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书板块图书分类品牌系列图书专题新书上架编辑推荐作者团队
廊桥笔记 鲁晓敏 著;吴卫平 摄
一场中国廊桥的文化寻访之旅。以廊桥为线索,梳理廊桥两千多年的历史,呈现中国五大廊桥群及十七座典型廊桥的建筑风貌。一百多幅精美图片,由中国廊桥摄影第一人拍摄,还原廊桥真实面貌。
ISBN: 9787559847386

出版时间:2022-04-01

定  价:98.00

责  编:张洁,李信
所属板块: 社科学术出版

图书分类: 文化随笔

读者对象: 大众

上架建议: 文化/文化随笔
装帧: 精装

开本: 32

字数: 250 (千字)

页数: 384
图书简介

本书是一本关于廊桥的文化随笔。中国廊桥是桥梁与房屋的珠联璧合之作,廊桥不仅仅是公共建筑,更是一些地方的文化图腾。本书作者亲历亲历十多个省市、数百座廊桥,用文字和镜头记录了中国的五大廊桥群,十七座典型廊桥,梳理了廊桥两千多年的曲折历史,以图文结合的形式,对廊桥的制作工艺、发展历史、风水文化、宗教信仰、保存状况等进行了详细解读,并将自己寻访过程中的故事融入其中:对廊桥建造、保护背后一个个动人故事,进行了深入挖掘。书中配图精美,很多现已不存的精美廊桥照片具有重要的文献价值。有利于读者更加了解中国廊桥的灿烂历史和保存现状,引发对廊桥文化的关注和保护。

作者简介

鲁晓敏,1971年生,中国作家协会会员,浙江省散文学会副会长,《中国国家地理》杂志特邀撰稿人。出版有《辛亥江南》《江南秘境:松阳传统村落》《江南之盛》等文化散文集, 致力于传统村落、乡土建筑、廊桥文化的研究及保护工作。

吴卫平,1955年出生,中国摄影家协会会员。曾任交通部专职摄影师。自2001年起开始专注于中国古代廊桥的寻找和拍摄,在互联网上享有“中国廊桥摄影第一人”之誉。

图书目录

何以廊桥

廊桥前传:两千多年的曲折变迁

廊桥演变:宗教建筑嬗变成文化景观

桥在水口:寄托着虔诚信仰与风水理想

民间力量:廊桥变成不朽的建筑传奇

廊桥之境

浙南闽北:廊桥精华在此汇集

徽州廊桥:水上的徽派建筑长廊

闽赣粤:风格各异的绝美客家廊桥

湘桂黔:崇山峻岭中的侗族廊桥

湘渝鄂:桃花源中的“廊桥家族”

大江南北:成群廊桥剩几何

美哉斯桥

庆元:浙闽夹缝里的“廊桥王国”

泰顺廊桥:遗落人间的“虹”

景宁:“畲桥”和“水上戏台”

寿宁“徐郑”:“彩虹”上的造桥世家

屏南:碑记里的桥

安化廊桥:茶马古道上的“水殿龙舟”

三江侗家:人人心中有廊桥

廊桥遗梦

桥楼殿:天光云影共楼飞

灞陵桥:千里渭水第一桥

永和桥:游荡在瓯江上的龙

高阳桥:一个家族的血脉传承

龙津桥:风雨桥里话风雨

如龙桥:实境已往亦虚华

玉带桥:牵起赣粤万重山

琉璃桥:“世界屋脊”有廊桥

姥桥:永不消逝的慈爱桥

沿海到西南:与各种奇特的廊桥相遇

后记:廊桥会成为一场遗梦吗?

序言/前言/后记

鲁晓敏的魂

陆春祥

1

鲁晓敏是浙江松阳人。松阳产名嘴。

南宋周密的笔记《癸辛杂识》续集上,有《讼学业觜社》,说到了松阳人嘴的厉害:陈石涧、李声伯告诉我(周密)说,江西人喜欢打官司,人们讽刺为“簪笔”。他们往往开有教人打官司的培训班,上百人来学。培训班的主要课程,是教学员们如何对答,如何从别人的话语中找到破绽,攻击他人。又听说丽水的松阳,有所谓“业觜社”,也就是专门教人怎么吃嘴巴饭的。这个社团中,还出了个张名嘴,即张槐应。

“簪笔”,今天可以理解成口才的厉害,像针一样。这样的口才,纵横捭阖,和人辩论,无往而不胜,绍兴人叫师爷,香港电视剧中称“讼棍”。

要在话语中将人置于死地,需要极为扎实的各种能力。比如,记忆的能力,大量枯燥的条文记忆,且是理解基础上的记忆,如此,才能引经据典,让人佩服;演说的能力,能将死的说成活的,反之亦然;思辨的能力,层次清晰,逻辑推导力强,常诱敌深入,陷别人于泥淖中不能自拔,即便处于劣势,也能在细微处发现蛛丝马迹,反败为胜。

上面的各项能力,虽有天生悟性,但也有很多技巧可以琢磨,更要经久练习。于是,讼学培训班和业觜社,就有了天然的市场。

至于张名嘴,没有细节,但不妨碍让人充分想象,他一定打过数场知名的官司,常常将不可能变成可能,险中取胜。

我到松阳,松阳人这样形容能说会道的人:甲厉害,能将树上的鸟儿骗下来。还要再加一句:乙胜甲,他能将骗下的鸟儿,再骗上树去!

张名嘴成了历史。

如今,松阳有了新名嘴——鲁名嘴。鲁晓敏,他不骗,他能写,写过数百万字的老房子、廊桥等古建筑。他也能说,一肚皮的山货,老房子、古建筑,变成了活灵灵的鲜历史。

晓敏是中国作协会员、丽水市作协副主席,干过十年的松阳县作协主席,也是我们浙江省散文学会的副会长,松阳和全浙江乃至全国的廊桥, 从他嘴里、笔下如珍珠样泻出,好听又好看。

晓敏先将他的家乡松阳吃透研碎。松阳有一百多个保存相当完整的古村落,中国传统村落就有七十五个,在全国都排得上号。他将这些散落在浙西南深山里的明珠,一颗颗擦拭一新,向外卖力推荐。

那一次,我跟着他走进黄家大院,他展示了他的名嘴实力。晓敏戴着导游的耳麦,以一个地道的松阳人、文史专家和作家的多重身份,将他眼中的黄家大院,一点点解构给别人看。那些木雕、砖雕、牛腿,金木水火土,几乎所有的技术名词,他张口就来,来龙去脉,加上人物事件,演绎得活灵活现,仿佛他就在事件现场。

2

我好奇的是:他非专业出身,可为什么比专业的还专业?

引一段前几年出版的,我给《寻梦菇乡——作家笔下的庆元》序言里写的一段,你大概就知道他的底子在哪了:

鲁晓敏的魂,一定丢在了庆元。

我在庆元的几天里,和他有过多次交流,每次谈到庆元,他都如数家珍。我和柏田都奇怪:你一个松阳人,对庆元这么熟悉,你和庆元有什么关系吗;或者,庆元的什么东西吸引了你;或者,是你的魂掉在了庆元?

晓敏笑笑:是庆元的廊桥吸引了我,当然,庆元的女子也吸引我。说后一句的时候,他脸上泛着一点坏笑,有点难为情的那种。

我自然要先寻晓敏君的庆元魂。收进本集子的4篇,几乎都是写廊桥的。我似乎看到了一个古桥爱好者,不远百里,起早贪黑,在庆元的乡间出没,钻进钻出,扑上扑下,目测、手测、线测,访东问西,然后,又趴在故纸堆里,寻图穷迹。为了廊桥,为了古村落,他把业余时间都搭上了。

我问过晓敏:为什么这么喜欢古建筑?为什么这么喜欢古村落?

他给我讲了两个小故事。

第一个故事:他读小学时,比较顽皮,不太爱读书,有一天,应该是犯了比较大的错误,被父母关进书房,闭门思过。百无聊赖中,他将父亲书架上的一本《世界建筑100例》拿下来看,其中有不少中国古建筑,一看就被迷上,直到整本书看完,他又向搞建筑的父亲要来了其他书。古建筑的书,越读越多,于是他对古建筑涉及的人文呀,历史呀,地理呀,风水呀也统统关注。关于地理风水之类,晓敏走到哪儿,都是张口就来,他说起来、写起来都是一套一套的,让我们膜拜。

第二个故事:有一年,我去松阳做讲座,他陪我去了山下阳村。在斑驳的泥墙下,他向我讲述了另外一个原因。他在供电公司工作,有时用户欠了电费,就要上门催缴,串村走巷,走得多了,一些老村里的牌坊呀,青石门楣呀,老房子里的厅柱呀,匾额呀,许多破败的元素,将他脑子里已存的古建筑知识纷纷激活。我在松阳的黄家大院,就充分领略了晓敏在古建筑方面的造诣,他边走边为我讲解,引经据典,条理清晰,历史年份,细小数据,一一确凿,且不时加上自己的见解。我觉得,把它写出来,就是一篇极好的文章。

现在,我阅读他写庆元的这些文章,终于知道,他为什么会将魂掉在庆元了,因为这里有他的至爱,梦中的情人,中国独一无二的廊桥。

现在,你自然知道了,兴趣是他最好的老师,他为什么能把廊桥像庖丁解牛一样解构得那么游刃有余了。

3

自然,鲁晓敏的魂,不仅仅是丢在了松阳、庆元、泰顺、景宁等浙南山区的古老廊桥上,他“魂不守舍”,他的眼光,早已从浙江移至全国:他在古徽州的徽派廊桥上久久流连,在闽粤赣风格多样的客家廊桥上依依不舍,在湘桂黔崇山峻岭间的侗家廊桥上恋恋忘返,也在湘渝鄂桃花源中的廊桥上“乐不思浙”。数年来,他就像徐弘祖那样,为着一个目标,在奔跑中、体验中寻找他深厚的发现。

廊桥、古村落、老房子,鲁晓敏对这些都喜欢到了骨髓里,其是他的魂魄所在,也是他独特的文字王国。他将它们大卸十六块,再从他笔下迸发出来,就成了廊桥下面那不绝的哗哗溪流,悦耳动听。

己亥冬月?杭州壹庐

陆春祥?浙江省作家协会副主席、中国散文学会副会长、浙江省散文学会会长

名家推荐

廊桥、古村落、老房子,鲁晓敏对这些都喜欢到了骨髓里,其是他的魂魄所在,也是他独特的文字王国。他将它们大卸十六块,再从他笔下迸发出来,就成了廊桥下面那不绝的哗哗溪流,悦耳动听。

——陆春祥(作家)

非常高兴地看到,《廊桥笔记》拓展了晓敏文学作品已有的所涉地域范围,从家乡到浙江再到全国。这是晓敏文学创作的一次重大的地域突破。

——?阙维民(北京大学城市与环境学院教授)

对于年轻人来说,这无疑是一本入门手册,可以作为廊?桥旅行手册使用。希望通过此书,让全社会更加了解中国廊桥灿烂历史和保存现状,希望更多的青年人加入到廊桥文化的考察、研究和保护工作之中。

——刘杰(上海交通大学设计学院建筑学系教授)

十多年来,晓敏走访了10多个省市区的数百座古廊桥。通过优美的叙述和专业的描写,辅以精美的照片,对廊桥各方面进行了详尽的解读,展现了他独到的见地与冷静的思考。

——罗德胤(清华大学建筑学院副教授)

晓敏是知名作家,也是研究古村落、乡土建筑的知名学者。当翻开《廊桥笔记》的时候,仿佛看到他跋涉万水千山的情形。这种专注精神值得人敬佩!

——洪铁城(中国民族建筑研究会专家委员会专家)

编辑推荐

这是一曲饱含诗意和温度的建筑赞歌,一本充满历史和故事的廊桥导览手册。

作者和摄影师通过实地寻访、考察廊桥,采访廊桥建造者、守护者,结合历史记录和文献,将自己的审美情趣和廊桥的文化内涵充分地呈现出来。每座廊桥都有其内在的文化价值及故事背景,从作者笔端,我们不难体会到历史的温度与人世的变迁。对廊桥这一建筑文化的探究,也能引领我们思考建筑在历史发展中的意义,引导我们审视建筑中人与自然的关系。

精彩预览

桥楼殿——天光云影共楼飞

玉娇龙怔怔地看着远方,她让情人小虎许个愿,小虎说一起回新疆吧。

在苍岩山上,她的孤独在旷远的空间里无限放大,她看到了自己的江湖——一个为了自由而不断反叛的年轻人,一个为情所困的绝望女人,任何地方对她而言都是无形的囚笼。也许只有死,才可以让自己快意地活在一个无拘无束的江湖之中。风渐起,雾缥缈,云乱涌,随着深沉的大提琴声在天地之间荡起,玉娇龙杳然一笑,纵身飞下悬崖,落叶一般地飘零……一刹那,让无数有情人泪满衣襟。

这是电影《卧虎藏龙》煽情而悲切的结尾。玉娇龙飘然跳下的地方位于河北井陉县苍岩山的桥楼殿。这是一座与众不同的廊桥,既是桥,又是殿,左右悬崖,下临深渊,上接天际。玉娇龙那纵情一跃,带着凄凉的绝美消失在云海之中。不禁让人惊叹,在桥楼殿的衬托下,就连赴死都能如此浪漫。

从苍岩山脚向上仰望,七十多米高的峭壁之间,飞越出一条15 米长单孔石拱廊桥,高架于云天雾海之上,以振翅欲飞的气势凸显出宗教的神圣,这就是著名的桥楼殿。桥楼殿始建于隋末,殿内供奉着释迦牟尼佛、阿弥陀佛、药师琉璃光王佛三尊佛像,正中背面塑观音像,殿内两侧排列着十八罗汉像,在摇曳的烛光中透出一派庄严的法相。苍岩山,据说是隋炀帝之女南阳公主的出家之地。那么,贵为皇帝之女,为何千里迢迢到此出家?翻阅史籍,牵扯出太多的血雨腥风与生离死别。

作为政治联姻,国色天香的南阳公主嫁给当朝宠臣宇文述的二子宇文士及,生有一子,名宇文禅师。隋大业十四年(618)三月初十,宇文士及的长兄宇文化及发动“江都政变”,弑杀了隋炀帝,随后篡夺皇位。河北义军窦建德率军平定宇文化及,借弑君之罪名抄斩宇文家族。对于宇文家的孙子宇文禅师,窦建德有所顾虑,毕竟他是炀帝的外孙、南阳公主的儿子。窦建德派武贲郎将于士澄面见南阳公主说:“宇文化及躬行弑逆,人神所不容,现在将族灭其宗。公主之子,法当从坐。若不能割

爱,亦听留之。”南阳公主虽万般不忍,但也万般无奈,她悲戚地哭道:“武贲既是隋室贵臣,此事何须见问?”于是,她眼睁睁地看着年仅十岁的儿子惨死于刀下。

对于一个母亲,最残忍的事情莫过于子女死在眼前却无力相救。与其说是公主深明大义,不如说公主早已看破世道。母子二人被各方势力当作政治筹码,身家性命紧紧地攥在人家手心里,这样的弱女子岂能救得了儿子?南阳公主从小生活在宫廷中,看惯了你死我活的政治争斗,她明白覆巢之下安有完卵的道理。对于早就反叛隋朝的窦建德,她看得清清楚楚,窦建德借着报君父之仇诛杀宇文家族,实则是两大军阀之间一次兼并战争。所谓“亦听留之”都是虚情假意,现在救得了儿子,将来必定死得更惨。宇文士及虽然没有参加政变,但宇文家族已对公主欠下血债。在关键之时,他抛下发妻幼子投奔李渊,即使事后哀声求合,即使日后贵为宰相,然而隔着这一层仇与恨,夫妻至死再难相见。失去了万般宠爱她的父亲、相依为命的儿子,皇族一脉惨遭涂炭,与丈夫反目成仇,在国破家亡的痛楚之下,南阳公主成了天底下最可怜的女人,她已经无路可走,最终选择遁入苍岩山上的兴善寺。

到了大中祥符七年(1014),宋真宗赵恒赐名兴善寺为福庆寺,一直延续至今。今天的福庆寺从山脚攀升到山顶,包括山门、苍山书院、碑房、万佛堂、灵宫殿、天王殿、桥楼殿、大石桥、藏经楼、烟霞山房、公主祠、塔林等建筑群。当然,最为闻名遐迩的还是桥楼殿。世传桥楼殿的石拱桥建于隋朝,甚至比“桥梁活化石”赵州桥还要早,至今已有1400 年历史,堪称现存石拱廊桥的始祖。福庆寺其他建筑大多建于清代,只有桥楼殿见证过公主的风雨哀愁,也只有在桥楼殿上才最接近真实的公主。

桥楼殿深深地扎根在赭红色的山峰里,似乎成为山体不可分割的一个整体——让人产生一种错觉,仿佛没有桥楼殿的支撑,两侧山峰将会向里倾斜。桥楼殿屋顶铺着黄绿相间的琉璃瓦,廊屋内外梁栋均施彩饰,红漆花窗组成一面红彤彤的廊墙,在阳光的映照和山崖反光下,显得一派流光溢彩。一句“千丈虹桥望入微,天光云影共楼飞”的诗句,道出了古人无穷无尽的感慨!

我站在南阳公主驻足的桥楼殿,脚下是万丈深渊,脚底不由得微微发颤,头顶碧空如洗,朵朵白云轻浮,有如飘飘欲仙。我似乎明白了,她当年为什么要在此出家修行。或许,当年南阳公主站在接近天际的桥楼殿上,也想像玉娇龙一样以死来解脱苦痛。当她仰望天光云影时,仿佛极乐世界近在眼前。她放下了轻生的念头:她没有能力与世界对抗,只能将所有的罪孽都归结到自己身上,日日跪在桥楼殿上诵经,超度她心爱的儿子,那个无辜的政治牺牲品。随着一句句来自天竺的唱词訇然响起,她的生活充满了希望,她希望得到神明的招引,能与儿子在净土团聚。

与桥楼殿形成呼应的是,在它身前峡谷上空,悬浮着一座块头小一号的小桥楼殿,北端半倚在一座石拱桥上,是进山的门户。《苍岩山福庆寺石桥记》碑文记载,桥与殿建于金大定年间(1161—1189),明、清、民国各代均有修缮。小桥楼殿没有建在石桥正中,而偏于南边,“考其因,一为楼殿建造保证了足够的空间,二为行人让出通道”。在桥楼殿身后还飞腾着一座石拱桥,它们像卫兵一样忠心耿耿地护卫着桥楼殿。

大小桥楼殿集桥、楼、殿于一体,悬崖作为自己的附属物,使得天工的伟力与人力的巧力浑然一体。这种无与伦比的天才创造堪称中国廊桥的绝品之作,因此享有“五岳奇秀揽一山,太行群峰唯苍岩”之美誉。古人使用什么样鬼斧神工的手段在高空中叠石为桥,营造空中楼阁,至今仍是个谜。据福庆寺一位九十岁的僧人介绍,“据代代祖师爷口口相传,当年工匠们用木架顶支木架,顶支七十余米适合建造拱券的高度时,先在木拱基台上抹好灰泥,再用大石块砌筑拱券。千百年来,大殿几经修缮或重建,而石拱桥从来没有整修过”。

一个年轻的僧人热情地领着我瞻仰专门供奉南阳公主的殿堂,他告诉我,在清代之前,人们一直认为在苍岩山出家的是隋文帝的女儿妙阳公主,直到清光绪年间,当地一个县令考证出隋文帝并没有叫妙阳公主的女儿,真正的主人公应该是隋炀帝的女儿南阳公主。1893 年,光绪帝敕封苍岩山的南阳公主为“慈佑菩萨”,这场公主纷争才算尘埃落定。为什么史书中没有留下南阳公主出家于何处的记载?我想,一个背负国恨家仇的女人最希望过的是隐姓埋名的日子,或许一辈子都不愿向人吐露实情。但是苍岩山没有轻易让她消失,通红的烛火和袅袅升起的香烟,

算是现世留给她的温暖慰藉。

站在这一千四百多岁的桥楼殿上,我的心已随玉娇龙飞腾而去。玉娇龙发现自己真正爱的男人不是小虎,而是玉树临风的李慕白。人生是需要配对的,当她遇到李慕白就是遇到了最好的自己。如果没有遇上李慕白,没有遇见这么优秀的男人,李慕白又没有因她而死,或许她还可以浑浑噩噩地游走于江湖。相思,相思,拦不住的相思,也许只有死,才可以追寻随风飘逝的李慕白。梦醒于江湖,此生何处是归宿?在承载过太多现实、虚幻的快意恩仇与悲欢离合的桥楼殿,让我们相忘于江湖,这才是最好的心愿。

线上商城
会员家.png 书天堂.png 天猫旗舰店.png
会员家 书天堂 天猫旗舰店
关注我们
微信公众号.png   微博二维码.png
微信公众号官方微博

微信号:bbtplus2018
电话:0773-2282512

我要投稿

批发采购

加入我们

版权所有: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集团 GUANGXI NORMAL UNIVERSITY PRESS(GROUP) |  纪委举/报投诉邮箱 :cbsjw@bbtpress.com    纪委举报电话:0773-2288699
网络出版服务许可证: (署) | 网出证 (桂) 字第008号 | 备案号:桂ICP备12003475号-1 | 新出网证(桂)字002号 | 公安机关备案号:4503020200003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