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书板块图书分类品牌系列图书专题新书上架编辑推荐作者团队
笔醒山河:中国近代启蒙人严复 黄克武 著
中西文化接轨之关键时刻,看启蒙先驱,如何笔醒山河。
ISBN: 9787559847089

出版时间:2022-03-01

定  价:89.00

责  编:原野菁,王佳睿
所属板块: 社科学术出版

图书分类: 历史人物

读者对象: 大众

上架建议: 传记/历史人物
装帧: 精装

开本: 32

字数: 200 (千字)

页数: 332
纸质书购买: 天猫 有赞
图书简介

本书是一部建立在扎实学术基础上的通俗化、大众化的严复传记。严复是中国近代重要的启蒙思想家、翻译家。本书以“笔醒山河”为名正是要凸显严复在启蒙方面的重要性。本书围绕两条轴线展开,第一条轴线是严复的历史处境与人际关系;从他生长环境、个性特质、婚姻家庭、师友关系等来看他的生命历程,并反映他所身处的清末民初的动荡时代。第二条轴线则是关注严复的思想内涵,尤其透过严复翻译作品的分析,展现他的政治和经济思想特点。本书试图从学术普及的角度,简明扼要地向读者描述严复“走向世界”的挑战、成就与挫折。

作者简介

黄克武,1957年生,牛津大学东方系硕士,斯坦福大学历史学博士,现为台湾“中研院”近代史研究所特聘研究员,研究方向为中国近代社会文化史。著有《一个被放弃的选择:梁启超调适思想研究》《惟适之安:严复与近代中国的文化转型》等。

图书目录

第一部分 成长经历与人际网络

早年生活

留英岁月

异性情缘(一):原配王夫人

北洋当差:味同嚼蜡

异性情缘(二):纳江莺娘为妾、娶朱明丽为妻

严复的烟霞癖

严复与梁启超:津、沪维新派士人之间的交往

张謇与严复:清末民初改革派士人之异同

忘年之交吕碧城与何纫兰

严复与尚书祖庙

严复的阅读世界

第二部分 以翻译开启民智

甲午海战的冲击与“海权”观念之译介

信达雅的挑战

“达”的问题:读者观点

“信”的问题:严译忠实于原著吗?

《天演论》是怎么“做”出来的?

“天演之学”的理论体系

佛法与天演

天演惊雷

严译《群己权界论》

严复的自由主义:具有中国特色的自由思想

道家思想与自由主义之会通

严复的经济思想

严译斯宾塞之社会演化论

第三部分 政治与文化的抉择

严复政治思想的特点

改革抑或革命?——严复与孙中山

严复、袁世凯与《居仁日览》

严复论中西文化

严复对“国性”的思考

严复论教育:精英领导、德育优先

严复与灵学:科学、宗教与迷信之关系的再思考

严复对“五四”时期新旧学人之影响

严复与“五四”新文化运动的思想分歧

严复对“五四”新文化运动之批判 ——兼论严复与“学衡派”

严复的历史意义

历史与记忆:严氏一门三代的命运

严复简谱

主要参考书目

序言/前言/后记

序:开眼看世界

严复是中国近代史上的一个重要人物。他的重要性不在政治、军事等方面,而在于他对中国近代思想与文化的冲击。他从 1890年代中期开始所翻译的书刊,以及他的文章,促成中国从传统到现代的转型,使他成为中国近代启蒙的一位先驱。

他以信达雅的文字所翻译的《天演论》,引介了“物竞天择、适者生存”的法则,带来一个崭新的科学宇宙观,并鼓舞国人在竞争的世界中自立自强,“开眼看世界”。他以爱国精神所提出的启蒙目标,所谓西方“于学术则黜伪而崇真,于刑政则屈私以为公”,首度标举出“五四”时代“科学”与“民主”的大旗。“严复所传播的思想像野火一样,燃烧了许多少年的心和血”(胡适语)。诚如曹聚仁的观察,“近二十年中,我读过的回忆录,总在五百种以上,他们很少不受赫胥黎《天演论》的影响”,“如胡适那样皖南山谷中的孩子,他为什么以‘适’为名,即从《天演论》的‘适者生存’而来。孙中山手下大将陈炯明,名‘陈竞存’,即从《天演论》的‘物竞天择,适者生存’一语而来”。鲁迅的阅读经验应该很有代表性。进入江南水师学堂之后,“看新书的风气便流行起来,我也知道了中国有一部书叫《天演论》……翻开一看,是写得很好的字,开首便道:‘赫胥黎独处一室之中,在英伦之南,背山而面野,槛外诸境,历历如在几下。乃悬想二千年前,当罗马大将恺彻未到时,此间有何景物?计惟有天造草昧……’哦!原来世界上竟还有一个赫胥黎坐在书房那么想,而且想得那么新鲜?一口气读下去,‘物竞’‘天择’也出来了,苏格拉第,柏拉图也出来了,斯多噶也出来了……”鲁迅认为:“严又陵究竟是‘做’过赫胥黎《天演论》的,的确与众不同;是一个十九世纪末年中国感觉锐敏的人。”鲁迅所说的“‘做’过赫胥黎《天演论》”一语是饶有深意的,此书的一字一句都经过细心斟酌,是所谓“一名之立,旬月踟蹰”的结果。除了《天演论》,他又翻译了其他有关政治、经济、法律、逻辑方面的七种著作,这些著作由上海的商务印书馆出版,被统称为“严译名著丛刊”,一直到今日,严复译著还受到许多读者的欢迎。毛泽东在回顾中国民主革命艰难曲折的历程时说:“自从一八四〇年鸦片战争失败那时起,先进的中国人,经过千辛万苦,向西方寻找真理,洪秀全、康有为、严复和孙中山,代表了在中国共产党出世以前向西方寻找真理的一派人物。”这无疑是对严复的充分肯定。习近平也十分肯定严复,他在《93年严复国际学术研讨会论文集》的序中说:“我们要继承和发扬严复的爱国主义精神,改革创新的思想,提倡科学教育实践和创造知识渊博的精神财富”,“他的不少论述不仅成了当时维新变法的最有力的理论依据和最锐利的思想武器,而且对于辛亥革命也具有不可忽视的影响,也为‘五四’新文化运动开辟了道路,甚至至今还可以借鉴。”2001年,习近平在任职福建省省长时,主编了《科学与爱国——严复思想新探》一书(清华大学出版社),并为之作序以宣扬严复的科学与爱国思想,同时肯定他的历史地位与卓越贡献。 2021年3月底,他到福建考察调研,特地到福州三坊七巷的严复故居参观。

以往中外学界对严复启蒙之角色的诠释多受到美国哈佛大学史华慈的《寻求富强:严复与西方》(In Search of Wealth and Power: Yen Fu and the West, 1964)一书的影响,强调严复对西方富强观念之引介是近代中国追求现代化的动力。严复特别注意到西方环绕着“福士德 -普罗米修斯”的动力精神,为停滞、落后的中国注入了一股新的活力。拙著一方面同意近代中国发愤图强的精神动力受到西方之冲击、启发,然另一方面认为中国儒释道的精神力量,如天人关系之体认、经世济民之情怀,以及理想与现实之差距所产生的“困境感”(这是笔者的老师墨子刻先生在《摆脱困境——新儒学与中国政治文化的演进》一书中的观点)等也不容忽略。从严复的思想之中可以看到,传统因素对他产生了深刻影响,这些受传统视野影响的思想倾向,使他一方面积极地接纳西学,另一方面也产生了批判性的观点,企图会通中西而建立独具特色的启蒙蓝图。

本书以“笔醒山河”为名正是要凸显他在启蒙方面的原创力与重要性。笔者强调将严复启蒙思想与他对西学的译介结合在一起。他的翻译策略是一方面引西入中,另一方面援中解西,因此严复的启蒙工作可以被定位为在文化自觉的意识下从事中西思想的交融互释,而在此过程中严复充分反映出翻译西学、接引西方现代性的主体性思维。“笔醒山河”一语源自 2017年福州所拍摄的一部严复纪录片《笔醒山河——千年大变局中的严复》,该片描述了“学贯中西、放眼世界同时又历经磨难、饱受争议的启蒙思想家的一生”。我觉得主标题的四个字最能彰显严复的历史角色。

本书秉持相同的意旨,希望能以简洁的文字为一般的读者介绍严复的一生。因此在行文上力求精简,尽量少用引文,也不像正式的学术著作那样加上注释。不过有时为了让读者感受到严复的文字魅力,在适当的地方仍引述他的原话,以增加临场感,同时我可以保证书中内容是字字皆有来历。全书不分章节,而用三个部分、二十多个主题来描绘严复的一生。此一工作挑战性很大,因为严复的文字典雅深奥、思想深邃,带有玄思冥想的哲学趣味,其内容不是一般读者所容易充分掌握的。他的作品在当时虽轰动一时,然白话文运动之后,一般读者熟悉的文字是胡适、陈独秀所提倡的“白话文”,而不是严复所用的“桐城派古文”,这使得当代读者与严复的著作有一道鸿沟。这一本书就是尝试做一个沟通的工作,将严复的生平与思想,带给当代的读者。

这二十多个主题环绕着两条彼此交织的轴线。第一条轴线是严复的历史处境、人际关系与社会影响。我从他的生长环境,个性特质,婚姻家庭,师友关系,政治、宗教与文化抉择等来看他的生命历程,并反映他所身处的清末民初这一时代之动荡。第二条轴线则是关注严复的思想内涵。文中尤其透过对严译作品的分析,展现他的政治、经济、社会思想特点,及其对时代的冲击。我认为严复虽以翻译而闻名于世,然而他不只是一位介绍西方思想的翻译家(中国传统所谓“舌人”),还是一位高瞻远瞩的思想家。诚如梁启超所说:“严复在中学、西学皆为我国第一流人物。”他以典雅的文字,通过翻译、评点与著作建构了一套体系完整的启蒙方案,希望能为后代开启太平之世。他很有自信地表示:“有王者兴,必来取法,虽圣人起,不易吾言”,可见其气魄。这也是为什么一直到今天严复的思想仍然受到人们持续的关注,并带给人们许多启示。

严复的一生虽名声显赫,却并非平安顺遂,而是充满了困顿,即上文所谓“历经磨难、饱受争议”,或许他所经历的痛苦使他更了解生命的挑战,使他在“两害相权”之中体悟“励业益知”的意义(严复遗嘱)。笔者在描述他生命的不同阶段时也特别注意他所遭遇到的各种挫折,包括婚姻、家庭、仕宦之途、知识追求、身体健康与心灵深处的各种挑战,以及外界的不同批评。其中我觉得最让人感到惋惜的是严复在清末民初时被众人奉为启蒙先驱,“五四”新文化运动之后却被认为在思想上逐渐转向保守;他因支持袁世凯、张勋、康有为,反对胡适与陈独秀等,以及支持学衡派的立场,而备受批评。至 20世纪20年代之后,中国因思想的“激进化”,进入“主义时代”,主导时代的思潮分别是国民党的三民主义与共产党的马克思主义。此时坚持英美式自由民主体制与中西结合的严复反而左支右绌,落寞以终。经过一百多年革命的狂潮,在改革开放之后,他才再度得到迟来的喝彩,人们认识到“从闽江走向海洋,走向世界,他的思想理论是具有世界意义的,特别是他的科学教育救国的理论和实践,对中国现代化的社会变革和历史进程,有着十分巨大的影响”(1998年,北大百年校庆,福建省严复研究会会长郑重为北大严复铜像揭幕时的致词)。严复所经历的这一段起伏曲折的历史值得我们深思。

在中国近代思想史的领域中,我从清代经世思想研究入手,接着再延伸到梁启超、严复、胡适与顾孟余等人的思想。从 1990年代中期开始,我比较系统地阅读了严复的著作,而且借着开会、访学之余,走访了严复一生所去过的几个重要的地方,如英国伦敦、格林威治的皇家海军学院、法国巴黎的凡尔赛宫和天文台等,中国的福州(阳岐、郎官巷)、天津(大狮子胡同、北洋水师学堂旧址)、北京、上海等地。在过去的二十多年间,我曾先后以严复为主题出版了两本中文书(《自由的所以然:严复对约翰弥尔自由思想的认识与批判》《惟适之安:严复与近代中国的文化转型》)、一本英文书( The Meaning of Freedom: Yan Fu and the Origins of Chinese Liberalism,《自由的意义:严复与中国自由主义的起源》),并发表了多篇论文,也编辑过他的作品《中国近代思想家文库:严复卷》《群己权界论》等。在撰写本书的过程中,我特别受益于孙应祥教授的

《严复年谱》与严复后人严孝潜先生的《严复的一生》 ,敬表谢意。成稿之后好友刘秋兰教授为我逐字细校,盛情感人。这一本小书是我多年严复研究成果的结晶,简明扼要地描述严复“走向世界”的挑战、成就与挫折,我希望读者会喜欢它。

黄克武 2021年 4月 6日于台北

选自黄克武《笔醒山河:中国近代启蒙人严复》

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2022年3月

名家推荐

深刻揭示近代中国世变的先觉者,大力译介近代西学经典的启蒙人。一部理解严复译事生涯和思想轨迹的精湛之作!

——欧阳哲生(北京大学历史学系教授)

严复学贯中西,横跨诸多知识领域。研究严复,如何与其处于同一学术境界,这是最难处。克武先生中西兼通,研读严复数十年,深得严学意指。这部新著必将推动严复研究的进展。

——马勇(中国社会科学院近代史研究所研究员)

克武先生卅多年来访求严复史迹,搜求严氏佚文,研编严氏文集,精研严氏生平思想,不遗余力。《笔醒山河》厚积薄发,深入浅出,文笔优美,完整生动再现严复“走向世界”所遇挑战、所经挫折与所得成就,欲了解严复生平思想及清末民初中国思想文化艰难转型者不可不读。

——王宪明(清华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教授)

编辑推荐

他是千年大变局中的盗火者,引介西学第一人;

他翻译、评点、著书,建构了一整套体系完整的启蒙方案,希望为后代开启太平之世;

他学贯中西、放眼世界,却又经历磨难、饱受争议。

他不仅是近代中国世变的先觉者,更是中国传统文化的自觉者。阅读该书,不仅可以一览严复思想上的成就,更可以深刻理解严复所处的“时代困境”。本书不仅是一把认识严复的钥匙,更是一个理解百年革命狂潮的切口,它以生动、精准的语言,娓娓道来,将严复的生平与思想,献给当代的读者。

在作者笔下,严复并非一位不食人间烟火的神,而是一个时常踽踽独行的背影。他的一生虽然声名显赫,却并非平安顺遂,而是充满困顿:亲人离世、家庭变故、感情生活不顺、深陷烟霞癖而不能自拔……作者以细腻的笔触,书写了这位近代启蒙人诸多不为人知的面向,为读者还原一个丰满的严复形象。

精彩预览

《天演论》是怎么“做”出来的?

《天演论》的成就并非一蹴即得,而是多次修改的成果。事实上,吕增祥、吴汝纶都对《天演论》翻译文字的修改、润饰有重要的贡献,可谓该书的幕后功臣。

——编者按

严复在天津时期,因为准备科举,具备了中国古典文化与文字运用的修养,同时他比较系统地阅读西方典籍,对西学有更深入的认识。不久即开始从事翻译工作,其中使他“暴得大名”的第一个作品,即《天演论》。

随着1898年《天演论》的正式出版,严复不但跃居中国“第一流之人物”,同时也获得国际性的声望。1899年9月,日本《万朝报》主笔、专研中国历史的学者内藤虎次郎(1866—1934,号湖南)至天津访问,通过《国闻报》馆主西村博,以及该报记者方若、安藤虎男等人的介绍,与天津“精通时务”的六位名士会面,其中名列首位者即严复。从两人的会谈内容,可见严复在当时所扮演的重要角色。根据内藤虎次郎在《燕山楚水》中的记载,他在与严复见面之前,所得到的相关讯息如下:

严复字又陵,福建侯官人,现为北洋候补道、水师学堂总办。……严复年齿四十七,二十年前曾游日本,十年前游学英国三年,能英语,已译赫胥黎之书,名曰《天演论》,已经印行。

两人见面时,采取笔谈的方式,其中论及翻译问题。内藤氏说阅读《天演论》之后,觉得“文字雄伟,不似翻译,真见大手笔”。严复则回答:“因欲使观者易晓,不拘原文句次,然此实非译书之正法眼藏。”又说:“近所译《计学》一书,则谨守绳墨,他日书成,当有以求教。”内藤所说的“不似翻译”一语是对《天演论》的赞美之词,这也显示《天演论》在“化西为中”的文字功夫上达到很高的造诣。不过,严复也感觉到《天演论》偏重“信、达、雅”翻译三原则中的“达”,而在“信”方面有所缺失。

《天演论》的成就并非一蹴即得,而是多次修改的成果。在1901年南京富文书局版的《天演论》中,书名由吕增祥题字,内文则有吴汝纶的序言,由此可以显示严复与吕、吴之深厚关系。事实上,吕、吴都对《天演论》翻译文字的修改、润饰有重要的贡献,可谓该书的幕后功臣。

吕增祥(字君止,号皇道山人)乃严复“至交”“执友”,安徽滁州人。吕、严也是亲家,吕的大女儿蕴玉嫁给严复的学生伍光建,二女儿蕴清则嫁给严复的长子严璩(伯玉),儿子吕彦直(曾设计南京中山陵、广州中山纪念堂等建筑)为著名的建筑师。严复经常与吕增祥“商榷文字”,《天演论》初稿完成之后,严复亦曾请吕增祥修改。吕增祥也是严复与吴汝纶结交的牵线人。如1897年 3月,吕将《天演论》译稿从天津带到保定,请吴汝纶指正。1900年义和团事件期间,吴汝纶担心严复家庭与《原富》稿本的安危,曾写信问吕增祥:“严又陵如何情形?两令婿现在何处?卢木斋曾否在省?其所挟又陵《原富》底稿七册未遗失否?至念!至念!”关怀之情表露无遗。吕增祥则告知严复全家南下上海避难,平安无恙。1901年初,吕增祥还帮助严复联系吴汝纶,将修订后的《原富》稿本,交同乡邓太守带去上海,交还严复。

许多人都提到严复曾拜吴汝纶为师,学习桐城古文。但实际上严复只能算是吴的私淑弟子,并非入室门生。如果从现存两人的通信来看,吴汝纶写给严复的信有 8封,最早的一封是 1896年8月所写,最晚的一封是 1901年6月;严复写给吴汝纶的信有3封,最早的一封是 1897年底,第二封在 1900年,第三封在1901年底。再者 1893年以前,严复忙于准备科举,而水师学堂所在地的天津与吴汝纶担任知州(1881—1889)的冀州,以及主讲的保定莲池书院(1889—1901)之距离,超过 150公里,难以当面请教。由此可见,两人认识无疑是严复 1880年到天津之后,但是比较密切的往来,应该是1896年至1903年之间的事情。

严复在 1900年致吴汝纶的信中,谈到本身中学方面的背景,以及他与吴汝纶的交往。他感叹地说,如果早些遇到吴汝纶,自己在文章写作上,可能会有更好的表现。严先后请吴指正《天演论》与《原富》译稿,并请吴为这两本书写序,1902年,两人同在京师大学堂共事,直至 1903年吴汝纶过世,才告终止。1903年春,严复翻译的《群学肄言》完稿,拟寄请吴汝纶作序,这时才听说吴已遽归道山,严复在该书《译余赘语》的最后一段中,以充满感伤的语调,写下无比的思念与感怀。

在吴汝纶的“奖诱拂拭”之下,严复对他深感“服膺”。在晚清文界,吴师事曾国藩,乃桐城派后期大师,不但对古文有很深的造诣,“为文深邈古懿,使人往复不厌”,也是严复所谓和郭嵩焘一样,是极少数的“旧学淹贯而不鄙夷新知者”。严复在他的影响之下,仔细研读姚鼐(1731—1816)所编的《古文词类纂》、曾国藩的《十八家诗钞》等书,并进而探究六经,以及曾国藩所推荐的七部典籍:《史记》《汉书》《庄子》《韩文》《文选》《说文》《通鉴》,因而在文字功夫上,获益良多。

吴汝纶又为严复译稿“一为扬榷”以求“斟酌尽善”,《天演论》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严复寄给吴汝纶请求指正的稿本,现存于北京中国革命博物馆,题为《赫胥黎治功天演论》。该手稿为墨书,并以红、蓝、绿各色笔做修改,其中黄、蓝色的批注乃吴汝纶所下。吴汝纶为严复修改译稿后,两人又有书信往返,讨论相关问题。根据这些通信,吴汝纶对严复的翻译工作,至少有以下的几点建议:一、强调精确的重要性。二、当翻译精确与文字典雅有冲突之时,吴汝纶主张“与其伤洁,勿宁失真”。三、吴主张参考晋、宋翻译佛书的先例,将翻译文本与个人的论述严格区分,“凡己意所发明”归于文后“案语”。四、更改标题:他建议“用诸子旧例,随篇标目”,以明宗旨。五、吴汝纶斟酌字句得失,删除了一些原稿中不妥当之处。

从手稿本修改的痕迹可知,严复几乎完全接受了吴的建议。再者,严复接受大部分吴汝纶所拟定的小标题。由此可见,《天演论》以目前的面目出现,吴汝纶扮演了一个非常关键的角色。值得注意的是,吴汝纶虽不通西文,但是他从中国翻译传统所汲取的观念,使他对翻译体例、文字精确与典雅等方面,有很清楚的想法。尤其是一方面尊重原作、重视精确,另一方面以“与其伤洁,毋宁失真”的原则来解决信与达雅之冲突,此一想法对严复后来的翻译工作有深远的影响。

吴汝纶对《天演论》的贡献还有一个一般人较少注意之处,即《吴京卿节本天演论》一书。该书于 1903年6月由上海文明书局出版。同一年,北京华北译书局出版的期刊《经济丛编》第3册至第6册,也刊载了《吴京卿节本天演论》。对照此一节本与目前各种《天演论》的版本可知,它实际上是录自吴汝纶的日记,也就是1897年春天,吴汝纶在为严复修改手稿本《赫胥黎治功天演论》时“手录副本”者。

或许在吴过世后,其子吴闿生(1877—1950)整理其父手泽时发现此一节录,因而交给廉泉(1868—1931,吴芝瑛之夫、吴汝纶之侄女婿)所经营的文明书局出版。吴闿生指出,“此编较之原本,删节过半,亦颇有更定,非仅录副也”,这样的观察是非常正确的。

如对照严译原文可见:一、节录的字数只有原文的三分之一左右;二、吴汝纶删除了枝蔓之后,使文字变得简洁、紧凑,成为典雅、纯正的中文,完全没有翻译的痕迹;三、文中以“物竞”“天择”之原则来观察世变之主旨,显得非常突出;四、吴汝纶增加了说明段落主旨之小标题,置于节录文字之后。

此一节本在出版后颇受欢迎,当时有些学校即采用该书为国文教科书。1905年,14岁的胡适就读于上海澄衷学堂,他在《四十自述》中说:

澄衷的教员中,我受杨千里(天骥)的影响最大……后来我在东二斋和西一斋,他都做过国文教员。有一次,他教我们班上买吴汝纶删节的严复译本《天演论》来做读本。这是我第一次读《天演论》,高兴的很。他出的作文题目也很特别,有一次的题目是“物竞天择,适者生存,试伸其义”。(我的一篇,前几年澄衷校长曹锡爵先生和现在的校长葛祖兰先生曾在旧课卷内寻出,至今还保存在校内。)这个题目自然不是我们十几岁小孩子能发挥,但读《天演论》,做“物竞天择”的文章,都可以代表那个时代的风气。

《天演论》出版之后,不上几年,便风行到全国,竟做了中学生的读物了。读这书的人,很少能了解赫胥黎在科学史和思想史上的贡献。他们能了解的只是那“优胜劣败”的公式在国际政治的意义。……几年之中,这种思想像野火一样,延烧着许多少年的心和血。

胡适的经验应该有其代表性。《吴京卿节本天演论》除了由文明书局印行出版,还有一些人亲手抄录,苏州大学图书馆即藏有一手抄本。这显示吴汝纶的节本对于《天演论》的传播,尤其是从“‘优胜劣败’的公式在国际政治的意义”来理解该书,起了极大的作用。

选自黄克武《笔醒山河:中国近代启蒙人严复》

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2022年3月

线上商城
会员家.png 书天堂.png 天猫旗舰店.png
会员家 书天堂 天猫旗舰店
关注我们
微信公众号.png   微博二维码.png
微信公众号官方微博

微信号:bbtplus2018
电话:0773-2282512

我要投稿

批发采购

加入我们

版权所有: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集团 GUANGXI NORMAL UNIVERSITY PRESS(GROUP) |  纪委举/报投诉邮箱 :cbsjw@bbtpress.com    纪委举报电话:0773-2288699
网络出版服务许可证: (署) | 网出证 (桂) 字第008号 | 备案号:桂ICP备12003475号-1 | 新出网证(桂)字002号 | 公安机关备案号:4503020200003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