时令意味着按照季节变化的节奏来安排饮食和生活。我们都知道时令节气,也明白它们对日常生活的影响。但是,对菜篮子来说,时令意味着什么,人们知之甚少。按季节进食,体验生命的萌发、生长、收获、死亡、腐朽、休眠和再生,就这样,我们与本地的生命周期建立了联系。时令教我们耐心和洞察力,帮助我们确定自身在时间和空间中的位置,以及如何与自然和谐相处。

在潘尼斯之家刚开业时,我就知道食材的味道和新鲜度很重要,但我并不认为时令有多重要。餐厅夏天出品凉汤,冬天供应暖汤,但当时我们更关注的是,如何根据传统食谱想出一份好菜单。我们每天的菜单都不同,但严格来说并不是因为餐厅的菜篮子里装的都是时令食物。我们这么做更像是在进行一种智识训练:在20世纪70年代初,餐厅只有一份固定价格的菜单,为了留住客人,我们必须确保每晚的菜单既有趣又不同。这是一个巨大的挑战。在当时,最受季节影响的是甜品制作,尽管一开始我们对这一点的认识完全是无意识的。它隐含在“哦,天哪,这次送来的水果不够好——我们最好改做一个杏仁挞”这类对话的背后。真相是,时令是一种无形的外在力量,我们每天都在与之斗争,但我们并没有全心全意地去理解时令意味着什么。在某种程度上,我们已经开始拥抱、接纳季节,不再觉得季节是种束缚。我们专注于那些只在特定时刻才会变得成熟和完美的蔬菜水果,这些食物呈现出人们意料之外的味道,带给人们惊喜。时令为我们的日常菜单注入了活力,现在我们的菜单完全由时令来决定。我再想不出还有什么别的办法来设计菜单了。

潘尼斯之家之所以转向时令烹饪,是因为餐厅与农夫鲍勃?坎纳德建立了业务关系,他的农场为餐厅的菜篮子注入了活力。20世纪70年代末,我的父母负责在本地找一家可持续发展的农场与餐厅合作。我们想要找一家农场,供应餐厅每周所需的大部分农产品。我的父母至少参观了25个本地农场,最后选择了鲍勃?坎纳德的农场。当父亲第一次去鲍勃的农场时,他望向田野,甚至看不到一排排的庄稼。鲍勃到底种了什么?父亲一直以自己修剪得一尘不染的草坪和精心除草的花园为荣,在他眼里,这里就像杂草丛生的荒野。随后,鲍勃带着父亲去荒野散步,他把杂草推倒,挖出了一个漂亮的胡萝卜,这个胡萝卜和父亲看到的其他胡萝卜完全不一样。它的味道无与伦比,颠覆了父亲对商业和农业的全部看法。

和鲍勃合作之初,我们很失望,因为他的农场无法做到全年为餐厅供应各种季节的食物。但很快餐厅就适应了,因为我们能从他那儿得到非凡的食材。一部分原因是,他的农场位于半海岸的索诺马小气候;还有部分原因是,在一年的不同季节里,哪些蔬菜和水果长得好,鲍勃了如指掌。鲍勃给餐厅送来蔬菜,我们甚至都不知道这种蔬菜是当季的。在冬天,如果餐厅的菜篮子里出现鲍勃种的胡萝卜或菊苣等既美丽又美味的当季食材,这本身就是一种吃的教育。鲍勃的食材让我们意识到,无论在哪个季节,人们都能找到崭新的、不同的味道。

成熟是时令的关键。成熟是一种微妙的感觉,你要有一定的辨别能力,比如掂掂牛油果的重量,看看布兰尼姆杏肩部的颜色,闻闻百香果的香味,才能知道它们是不是成熟了。你得细细地观察,估摸味道,看到本质。我发现,餐厅的工作经历会深刻影响人的这种辨别能力,这些年来我的辨别力越来越好。认识各种复杂味道的过程,既令人兴奋,又富有教育意义。辨别力和判断力不是一回事;辨别不是判断哪种味道好,哪种味道不好。要辨别食物是否成熟,必须通过试错来学习——你必须不断地尝试再尝试。

只有自己种植食物,人们才能真正学会辨别什么是成熟。在自家院子里种植水果和蔬菜的人,或者是在消防梯上种植西红柿或香草的人,都是通过实践来学习这种能力的,经过了几个季节的轮回,他们就掌握了辨别食物是否成熟的能力。例如,通过“可食校园项目”,现在孩子们就知道树莓和桑葚何时成熟,实践教会了他们这些。在此之前,孩子们甚至根本不知道桑树是何物!但是,当八月中旬返校,他们去学校菜园上新学期的第一堂科学课时,他们可以直接吃到桑葚。每次桑葚成熟时,他们都会前来品尝。

也许人们认为,只吃当季的食物没有可行性,或者这么做意味着否定人们过去已经形成的饮食习惯,毕竟大家已经习惯了全年食用各种季节的食物。一年四季都能吃到丰饶无尽的夏季食物,已经是人们的饮食习惯了,尽管这么做根本不符合自然规律。但实际上,正如我一直所讲的,如果一个人一年到头都在吃那些二流的水果和蔬菜——它们要么是从世界的另一边空运来的,要么是在工业温室里种植的,他真的不会懂当季果蔬的成熟和美味。到了可以吃上真正成熟的当季果蔬的时节,他已经吃腻了。他吃得太随意了。放弃稳定可得的食物并不一定是限制。恰恰相反,这么做意味着放弃了平庸,意味着解放与自由。

另一种反对按季节饮食的论点是,如果只吃本地种植的食物,我们不可能养活这个星球上的每个人。我不相信这种观点。我相信,利用本地的小型农场网络具有可持续性,它才是养活每个人的唯一途径。然而,人们总是提醒我,“在伯克利你追求按季节饮食没问题,但我住在缅因州。这里有漫长的冬季。冬天来了,我吃什么呢?”我承认这确实是个问题。在加州,一些品种的水果和蔬菜确实可以整个冬天在户外生长,这是事实。鲍勃?卡纳德所经营的那间了不起的农场就是证明。生活在加州的我们是幸运的。但是,在看似不适宜按季节饮食的气候条件下,仍然可以按季节饮食。由于人们已经不再根据季节饮食,他们忘记了冬季保存和烹饪食物的传统方法。像腌鳕鱼,腌火腿,腌卷心菜、胡萝卜或萝卜,罐装西红柿或桃子,或者用各种传统的干豆、扁豆、意大利面、大米、香料、坚果和干浆果来做饭,所有这些传统方法都能够帮我们留住季节,这些方法的能量惊人。直到六十年前,大部分美国家庭都还在使用这些保存和烹饪食物的方法。在成长的过程中,我记得母亲所做过的、为数不多的厨房家务活儿就是,在冬天来临之前,在新泽西家的地窖里储备笋瓜、大黄罐头、苹果酱等食物,这些食物都产自我家的胜利花园。当人们知道如何保存和烹饪食物,他们就有无数种的方法来使用这些食材。冰冻技术也可以留住时间,比如说,只要储存了当季水果,就可以在当年的晚些时候用它们做冰沙和冰淇淋。保存粮食也有助于人类减少粮食安全危机。虽然我完全认同季节性和地域性的重要性,但我确实认识到了卡洛?佩里尼的“良性全球化”理念的好处:向其他国家的农民购买咖啡、茶、香料、巧克力及其他不易腐烂的商品,因为这些农民用最好的耕作、劳动方式来生产农产品。

几个世纪以来,无论是在中国西藏山区,还是摩洛哥沙漠,人们都是根据季节进食,这些文化常常给我启发。只有活在当下的季节里,人才能充满活力。只要准备好,即使在新鲜食材较少的月份,也会有足够的当地食物。我们要做的就是,准备好凉爽的地窖储存红薯、苹果和坚果。我们要有先见之明,在收获的顶峰时节采摘果蔬食物,并储存起来。

按季节进食还能激发人的创造力。我发现,当我吃当季食物时,我会更加留意食材。我也会更节俭,比如说,我可能会把橘子皮做成果脯而不是扔掉,我可能会用蔬菜的绿色顶部和洋葱皮做蔬菜清汤。我不会白白浪费这些食材,因为我知道,这是一年中拥有美好的春天豌豆或九月无花果的唯一时刻。我很珍惜这种时刻。

好消息是,现在有可以自然延长生长期的技术。这种技术不同于在从地球的另一端运来食物或建造依赖农药的工业温室。这是一种创造性的工作方法。例如,我们了解到,缅因州农民艾略特?科尔曼的温室整个冬天都可以种植有机食物。在密尔沃基,威尔?艾伦在市中心大规模种植食物,他的温室由当地酿酒厂的堆肥副产品供暖。在寒冷的气候中,我们绝对需要温室,在温暖的环境中种植胡萝卜、沙拉和香草。位于爱尔兰的巴利玛洛烹饪学校(Ballymaloe Cookery School),是我见过的最特别的有机温室;在这里,植物的种类多得惊人。这是一个有机实验室。学校周围聚集了一批当地农场主,他们利用温室将种植时间延长至整个冬天。当然,这么做仍然有一定的局限性——毕竟1月份的温室仍然无法收获成熟的樱桃,但借助熟练的有机再生种植,扩大了人们的选择范围。世界各地都有类似的实践。

2008年,我们受邀在瑞士达沃斯为1月份举行的世界经济论坛举办一场晚宴。对我来说,让这些全球商业领袖关注当地食品和农业的可能性是很重要的,我想给他们呈现这种观念。我知道每年的这个时候,当地一定会出产真正本地的、有机的食材;只是我不知道这些食材是什么。我很想知道生活在阿尔卑斯山的人在冬天到底吃些什么。我得到了朋友大卫?林赛的帮助,他也曾在潘尼斯之家工作,当时他在苏黎世做厨师。很快,在当地的小型家庭温室,我们找到了有机香草和生菜。我们从附近乡村采购到了本地奶酪。我们又从另一个温室找到了羽衣甘蓝,用它在壁炉里烤羽衣甘蓝面包。我们发现了达沃斯的山羊,于是,我们做了美味的炖羊肉。最让人兴奋的是:我们发现了一种本地苹果,自从秋天收获以来,它一直被小心地保存着。这种苹果叫钟苹果(Glockenapfel,一种老苹果品种的名称,产自冬季,可以直接冷藏储存,因形状似钟,故叫钟苹果。——译者注),它有着悠久的种植历史,自16世纪以来,瑞士就开始种植这种苹果了。伦敦糕点师克莱尔?塔克加入了我们的团队,她用钟苹果做苹果挞,说实话,我们从来没有吃过的这么美味的苹果挞。克莱尔?塔克用这种苹果做出的苹果挞妙不可言,但她以前根本不知道这种品种的苹果。如果人们总想着那些从远方运来的可预测的、熟悉的食物,就不会与这些美妙的味道不期而遇。

2020年1月,我与厨师琼?内森和何塞?安德烈斯合作,为在华盛顿特区举办的“慢慢吃晚餐”(Sips & Suppers)活动提供食物,该活动旨在为无家可归者筹款购买食物。自从十多年前开始举办这项活动以来,人们对它的第一反应就是,冬天的华盛顿特区买不到本地种植的蔬菜。但是,令我惊讶的是,冬天的农贸市场依旧有各种食物,如漂亮的花椰菜,颜色各异的胡萝卜、南瓜、菊科植物,还有为冬天而储藏的梨子和苹果,当然,这些食物大部分都来自有机温室。参加“慢慢吃晚餐”活动的厨师们来自全美各地,他们会带来自己所需的食材和用品,但现在他们发现,只要到了杜邦环岛农贸市场,一定可以找到冬季蔬菜、腌肉等更多的食材。

隆冬是反思的季节,在这个季节,人们常常与大自然失去了联系。在加州,冬季是吉姆?丘吉尔种植的奥哈伊纪州柑橘最美味的时候。每年这个季节,我都会买很多吉姆的纪州柑橘,送给朋友。我称之为“纪州柑橘外交”。隆冬时节,这种柑橘的味道尤为特别,在品尝到甘美而成熟的柑橘的那一刻,人们可以感受到来自食物的力量。送朋友们这些柑橘,是为了提醒他们,我建立了自己的饮食日程。

耐心显然也是时令的一部分。我不是很有耐心的人。但为了吃上纪州柑橘,我依然等了整整一年,它没有匆匆忙忙的味道。尽管很难分辨肉类产自何时,但肉类也应该按季节食用:春季吃羊肉、乳猪,春末和夏季吃草饲牛肉。大约20年前,出于对季节轮回的尊重,潘尼斯之家决定不再全年供应三文鱼。一直以来,我们餐厅用的都是阿拉斯加的三文鱼,原因显而易见:客人喜欢吃,很容易烹饪,以及本地风味。但年复一年,我们注意到,餐厅转向使用加州本地的三文鱼具有重要的意义,它标志着餐厅更看重三文鱼的可持续性、本土性和时令性。最后,我们决定只采购真正的本地三文鱼,它在4月到9月上市。每年的这个时候,我们都迫不及待地等着加州国王三文鱼的来临。我们在实实在在地等待着。终于等到国王三文鱼当季了,上市了,它就会出现在餐厅的菜单上,等待已久的美好味道终于来了。最重要的是,按季节烹饪还告诉我们,不能指望三文鱼总是能像往年一样如期而至。由于全球变暖、过度捕捞和自然环境变化,每年本地三文鱼的供应量都在变化。从两年前开始,本地三文鱼的供应时间只有短短六周。我们必须顺应自然的起起落落。当顺其自然的时候,我们就会更加留意生态系统正在发生什么,我们会想着它,关心它。

刚搬到加州的时候,我发现这里四季不分明。我很难过,因为这儿的天气一点特色都没有。我在新泽西长大,知道什么意味着冬天:天气变冷,找出冬衣,花园枯萎,改变食物。时令将我们与生命的流转和大自然的魔法联系在一起。你能相信吗?即使整个冬天苹果树都被冰雪覆盖,一到春天,嫩芽仍然会从枝头冒出。

在伯克利秋天的最后时刻,我喜欢在餐厅的桌子上放一瓶美丽的金色向日葵。我喜欢跟它们说再见:明年夏天见。我拥抱和接纳四季轮回,并相信它们会在明年的某个时刻再次回来。当向日葵凋谢时,还有其他植物来到餐厅:11月,一大束当地的红色开心果枝和柿子叶会出现在餐厅。总有新的美好姗姗而来;这就是大自然的节奏。当你身处厨房,在柿子叶和花朵的映衬下,温暖的香气扑鼻而来——这是炉火上肉汤的香味,烧烤架上的野蘑菇的香味。这一刻,你才会真正觉得这是潘尼斯之家的秋天。这些红金色的柿子叶将大自然带入餐厅,帮助客人了解他们所生活的环境和文化。这种温暖在人与季节变化之间建立了联系,令人驻足,慰藉心灵。接受和拥抱季节变化非常重要。时时刻刻,世间的万事万物都在流变,当我们希望周围的世界总是一成不变的时候,我们就是逆流而上、背离自然。时令有助于引导和推动我们拥抱而不是恐惧季节变化。当我们接受时令,才会感到每一刻都是短暂的,才懂得短暂的生命是多么可贵。

节选自[美]爱丽丝?沃特斯《我吃故我在——慢食与文化》

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2022年9月

线上商城
会员家.png 书天堂.png 天猫旗舰店.png
会员家 书天堂 天猫旗舰店
关注我们
微信公众号.png   微博二维码.png
微信公众号官方微博

微信号:bbtplus2018
电话:0773-2282512

我要投稿

批发采购

加入我们

版权所有: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集团 GUANGXI NORMAL UNIVERSITY PRESS(GROUP) |  纪委举/报投诉邮箱 :cbsjw@bbtpress.com    纪委举报电话:0773-2288699
网络出版服务许可证: (署) | 网出证 (桂) 字第008号 | 备案号:桂ICP备12003475号-1 | 新出网证(桂)字002号 | 公安机关备案号:4503020200003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