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书板块图书分类品牌系列获奖图书图书专题新书上架编辑推荐作者团队
稗海堂藏明清民国小说珍本选辑 第二辑 战阵小说卷(影印本,全14册) 赵俊杰 赵辰 主编
ISBN: 9787559853028

出版时间:2022-10-01

定  价:12600.00

责  编:张亚朋,鲁朝阳
所属板块: 古籍文献出版

图书分类: 民间文学

读者对象: 大众

上架建议: 文学类·古旧小说
装帧: 精装

开本: 16

字数: 7264 (千字)

页数: 7264
图书简介

晚清民国时期出现了大量描写古代军事交战阵法的小说,与传统固有战争场面描述不同,这些小说中的阵法描写往往带有仙人布阵、破阵的特点,极富艺术想象力。本书收录49部稀见版本古代话本战阵小说,皆据稗海堂所藏底本影印,编为14册。

这些阵法小说,在描写时段上主要涉及列国时代、隋唐时代、宋代,是社会交替时期,战争频繁的社会现状在文学上的反映,也是中国古代军事战争理论与战争场面的文学化表达。其内容丰富,描写夸张、程式化,在社会史及文学史方面有别具一格的研究价值。

作者简介

赵俊杰,男,汉族,1963年2月生,河北人。收藏家,河北大学文学院客座教授,复旦大学中国古版画研究会(筹)会员,中国古籍保护协会民间古籍收藏工作委员会委员。著有《稗海堂藏明清民国小说珍本选辑 第一辑 辛亥小说卷》。长期关注并收藏明清民国小说、戏曲。所藏宋元明递修本《晦庵先生朱文公文集》四卷入选国家珍贵古籍目录第三编。

赵辰,女,汉族,北京人,北京大学硕士研究生毕业,致力于研究古代通俗文学。著有《稗海堂藏明清民国小说珍本选辑 第一辑 辛亥小说卷》。

图书目录

总目录

第一册

绘图封神榜鼓词六卷五十回 王尘影编 民国上海校经山房、求石斋书局石印本 六册

新出绘图黄河阵鼓词二卷十六回 佚名著 民国石印本 一册

新刻五雷阵四卷四十回 佚名著 清光绪三十三年(一九〇七)孟春翰文斋刊本 四册

第二册

新刻说唱五雷阵四卷四十回 佚名著 民国上海铸记书局石印本 四册

五雷阵四十回 佚名著 民国奉天洪顺德书店铅印本 一册

绣像聚仙阵四卷三十六回 佚名著 民国元年(一九一二)秋上海章福记书局石印本 四册

绘图说唱烟云岭鼓词六集二十四卷 佚名著 民国五年(一九一六)九月上海福记书局石印本 二十四册 初集至二集

第三册

绘图说唱烟云岭鼓词六集二十四卷 佚名著 民国五年(一九一六)九月上海福记书局石印本 二十四册 三集至六集

阴魂阵 佚名著 民国江东茂记书局石印本 三册

绣像大破沂州四卷 佚名著 民国二十九年(一九四〇)上海锦章书局石印本 四册

第四册

绘图秦英征西四卷四十八回 佚名著 民国十四年(一九二五)秋月上海江东茂记书局石印本 四册

黄河阵六卷 佚名著 清山东地区刊本 六册

绣像黄河阵四卷三十回 佚名著 民国上海章福记书局石印本 四册

绣像万仙阵四卷 佚名著 民国上海章福记书局石印本 四册

第五册

太极阵太极图 佚名著 清光绪三十二年(一九〇六)孟秋上海书局石印本 四册

太极阵四卷 佚名著 民国上海大新图书社铅印本 一册

下南唐四部 佚名著 清小站成德堂刊本 四册

第六册

新刻双锁山 佚名著 民国石印本 一册

续刻阴魂阵 聚兴合书 清光绪三十三年(一九〇七)刊本 一册

新选大宋二下南唐全本四卷 佚名著 清莞城萃英楼刊本 四册

接续三下南唐全本四卷 佚名著 清莞城萃英楼刊本 四册

新刻四下南唐尾花解语全本四卷 佚名著 清莞城萃英楼刊本 四册

刘金定二下南唐郑凤卿寿州招亲 佚名著 民国上海椿荫书庄石印本 一册

第七册

牤牛阵四卷 佚名著 清刊本 四册

新刻绣像牤牛阵四卷十四回 佚名著 民国上海锦章图书局石印本 四册

牤牛阵四卷十四回 黄胜白标点、何绥运校对 民国二十三年(一九三四)上海大新书局铅印本 一册

第八册

绣像天门阵四卷三十九回 佚名著 民国上海校经山房石印本 四册

绣像二续天门阵四卷二十回 佚名著 民国九年(一九二〇)孟冬月上海大成书局石印本 四册

绣像说唱三打天门阵四卷三十二回 佚名著 民国上海书局石印本 四册

四打天门阵四卷二十八回 佚名著 民国四年(一九一五)上海江东书局石印本 四册

绘图五打天门阵四卷二十八回 佚名著 民国五年(一九一六)上海江东书局石印本 四册

第九册

新编六打天门阵说唱鼓词四卷二十四回 佚名著 民国六年(一九一七)上海江东茂记书局石印本 四册

新编七打天门阵说唱鼓词四卷二十四回 佚名著 民国六年(一九一七)孟冬江东茂记书局石印本 四册

新编八打天门阵说唱鼓词四卷二十四回 佚名著 民国六年(一九一七)上海江东茂记书局石印本 四册

新编九打天门阵鼓词四卷二十四回 佚名著 民国六年(一九一七)上海江东茂记书局石印本 四册

第十册

天门大阵八卷 佚名著 清罗万顺堂、三元堂刊本 一册

二摆天门阵十六部 佚名著 清文宝堂刊本 一册

天门阵初集三十九回 佚名著 民国上海新文化书社平装铅印本 一册

新刻杨六郎二气还魂穆桂英初打天门阵 佚名著 民国大成书局石印本 一册

新刻杨六郎二气还魂穆桂英二打天门阵 佚名著 民国大成书局石印本 一册

第十一册

新刻杨家大破天门阵全本四集二十四卷 闲情居士订 清广州丹柱堂刻五桂堂印本 二十四册 初集至三集

第十二册

新刻杨家大破天门阵全本四集二十四卷 闲情居士订 清广州荣德堂刻五桂堂印本 二十四册 四集

新刻五续金刀记大破南天阵全本四卷 佚名著 清道光十五年(一八三五)冬莞城富文堂刊本 四册

新刻五续金刀记大破南天阵全本四卷 佚名著 清道光十五年(一八三五)冬莞城会源堂刊本 四册

第十三册

绘图杨文广征南四卷 佚名著 清宣统二年(一九一〇)孟秋上海茂记书庄石印本 四册

绘图杨文广征南四卷 佚名著 民国上海章福记书局石印本 四册

杨文广征南二十四回 范叔寒校 民国三十年(一九四一)上海新文化书社铅印本 一册

绣像说唱大破迷仙阵鼓词全传四卷 佚名著 民国石印本 四册

大破迷仙阵 佚名著 民国铅印本 一册

第十四册

新造五虎征北大破群仙阵六卷二十九回 佚名著 民国广东潮州义安路李万利刊本 六册

新刻金陵府四卷 佚名著 清光绪二十一年(一八九五)夏刊本 四册

序言/前言/后记

在中國文學史、小説史上,早在宋代的勾欄瓦肆,那些民間説書藝人敷衍的話本,即已經有了神話、靈怪、妖術等題材的故事脚本。如宋人羅燁《醉翁談録》甲集卷一“舌耕叙引”記載的107種小説名目中,小説一科妖術篇,記載有“驪山老母”名目。雖然《驪山老母》宋代小説實物藏品至今未被發現,其故事内容我們還不得而知,但清代説書藝人敷衍的故事脚本中對這一人物的描繪,使其深受民間百姓的喜愛。《黄河陣》《天門陣》《陰魂陣》等這些百姓耳熟能詳、婦孺皆知的清代話本小説故事,以及故事中的女英雄樊梨花、穆桂英、劉金定等的人物形象,在悠遠的歷史長河中,通過民間説書藝人的敷衍,得到了很好的傳承與不斷的演繹和發展。通過閲讀這些清代、民國初期尚留存的珍稀藏品,我們驚訝地發現,這些歷史上著名的女英雄們雖然生活的時代不同,但却都是驪山老母(亦作黎山老母、梨山老母)的門徒。而涉及驪山老母故事内容及主題的,往往都屬於本書所指的“戰陣小説”。

這些戰陣小説直接傳承了宋代話本小説的基因,以民間説書藝人的敷衍爲主要特色,在明清兩代形成了較爲豐富的作品系列。對這一類作品的研究,既可以爲我們瞭解宋代勾欄瓦肆話本小説中驪山老母等的故事内容提供一種新的途徑,也可爲中國文學史、小説史開拓一個新的研究領域。

爲方便讀者對本書收録的稗海堂所藏珍稀本戰陣小説有更多認知,本文就以下五個方面稍作論説:一、戰陣小説概述;二、戰陣小説探源;三、本書所選戰陣小説的標準與特點;四、戰陣小説於文學史研究的意義;五、戰陣小説的歷史地位。

一、戰陣小説概述

在古代小説史上并無“戰陣小説”的名稱,本文首次提出“戰陣小説”的概念。概要言之,本文所稱“戰陣小説”是指以歷史上發生過的兩國、兩軍交戰爲歷史根據,以交戰雙方擺陣、破陣爲主要故事情節,創作産生的神魔類小説體裁文學作品,帶有明確的古老的話本小説基因與特徵。稗海堂在多年的收藏實踐中,積累有很多古代小説,其中或直接以各種戰陣命名的小説,或在描寫過程中始終以擺陣、破陣爲主要綫索而展開故事情節叙述的小説,我們認爲可將其統稱爲古代戰陣小説。

據資料所記載的清代社會戰陣小説故事的流傳,目前已經發現的清嘉慶二十一年(一八一六)廣東莞城明秀堂梓木魚書《新選大宋二下南唐》(荷蘭萊頓大學圖書館藏),是已知最早期的民間説書藝人敷衍的戰陣小説,這可以表明戰陣小説的出現應該不晚於此時。本書此次共輯録四十九部戰陣小説,在版本方面,包括清刊本、石印本、鉛印本《天門陣》《五雷陣》《牤牛陣》等;從其出版地域看,則涵蓋了山東、廣東、四川、河北等地。時間上自清中晚期至民國,跨度近兩百年;地域上涉及國内多個地區。本次整理中,我們以故事所涉不同時代爲主綫,將其劃分爲列國故事、隋唐故事、宋朝故事三種類型。

明代即已形成的章回體小説如《三國演義》《水滸傳》等,其中部分章節亦涉及戰陣名稱,如《三國演義》第八十四回“陸遜營燒七百里,孔明巧布八陣圖”,《水滸傳》第七十六回“吴加亮布四斗五方旗,宋公明排九宫八卦陣”等。但對後世影響巨大的兩部章回體小説,則是明代隆慶、萬曆時期出現的《封神演義》與清初出現的《鋒劍春秋》。對這兩部小説的定位,歷來也有不同觀點,如稱其爲畫鬼小説(參《今古奇觀序》笑花主人語),民國時期《鋒劍春秋》也有被稱爲怪异小説,現在學術界多稱其爲神魔小説,而我們認爲亦可將其視作道教神魔類戰陣小説。至清代民國時期,對戰陣小説的創作與演繹依然盛行,其深受民間百姓喜愛,出現了大量的新作品。稗海堂此次以“戰陣小説”爲專題,結合對文學史、小説史上傳統話本小説發展脉絡的梳理,對精彩紛呈的戰陣小説進行彙集展示以饗讀者,以爲進一步研究提供資料文獻的有力支撑。

清代以來戰陣小説版本衆多,在清代民間社會百姓間大有市場,其中可以較爲著名的天門陣故事系列爲例。天門陣故事源於明代萬曆時期出現的《楊家將》章回體小説部分章節。歷史上楊家將故事在民間流傳久遠,深受百姓喜愛,促成了天門陣故事小説的兩個明顯特點:一是流傳於世的版本種類較多,二是流傳區域廣泛。目前僅稗海堂所知見的清代刊本《天門陣》,即有山東地區高密縣德盛堂刊本,山東膠州地區文寶堂刊本,四川地區羅萬順堂、三元堂刊本,廣東葉召天藏清刊本。而在雲南地區,清代刊本《張四姐》(稗海堂藏)話本小説中,也有穆桂英破天門陣情節的出現。到了清末民國初期,山東膠州地區才人傅幼圃據當地流傳的《天門陣》故事,從《二打天門陣》故事起始改編,由上海江東書局自清宣統二年(一九一〇)到民國初期連續出版二十集石印版本天門陣話本小説,形成了一部計有八十卷近五百餘回的宏偉長篇巨著。這一創作壯舉最能代表戰陣小説的繁榮。

再以此次輯録有多種版本的《陰魂陣》爲例,共有兩種不同的故事内容,一爲隋唐時期尚金平破陰魂陣,一爲南唐時期劉金定破陰魂陣。兩種陰魂陣故事相同之處是,尚金平與劉金定的師傅皆爲驪山老母,擺陣一方皆爲陀頭金碧鳳(亦作金必風、金背鳳等),二人皆死於陰魂陣中。不同之處在於,尚金平破陰魂陣發生在隋唐時期,故事來源於《瓦崗寨》小説。劉金定破陰魂陣發生在北宋初期,故事來源於《三下南唐》章回體小説。此外,尚金平破陰魂陣故事流傳不廣,版本較爲少見。劉金定死於陀頭金碧鳳陰魂陣中,後轉世爲穆桂英,與陀頭、閻容在天門陣中繼續交手,這個故事版本因與天門陣故事緊密相連,在後世流傳範圍較廣,版本衆多,如流傳於東北地區的陰魂陣故事,有上海書局石印出版開本較大的薄薄一册,直到今天東北二人轉還在表演,足見其深受百姓喜歡;而河北一帶民間説書藝人表演節目有《雙鎖山》,所演亦是劉金定破陰魂陣的故事。本次輯録清刊本《陰魂陣》共四部,皆完整無缺,極爲罕見。民國上海椿蔭書莊石印本《劉金定二下南唐鄭鳳卿壽州招親》,爲劉金定破陰魂陣故事的另一種版本。值得一提的是,本次輯録的廣東葉召天藏木魚書《新選大宋二下南唐全本》《接續三下南唐全本》《新刻四下南唐尾花解語全本》三部藏品,是非常難得的珍貴版本,有助於將廣東地區的陰魂陣故事集中地展現給研究者。

此外,《牤牛陣》小説故事,緊密地與天門陣故事相聯繫,都是由楊家將章回體小説發展而來,雖不屬於我們所嚴格定義的“戰陣小説”範圍,但對瞭解戰陣小説的由來有重要的參考價值,本次輯録有清刊本、石印本、鉛印本三種,以方便學者研究參考。

《繪圖説唱烟雲嶺鼓詞》一書,那些對故事情節行雲流水般的描述,始終以戰陣爲主綫且環環相扣。是書采用了十言體韵文歌唱形式,是典型的山東地區才人手筆,其中關於五行陣、奇門陣、冰雹陣三部戰陣的描寫,對進一步瞭解戰陣小説,可起畫龍點睛的奇妙作用。故事從瓦崗寨烟雲嶺大破五行陣開始,一直寫到隋煬帝被殺、隋滅唐興,對這段歷史叙述得非常清晰。十八路反王齊聚四名山、李元霸英雄蓋世等故事情節,寫得回腸蕩氣,令人叫絶。尤其是對謝彪、程咬金、風雲等人物性格的刻畫,體現了民國時期才人在創作方面高超的文學素養。讓人一捧書卷便愛不釋手,繼而有一種想要一口氣讀下去的急迫心情。

中華文化源遠流長,歷史上的藏書家,多以正經、正史爲收藏方向,反映民俗文學的作品長期面臨被忽視的局面,到了今天,流傳於民間的民俗文學藏品已經是鳳毛麟角。稗海堂經年累月收集這些歷史遺珍,通過認真閲讀、篩選,最終確認以“戰陣小説”爲專題,將這一迄今尚少有學者作專門研究的古代小説群體較爲集中地呈現於讀者面前。本次輯録的戰陣小説,既有清刊本,也有石印本和鉛印本,經過一二百年的歷史淘洗,在民俗文學研究中,多數亦屬難得一見的珍貴藏品。雖有少量藏品不可避免地存在殘缺等的遺憾,但作爲戰陣小説研究的專題資料,自有其本身的歷史價值。以影印的形式出版,實現對這些滄海遺珍的再生性保護,也是我們身爲收藏家的最大心願之一。

此次出版,雖不能做到網羅古代小説中的全部戰陣故事,但通過努力,已彙集了極爲豐富的、涵蓋清至民國時期的戰陣故事,計有九宫八卦陣、一字長蛇陣、五雷陣、聚仙陣、十絶陣、萬仙陣、迷仙陣、群仙陣、黄河陣、天門陣、陰魂陣、冰雹陣、五行陣、太極陣、奇門陣、五絶陣、酉水陣、巴刀陣、混元陣、紅沙陣、才貝陣等幾十種之多,基本可以較完整地反映明清以來四百餘年古代戰陣小説的基本面貌,這也可説是一件十分幸運的事情了。

二、戰陣小説探源

宋代羅燁《醉翁談録》著録小説一家妖術篇中有“驪山老母”。妖術是歷史上古代神話小説中旁門左道的道術,也是宋代勾欄瓦肆中古體話本小説題材的描寫要素之一,可以説“妖術”古已有之。這一要素,在明代章回體小説的戰陣章節中有所繼承,但在清代説書藝人敷衍的其他題材故事脚本中却鮮有發現,唯獨在戰陣小説中大量存在。這一文學史、小説史現象需要引起我們的注意。

清代以來的戰陣小説中,那些令人産生幻境、幻覺的邪術被稱之爲妖術。戰陣小説中的妖道擺陣慣用妖術,例如《新編七打天門陣説唱鼓詞》中,儀狄擺下“酉水大陣”,“是座四象陣内,存八門,按卦爻而設,每門用四百精兵、四員戰將、四名妖仙守把。八門之内,點化了一些村莊田舍、園林亭臺、風流羽士、老翁少童、村嫗閨秀,色色俱全。若入了他的陣門,衹覺酒氣芳洌,不飲者衹有醉倒之厄,貪飲者即有性命之憂。八門以内,并無兵馬士卒,鎗刀劍戟,一概俱是酒力勝人。仍是幻設,所以破陣之後,内中空空一無所有,衹有儀狄、杜康在高臺作法而已。所有把守陣門之兵,將妖仙均在門外守的如鐵筒相似,要進此門,先得打過這些守門的兵將群妖,然後纔能進的陣去。進陣又得受那酒幻的害,有把持的尚可無害,一個把持不定,即得殞命。”

酉水陣中點化的一些村莊田舍、園林亭臺、風流羽士、老翁少童、村嫗閨秀,等等,實際上都是無中生有,是一種幻境。這種幻境的産生,是因爲儀狄用了妖術,及至大禹來到陣内破陣,這些幻境立刻消失得無影無踪,酉水陣也隨之被破。

聯繫其他小説的描寫,我們可以確認,所謂的“妖術”,往往與戰陣小説中的擺陣、破陣有着密切的聯繫,而神仙、將軍、妖術、布陣、破陣等,這些情節因素是戰陣小説的靈魂所在。布陣者使用妖術設置一些幻境,一旦有高人前來破陣,這些幻境就會被打回原形,妖術瞬間消失。

在破陣或者神仙打架的故事情節描寫中,那些仙家人物或者仙家門徒,包括驪山老母破陣,往往會祭起法寶飛上天空。這些法寶種類繁多,名稱炫目,如捆仙繩、誅仙劍、打仙錘、翻天印,等等,令人眼花繚亂、匪夷所思。法寶一旦放出,便極有可能奪去仙家人物仙體,或使對方束手就擒,厲害無比。對陣雙方祭起法寶,在天空中法寶對法寶,相互纏鬥,被稱之爲鬥法,在民間説書藝人敷衍的小説中,對這些法寶鬥法故事情節的描述,是一種非常重要的、吸引聽衆的手段。

雖然目前我們没有《驪山老母》宋代話本小説實物藏品,但據清代藏品中大量出現的描寫驪山老母衆多門徒,如樊梨花(黄河陣)、劉金定(陰魂陣)、穆桂英(天門陣)等的各種戰陣小説故事情節,仙家人物使用的法寶如捆仙繩、誅仙劍,等等,以及各種戰陣的設置,或許我們可以推測,宋代勾欄瓦肆中的驪山老母話本,與其後的話本,在故事情節的描繪、法寶的使用、戰陣的設置等方面有着某種内在的聯繫,後者是對前者的承繼。但這也衹是一種猜測與推斷,仍需要我們做進一步的研究和探討。

戰陣故事情節在古代小説描寫中具有普遍性特點。明代中晚期始,帶有明確戰陣故事情節描述的文學作品開始出現,比較著名的兩部作品爲《封神演義》與《鋒劍春秋》,此爲已知的相當重要的兩部帶有戰陣故事情節的章回體神話小説。雖然《三國演義》《水滸傳》中也有戰陣故事描寫章節,但尚不能作爲戰陣小説看待,這是由戰陣小説題材特點决定的。我們認爲,戰陣小説中擺陣、布陣的除了敵對國、敵對軍隊之外,還應有道教中闡教、截教或者其他不同派别的人物,且需將仙家法寶鬥法、將軍戰將軍兩種征戰同時進行一種文學性描寫。稗海堂所稱的戰陣小説爲道教神魔類小説中的細分類目,這個定性比較嚴格,明清時期那些歷史演義、英雄志傳小説諸如《三國演義》《水滸傳》等,雖然涉及部分戰陣名稱,但不是道教神魔類小説,因此需要剔除在戰陣小説範圍之外。爲戰陣小説設定嚴謹的範圍,是溯源戰陣小説并進而展開研究首先要解决的問題。

《封神演義》《鋒劍春秋》兩部早期章回體神話小説的出現,爲清代才人的進一步創作,提供了豐富的創作源泉,確立了其後戰陣小説大致的創作路徑與發展脉絡,二者各爲戰陣小説的一大系統。下面分别作叙述。

《封神演義》故事的背景是歷史上商紂王與周武王之間的軍事武裝鬥争,在這部明代神話小説中,第一次明確出現了中國古代小説各種戰陣名稱,如十絶陣、金光陣、紅沙陣、黄河陣、誅仙陣、萬仙陣等。同時也確立了道教中闡教、截教兩個不同的陣營。闡教的門人弟子是由人類經過長期修道,最終得道成仙而來。截教的門人弟子則多爲動物修煉得道化形而來。闡教中的仙家人物看不起截教中的道士,因而形成兩大對立陣營,并各自去輔助相互對壘的戰争雙方,戰陣小説因此得以成型并且獨具特色。

《封神演義》中的戰陣名稱以及對闡教、截教争鬥的描寫手法,被成功移植到了清代話本小説中,并被其套用到隋唐與宋代故事背景的話本小説中。這種戰陣小説的故事敷衍方式,在清代似乎成了一種固定描寫形式,深受民間百姓喜愛,最終形成了一定市場,清代數量衆多的戰陣小説即由此而來。雖然清代戰陣小説與《封神演義》的時代背景、故事内容完全不同,但小説中所涉及的兩大仙界角力陣營始終是闡教與截教,故可以將其歸屬於《封神演義》系列戰陣小説系統。

清初出現的《鋒劍春秋》章回體神話小説,主要描寫的是秦并六國故事。在這部書中,出現了金沙陣、誅仙陣、混元陣、五雷陣、聚仙陣、金光陣、森羅陣等戰陣名稱。《鋒劍春秋》故事中的戰陣及故事描寫手法,與《封神演義》系列戰陣小説不同,主要描述了雲夢山孫臏、老祖南極子、昆侖山海潮老祖與門徒之間的争鬥,以及秦并六國的歷史故事,見於《封神演義》故事中的闡教、截教争鬥并没有明顯出現。其後,由《鋒劍春秋》小説故事中摘録的部分戰陣章節,經過清代才人的巧妙改編,形成了一系列話本小説。這些話本小説在故事内容、故事情節以及主要人物形象方面,與《鋒劍春秋》基本一致,因而構成了《鋒劍春秋》體系戰陣小説系統。稗海堂所藏《五雷陣》《聚仙陣》即屬此例,可以爲我們一睹《鋒劍春秋》體系戰陣小説的風采提供基礎的參考資料。與章回體《鋒劍春秋》的不同之處在於,這些話本小説是一種有説有唱、韵散結合的説唱文體,這與自宋代傳承下來的口傳小説形式相吻合,因而是可以對接宋代勾欄瓦肆中《驪山老母》話本的一種口傳的文學藝術形式。

清光緒三十三年(一九〇七)山東地區刊本《五雷陣》存世,極爲罕見,作者開篇叙述了故事創作,指明其來源於山東聊城一帶七言體韵文故事脚本。山東聊城地區與河北接壤,結合本次輯録的《續刻陰魂陣》爲河北地區故事脚本,其中即有劉金定擺五雷陣殺死于道洪的故事情節,説明清代以來五雷陣故事曾經以七言體韵文的形式流傳於河北、山東交界地帶。從本次輯録的五雷陣、聚仙陣話本小説的内容及故事情節看,帶有明顯的《鋒劍春秋》小説章節痕迹,我們也可以認爲清代末期山東地區才人巧借了《鋒劍春秋》故事,而聊城地區《五雷陣》故事采用了七言體韵文歌唱的形式,衹是另一個版本罷了。

三、本書所選戰陣小説的標準與特點

戰陣小説作爲小説史上一個獨立的細分群體,有着獨特、鮮明的創作方式,爲我們明確了戰陣小説的選取標準,并呈現出與衆不同的特點。

(一)本書選取戰陣小説的標準:文學作品、非文言文形式,對大鼓書謹慎選取

戰陣小説,顧名思義,是描述兩國、兩軍交戰過程中,如何擺陣、破陣的文學性作品。本書所選取的戰陣小説皆是道教類神話小説文學作品,這些小説往往帶有演繹性質,使用一些極爲誇張的藝術表現手法,極力渲染戰陣小説中那些炫目的、色彩斑斕的畫面,有極爲驚人的藝術想象力。此外,結合前述戰陣小説的兩個系統,我們可以確定戰陣小説是一種白話文小説,帶有明顯的口傳性質,是一種“説”的故事性文學作品。而文言文小説作爲古代小説的主要形式,早已成爲一種書面閲讀語言小説,其主要的功能是“觀閲”,失去了戰陣小説的口傳性特點,因此本書對文言文小説不作選取。

在清代社會中晚期,北方地區出現了一種新的以全韵文歌唱的藝術形式——大鼓書,其文本中也有大量類似戰陣小説中擺陣、布陣的描述,并且有些大鼓書布陣、破陣的過程敷衍得很詳細,但大鼓書没有散白,這與傳統的話本小説有着很大的區别。在稗海堂所藏的大量清末民初四川、湖北一帶私人書坊出版的話本小説出版物中,大多故事尾頁會帶有廣告宣傳詞“知因君子買一本,消愁解悶也寬心”,説明此一時期的這些私人書坊大量出版這些民間説書藝人的故事脚本這一行爲,已經有了很明確的目的,就是推薦讀者購買閲讀。這一時期的話本小説既有口傳性特點,又具備閲讀功能。但大鼓書衹是歌唱韵文,主要的功能在於歌唱表演,閲讀功能較差,因此通常情况下大鼓書不在戰陣小説範疇内,本書僅對具備較强閲讀功能的大鼓書作斟酌選録。

(二)本書所選戰陣小説的特點

本書所選取的戰陣小説皆來自《封神演義》和《鋒劍春秋》兩個系統體系,以及《楊家將》章回體小説演繹而成的天門陣故事、《三下南唐》章回體小説演變而來的陰魂陣故事。選取内容突出地呈現出四個方面的鮮明特點:

1戰陣小説的時代性特點:故事集中於列國、隋唐、宋代三個時期

從目前發現的戰陣小説故事内容看,基本反映的是列國、隋唐、宋代這三個時期的故事,并形成了《封神演義》《鋒劍春秋》兩大系統戰陣小説體系及楊家將天門陣故事系列。中國歷史上下五千年,歷朝歷代所發生的社會變革與動亂,無不充滿着血腥的軍事鬥争,反映這些變革的小説作品也大有存在,如《三國演義》《英烈傳》等。但這些小説僅是個别章節涉及戰陣名稱或者對擺陣、布陣過程的描述,并且故事内容或是在漢代或是在元明清時期,并不符合本書所界定的戰陣小説的標準。

2戰陣小説的内容特點:以布陣、破陣故事情節描述爲主體

戰陣小説通用的寫作模式爲,由神仙(妖道)布陣,陣有四門,門上懸挂斬仙劍、誅仙劍一類神物,陣門由神仙、將軍兩部分人馬分别把守。陣内由各路神仙鎮守,或者用妖術設置幻境殺敵於陣中。陣中交戰雙方主要靠的是仙門法寶,如捆仙繩、乾坤劍等。而兩國大將之間的交戰,衹是在仙家人物破陣後,衝殺陣營,成爲破陣次要的力量。此爲戰陣小説寫作的標準模式:以布陣、破陣故事情節描述爲主體。

3戰陣小説的形式特點:以名目與内容爲判斷依據

戰陣小説在形式特點上,突出地表現出兩種範式,其一是直接以戰陣名稱作爲書的名目,這一情况在戰陣小説中占有很大比例,如《五雷陣》《聚仙陣》《黄河陣》等。其二是小説主體描寫往往以戰陣爲中心綫索,全篇故事圍繞擺陣與破陣而成書,如《烟雲嶺》《金陵府》等。

4戰陣小説的定位特點:道教神魔類小説的分支

戰陣小説兩大體系,皆由道教一脉神仙産生,雖然戰陣小説中也有佛教人物出現,但道教中闡教、截教兩大對立陣營的激烈搏殺,决定了戰陣小説歸屬於道教神魔類話本小説。戰陣小説故事情節中有一個關鍵的人物——陀頭金碧鳳,歷史上被稱爲“五十六世璧峰寶金禪師”。到了清代,民間才人將這一歷史人物塑造爲截教老祖,與雲夢山闡教王禪、孫臏一道,分别成爲兩大陣營鬥法故事的核心人物。

四、戰陣小説於文學史研究的意義

數量衆多、特色鮮明的戰陣小説,對進一步豐富對中國文學史的理解,具有多方面的意義。

(一)爲區域性文學領域研究提供新資料與新視角

通觀稗海堂所藏的戰陣小説,其主要的創作、出版陣地是山東,尤其是山東膠州、烟臺、濰縣(今濰坊),清代以來有多家私人書坊以雕版形式出版了大量的話本小説。這些優秀話本小説的出現,爲我們今天研究戰陣小説文學作品群體提供了大量的實物資料。

山東地區話本小説創作素有淵源。明清時期,山東地區在文人參與民間説唱文學創作方面已經有着濃厚的氛圍與風氣,與同一時期國内其他地區民間民俗文學創作氛圍明顯不同。明代《金瓶梅詞話》是一部説唱文學作品,其中山東方言明顯,學界多認爲《金瓶梅詞話》的出版是在山東地區,或者是由山東籍才人創作。木皮散人賈鳧西在十字街頭擊鼓而歌,成爲了演唱鼓詞詞彙的先導者。由山東膠州地區才人傅幼圃改編的話本小説《天門陣》,共計二十集八十卷五百餘回,不失爲一部鴻篇巨製,這在國内民間説書藝人故事底本中是較爲罕見的,作者高超的文學素養被表現得淋漓盡致。

另,據本輯輯録的《新刻五雷陣》,作者開篇叙述創作過程中提及,《五雷陣》早期版本流傳於聊城一帶,原以七言體句式敷衍成書,作者歷經半年時間修改,編輯爲一部適合膠州地區口味的十言體韵文作品。這段叙述,無意中揭開了膠州地區話本小説的創作模式,以及膠州地區百姓聽書的喜好。山東膠州地區話本小説以十言體韵文歌唱,其標準模式是五言體加十言體韵文。這種十言體韵文歌唱與國内其他地區如河南、河北、湖北、四川、廣東等的七言體韵文歌唱明顯不同,對研究不同區域的語言與文本形式的結合極具參考價值。并且,清代、民國以來發現的膠州地區話本小説普遍具有文采好、數量多、故事情節引人入勝等特點。

山東地區話本小説大多爲四卷二十四回以上長篇小説,呈現出典型的章回體形式,故事情節曲折生動,可閲讀性强,且不論是文采,抑或是創作數量,均已經形成了獨具特色與規模性的優勢。清代以來的膠州地區話本小説作者群體,大抵是可以與明末清初西湖作者群體相媲美的,同爲中國古代小説兩朵奇花,并立於世,争芳鬥艶,光彩照人。而同一時期河南、四川、河北等國内大部分地區,都是由民間説書藝人擔綱創作與表演,其故事脚本從文學藝術性、篇幅大小上來看,明顯低於山東地區水平,原因即在於文人與藝人在創作水平方面的根本性差别。

(二)中國傳統口傳文學作品敷衍故事常用手法:轉世説、故事前後接續

宋人羅燁《醉翁談録》“小説開闢”篇中談説書藝人敷衍故事:“論才詞,有歐、蘇、黄、陳佳句。説古詩,是李、杜、韓、柳篇章。舉斷模按,師表規模。靠敷演,令看官清耳。衹憑三寸舌,褒貶是非。略萬餘言,講論古今。説收拾,尋常有百萬套。談話頭,動輒是數千回。”形象地將宋代勾欄瓦肆中,那些説書藝人敷衍故事的場景描繪出來,展現了宋代説書藝人高超的文學藝術修養。但宋代説書藝人是如何做到“説收拾,尋常有百萬套。談話頭,動輒是數千回”的呢?

戰陣小説中常用的“轉世説”或許即是其重要的技巧之一。“轉世説”就是古代小説文學作品中,主要人物以托胎轉世重生的方式重新參與到輪轉的故事中。以隋唐時期瓦崗寨的英雄人物羅成爲例,羅成被描繪成白虎星下凡。羅成死後,白虎星歸位,回到天界,後又托胎轉世爲薛仁貴。薛仁貴死後,白虎星歸位天界,後又托胎轉世爲楊六郎。由隋唐時期瓦崗寨第七條好漢羅成,到唐代征東的薛仁貴,再到宋代抗遼的楊六郎,時間跨度達到幾百年。白虎星是天界星宿,擁有不朽的仙體,按照玉皇大帝旨意臨凡,托體羅成、薛仁貴、楊六郎三人,順天而行,以光彩照人的形象分别演繹了各自可歌可泣的英雄事迹。再如,唐代樊梨花死後被驪山老母收走,後來轉世南唐劉金定,南唐劉金定死在陀頭擺下的陰魂陣中,後又托胎轉世爲宋代英雄穆桂英,與陀頭繼續在天門陣大戰。三人的師傅都是驪山老母。另外,一些妖道人物,也是按照轉世説而參與故事輪轉的,如于道洪被劉金定的五雷陣劈死後,轉世到遼國閻尚書家中,取名閻容,閻容正是天門陣的罪魁禍首,與由劉金定轉世而來的穆桂英繼續在天門陣中較量。

除轉世説外,戰陣小説還有一個非常鮮明的特點,就是各個戰陣小説故事之間,往往上下相連,首尾相接,但采用的名稱各不相同。比如,《牤牛陣》尾頁注明欲知後事且看下集《天門陣》,這裏的《牤牛陣》尾句即確認了下集小説的名稱。又如,《五雷陣》一書叙述了列國時期南極翁、雲夢山各位闡教仙家人物與截教海潮老祖之間,秦朝與齊國之間的一場戰鬥。其結尾處衹是叙述了海潮老祖失敗回山、五雷妖道被殺這些故事情節。到了續集,依然叙述此兩大陣營之間的鬥法、鬥寶、擺陣、破陣故事,書名叫作《聚仙陣》。《聚仙陣》開頭便談到了上接《五雷陣》故事情節,形成了事實意義上的上下集故事。再如,三陰陣、黄河陣、萬仙陣、太極陣幾個戰陣故事,以《繪圖秦英征西》爲起始,太子李治、徐茂公在鎖陽關被蘇海布下的三才陣所困,後在羅章兩位夫人紅月娥、李月英的幫助下破陣成功。蘇海找到師傅妖道黄松,在鎖陽關布下黄河陣、萬仙陣。後被雲夢山仙人王禪、王敖、孫臏及二郎神楊戬破陣,蘇海、黄松被殺。師傅陀頭雲光爲了給徒弟黄松報仇,又在對松關布下太極陣,終被雲夢山仙家、燃燈古佛、玉鼎真人等一干闡教仙人聯合破陣,那些東海截教仙人則灰飛烟滅。戰陣小説以前後相連的方式串起了整個故事。

膠州傅幼圃先生改編的天門陣故事非常特殊,所有故事分爲二十集,分别稱作《一打天門陣》《二打天門陣》《三打天門陣》……,這些故事情節始終是以天門陣來貫穿,形成了一部規模與結構非常宏大的作品,完美體現了一種古老的口傳小説創作形式。這種創作形式,可以使民間説書藝人在原有故事的基礎上無限敷衍,衹要觀衆有需要,説書藝人就可以無限制地編創下去,從而放大了口傳小説的這種特點與優勢。或許這也是宋代勾欄瓦肆裏那些敷衍故事的説書藝人的秘密武器。這一情况在中外文學史上都是相對罕見的,對中國文學史、小説史相關方面的研究具有特殊的意義。

(三)解釋文學史上章回體小説與話本小説文體之間的密切關係

章回體小説與民間説唱文學之間的關係,日益受到古代小説研究學者的關注。本輯所收小説,多有取材自章回體小説的部分章節,經由才人獨自改編并配以韵文歌唱而形成的説話體戰陣小説。此一小説群體,可以爲古代小説研究學者提供非常好的研究標的,推動中國文學史、小説史的研究不斷向前發展。

五、戰陣小説的歷史地位

戰陣小説作爲小説史上一個獨立的群體,有着鮮明的特點:以擺陣、破陣爲主題,以神仙鬥神仙、將軍戰將軍等的故事情節爲主綫,有條不紊,循次展開,通過繁複的描寫手法,爲讀者呈現出一幅幅炫目的、鬼愁神驚的誇張藝術場景。其在古代小説史上的地位,值得再作申説。

(一)以小説補正史之不足

古代小説,稗官野史也。戰陣小説嚴格意義上來説絶大部分爲神話小説,但又以野史形式,反映了中國歷史上列國、隋唐、宋代三個時期軍事鬥争的殘酷歷史事實。通過閲讀這些戰陣小説,讀者可以從另一個側面瞭解中國歷史上那些不爲人所熟知的歷史人物及歷史事件。從這個意義上來説,戰陣小説有一定的補正史之不足的作用。當然,作爲神話小説,戰陣小説中那些極具震撼力的神話情節描寫,又另當别論,或許衹是我們在茶餘飯後的一些談資罷了。雖如此,作爲古代小説中的一員,戰陣小説的出現,帶有了“史”的成分,這也是不可否認的事實。

如《繪圖説唱烟雲嶺鼓詞》一書,故事由瓦崗寨烟雲嶺大破五行陣開始,寫至十八路反王齊聚四名山狙擊隋煬帝,再到隋煬帝揚州看瓊花被殺,隋滅唐興,這段歷史路綫圖叙述得非常清晰。雖爲野史,但在故事的渲染下,詮釋了隋滅唐興的歷史必然性,“以野史補正史”正是古代小説這種文學作品本身所具有的一個特點。

(二)近代中國印刷史研究的實物資料

清代晚期,西方先進的印刷技術傳入我國,石印本、鉛印本隨之出現,傳統的雕版印刷技術受到嚴重衝擊。本輯所收戰陣小説,出版時間涵蓋清至民國,時間跨度約二百年,其間經歷了清刊本、石印本、鉛印本三種版本印刷形式,成爲了我國近代印刷史一部活的參照物。

六、結語

戰陣小説有着古老的小説史面貌,又展現出傳統古代小説誘人的魅力,作爲一個新定義的古代小説群體,在文學史、小説史上第一次被挖掘出來,是極具意義的,也必將在今後的日子裏,焕發出光彩照人的一面。

编辑推荐

本辑所收战阵小说,对神仙斗神仙、将军战将军两种征战进行了一种文学性描写,带有仙人布阵、破阵的特点,极富艺术想象力。在描写时段上主要涉及列国时代、隋唐时代、宋代,是社会交替时期,战争频繁的社会现状在文学上的反映,也是中国古代军事战争理论与战争场面的文学化表达。其内容丰富,描写夸张、程式化,在社会史及文学史方面有别具一格的研究价值。

精彩预览

是座四象阵内,存八门,按卦爻而设,每门用四百精兵、四员战将、四名妖仙守把。八门之内,点化了一些村庄田舍、园林亭台、风流羽士、老翁少童、村妪闺秀,色色俱全。若入了他的阵门,只觉酒气芳洌,不饮者只有醉倒之厄,贪饮者即有性命之忧。八门以内,并无兵马士卒,枪刀剑戟,一概俱是酒力胜人。仍是幻设,所以破阵之后,内中空空一无所有,只有仪狄、杜康在高台作法而已。所有把守阵门之兵,将妖仙均在门外守的如铁筒相似,要进此门,先得打过这些守门的兵将群妖,然后才能进的阵去。进阵又得受那酒幻的害,有把持的尚可无害,一个把持不定,即得殒命。

线上商城
会员家.png 书天堂.png 天猫旗舰店.png
会员家 书天堂 天猫旗舰店
关注我们
微信公众号.png   微博二维码.png
微信公众号官方微博

微信号:bbtplus2018(工作时间)
电话:0773-2282512(工作时间)

我要投稿

批发采购

加入我们

版权所有: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集团 GUANGXI NORMAL UNIVERSITY PRESS(GROUP) |  纪委举/报投诉邮箱 :cbsjw@bbtpress.com    纪委举报电话:0773-2288699  
   网络出版服务许可证: (署) | 网出证 (桂) 字第008号 | 备案号:桂ICP备12003475号 | 新出网证(桂)字002号 | 公安机关备案号:4503020200003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