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书板块图书分类品牌系列图书专题新书上架编辑推荐作者团队
只要最后是你就好 兰心 著
纯美感人的爱情故事,有着怎样凝重的底色和不为人知的悲辛?曾经的灰姑娘,如何蜕变为融美丽与智慧于一身的白天鹅?“都市男女喜爱的知心姐姐”兰心磨砺10年之作——命运坎坷也罢,岁月蹉跎也罢,只要最后是你就好!著名作家李敬泽、邱华栋、王跃文及意大利作家雪莲、智利作家罗伯特·艾多、土耳其作家纽都然·杜门联袂推荐。
ISBN: 9787559836939

出版时间:2021-06-01

定  价:58.00

责  编:吴义红,杨广恩
所属板块: 文学出版

图书分类: 中国当代小说

读者对象: 广大文学爱好者,大、中学生,尤其女性读者

上架建议: 文学,小说
装帧: 精装

开本: 32

字数: 192 (千字)

页数: 368
图书简介

长篇小说《只要最后是你就好》是一部具有浓厚浪漫主义色彩的现实主义言情小说,描述了女主人公云茜曲折离奇震憾人心的传奇人生经历,塑造了一个在逆境中自尊自信自强自立、勇于与世俗挑战、美丽与智慧并存的新时代女性形象。云茜在地狱般的家中坚韧成长,在逆境中自强不息。大学毕业后,与多年前有过两次邂逅之缘的男主人公许天奇重逢,打开了尘封已久的心门,上演了一曲曲折离奇缠绵悱恻感人肺腑的“天使与海豚”之恋。云茜从白手起家创业,通过自己的奋斗,在常人无法承受的重负中撑起一片真情的天空,创立了自己的企业品牌,历经事业和情感双方面考验后爱情事业双丰收。纯美感人的爱情故事,激动人心的成长奋斗史,使本书成为一部激励80、90后的正能量之作。

作者简介

兰心,中国作家协会会员,知名情感畅销书作家,鲁迅文学院与北京师范大学联办研究生班作家,双语主持人,国家高级心理咨询师。曾出版《遇见幸福,遇见爱》《幸福驾到》《遇见爱,遇见更好的自己》等,译著夏洛蒂·勃朗特《简·爱》等。《幸福驾到》被誉为“幸福宝典”和“恋爱秘籍”,曾入选“2014中国影响力图书”。兰心萨美书院创始人,受邀担任多家电台情感栏目主持人,被誉为“都市男女喜爱的知心姐姐”。

图书目录

天堂里有没有车来车往 /001

最爱我的那个人去哪了 /010

思念陷入无边的沼泽地 /018

希望穿越了时空隧道 /022

流水无情,落花有意 /034

是祸躲不过,躲过不是祸 /040

在煎熬中奔向唯一的出路 /055

一厢情愿怎牵千里姻缘 /066

幸福是包在悲痛表面的奶油 /072

在黎明前的黑暗中飞翔 /078

乘着一纸通知书远走高飞 /084

相聚在涅槃之时 /089

情窦初开口难开 /101

哥,你醒醒啊 /108

大学生活不言爱 /120

潜规则下的昙花一现 /129

屋漏偏逢连阴雨 /146

邂逅在灯火阑珊处 /158

当树绿了,为什么不爱? /174

那黑夜中的脸红心跳 /182

当采桑的女子回家 /188

身世之谜 /193

爱是一场痛哭 /203

真爱无畏 /217

抽签无解 /222

一个人的秋天 /226

相思成灾 /232

魂牵梦绕 /236

让梦想起飞 /241

猫儿都有九条命 /246

挑战与机遇并存 /249

永不言弃 /257

机遇只会眷顾有准备的人 /261

唯有心宽如海 /267

船破又遇打头风 /272

远渡重洋 /279

塞翁失马,福祸难料 /285

祸,总是不会单行 /290

英雄救美,峰回路转 /295

一见钟情 /302

情定断桥 /307

西湖边的缱绻时光 /314

天赐良机 /319

趁势而上 /324

“你,就是自己的贵人” /329

不得安宁 /337

噩梦成真 /341

奋不顾身 /346

天与云的传说 /355

媒体评论

著名作家李敬泽、邱华栋、王跃文

意大利作家雪莲、智利作家罗伯特·艾多、土耳其作家纽都然·杜门

联袂推荐

兰心的小说会指引你找到爱与美的秘密。

——作家纽都然·杜门(Nurduran Duman,土耳其)

兰心难能可贵地融合了生命智慧和哲学、心理学和灵学、对女性纯粹而深厚的大爱,她引导女性走上探索、认识、领悟、觉醒和找到自我的道路。她对读者强烈的使命感和大爱令人钦佩。她如同地中海岛屿上冬天的太阳。

——作家、汉学家雪莲(Fiori Picco,意大利)

难得的是,对兰心来说,所有这些不同维度之间的角色和事情竟然没有冲突或矛盾,在她身上都能和美、优雅地并存。因而,在我看来,兰心体现了当下中国女性多重身份和角色完美转换的认同。

——作家罗伯特·艾多(Roberto Aedo,智利)

编辑推荐

这部质朴感人的爱情小说,上演了一曲纯美离奇、缠绵悱恻的“天使与海豚”之恋。本书同时又是一部感人至深的青春励志作品,与《大长今》《阿信》等作品一样,纯美、质朴、充满正能量——超越自我,逆境突围,爱情的春天,成功的世界,奋斗终会如愿以偿!

精彩预览

《只要最后是你就好》

天堂里

有没有

车来车往

小天使生长在一个小山村,原本过着幸福快乐的日子。也许,连老天爷都嫉妒她拥有的一切,于是,祸从天降,小天使的天空瞬时塌陷……翅膀血淋淋地断了……

· 1 ·

“摇啊摇,摇到外婆桥……茜茜乖,睡觉觉喽……”

“从前,有一个小天使,她的名字叫……”

“从前,有一个灰姑娘,她的妈妈去世了,有了一个后妈……”

儿时的岁月,无数个夜晚,我在妈妈的声音中进入梦乡。

这个世上,真的有天使吗?

真的有神仙、天堂和那折磨灰姑娘的后妈吗?

如果有,天使会降临在什么样的地方?我不知道,真的不知道。

所以,我只能给你描绘我的小天地。

山,除了山,还是山。红砖和土砖砌成的房屋是山的点缀。

山有两种,有乱石山,有丛林密布的山。遍地都留下了我的足迹:爬树、攀岩、跳石、摘野果子、采蘑菇……那漫山遍野的映山红,遍地开放的雏菊,是我天地的色彩。

我的家,便坐落在山中央。家门前有条小路,妈妈说它通向外面的世界。

外面的世界?我没有去过,我最远也只到过镇里——我代表学校去参加全镇作文比赛。家的三面都被橘林环绕着,那是爸爸和妈妈在我上幼儿园的时候栽的,听说要好几年才可以结果。我在山的怀抱中过着无忧无虑的日子。

一天天,一年年。

只有太阳公公和月亮婆婆告诉我在一天天长大……

· 2 ·

那年秋天。

正在午睡的我在梦中隐约听到奶奶的哭号声:“婉茹在路上出事啦!呜……”

我以为做了噩梦,吓得猛地从床上跳起来,冲向房外。而瞬间呈现在眼前的一幕让我差点儿晕倒:奶奶真如梦中一样在爸爸面前号啕大哭,一边喊着妈妈的名字。

我从来没有见过奶奶这样伤心,一种不祥的预感涌上心头!

“奶奶,我妈妈怎么啦?”我吓得跟着大哭。

“孩子,你妈妈出车祸啦!呜……婉茹啊……你怎么这么命苦啊……我的儿啊……”奶奶号啕大哭。

“不……我不相信!妈妈出门的时候还好好的呢……怎么会呢,怎么会呢?!”我哭着大喊,死活都不相信这一切都是真的。

“爸爸,妈妈不会有事的,不会的!呜……”

“奶奶,妈妈不会死的……呜……你骗我的……”弟弟从邻居家跑回来,用力摇着奶奶的手,伤心地喊着“妈妈”。

爸爸抱着我和弟弟,我明显感觉到爸爸的泪水和我的泪水混成小溪,在我脸上流淌,爸爸的身子不停地颤抖着。

我的脑海中浮现出前天妈妈临走时的一幕。

那天,妈妈和村里的几个长辈坐三轮车去邻县卖药材,上车的时候正是傍晚,天色灰沉沉的,妈妈顾不上吃晚饭就急着走。

也许是因为妈妈第一次出远门,我有一种从未有过的恋恋不舍,心中有种无法形容的难受感。

从来只知道等着妈妈做饭吃的我,在妈妈收拾行李时,竟突然间变得懂事起来:我从瓦罐里摸出两个鸡蛋——这是外婆见妈妈近来身体虚弱送来的,可是妈妈从来舍不得吃,说我从小身子瘦弱需要补充营养,都省给我吃。

只剩下两个鸡蛋了,我在心里责怪自己为什么平时不少吃几个,为什么不多留几个给妈妈吃。

我悄悄地把鸡蛋煮熟,妈妈上车时,我把鸡蛋放到妈妈手里:

“妈妈,我给你煮了两个鸡蛋,你在路上吃吧。”

妈妈一把抱住我:“好孩子,妈妈一定吃。记得在家听爸爸的话。

过两天是你 12 岁生日,妈妈一定给你买条漂亮的裙子回来。”然后转身又抱着弟弟说:“华仔,妈妈不在家里这几天,别太贪玩,要早点儿回家,记得妈妈的话啊。”

车开动了,司机和一起去的伯伯婶婶都催妈妈快点儿上车,妈妈一边回头叮嘱我,一边登上后车厢。

就在妈妈刚登上车的时候,车突然开动了,妈妈还没来得及抓稳扶杆,身子直往后倒。正巧爸爸站在车旁,他赶紧扶了一下妈妈,她才没有摔倒。

我的心,突然被什么刺中了似的痛!

车开动了,妈妈在车上惊魂未定地向我喊:“茜茜,在家里好好看书,听爸爸的话……”

我眼睁睁地看着三轮车颠簸着渐渐远去,向黑暗驶去……妈妈的身影逐渐模糊,消失在茫茫黑夜里,消失在无边无际的黑暗中……

· 3 ·

我不知道邻县到底在哪里,具体离家有多远。妈妈从来没有去过那么遥远陌生的地方,而且爸爸又不在妈妈身边,妈妈还要在狭小的三轮车车厢里挤着坐,挤着打个盹儿;除了两个鸡蛋,妈妈什么都没有吃……

好想要妈妈别去那么偏远的地方卖药材。可是,妈妈怎么都不听爸爸和奶奶的劝告,她兴高采烈地说:“邻县的药材价钱比我们这儿高,过不了多久就可以将家里盖房子欠下的债还清啦 !”

妈妈要做的事,谁也拦不住。

我站在妈妈离去的路上好久都不想动。突然间,心里酸酸的,怪怪的,涌起一种恐慌,从未有过的恐慌,似乎那黑夜一瞬间把妈妈吞没了,我再也摸不到妈妈慈爱的手。

爸爸牵我进屋,我心里像失去什么东西一样空空的,心不在焉地吃饭,感觉一点儿滋味都没有。

“叭!”饭碗不知怎么就摔在地上,满地的碎片。

我平时摔过很多次碗,可没有哪一次像这次一样摔得粉碎,像成语“粉身碎骨”形容的模样。

爸爸没有像平时那样责备我不小心,只是默默地帮我又盛了一碗饭,而我再也没心思吃,心被掏空了似的难受。

平时贪玩的弟弟也早早地睡觉了。

接下来的两天里,我陷入从未有过的奇怪的感觉中,无所事事,又心事重重。我试图找些平时喜欢的事情来打发时间,一会儿画画,一会儿绣花,一会儿看书……可是,做什么都心神不宁,莫名恐慌。

· 4 ·

在奶奶的哭诉中,我知道了妈妈和同去的伯伯婶婶们卖药材很顺利,比事先估算的卖得还快,妈妈还抽空到街上给我买了两条漂亮的裙子,给弟弟买了一套衣裳。可是,就在晚上回家的路上,三轮车和一辆大卡车相撞,三轮车被撞出很远,两人当场死亡,其余五人受重伤,妈妈是死亡中的一个。

妈妈死了?

什么是死?

听妈妈说过“死”,可是妈妈怎么会死呢?

妈妈怎么会死呢?

是不是我再也看不到妈妈了?

再也听不到妈妈的声音了?

再也听不到妈妈讲故事了?

再也不能让妈妈给我扎小辫子了?

再也不能扑到妈妈怀里撒娇了?

再也吃不到妈妈做的好吃的了?

再也不能当妈妈的小尾巴了?

再也……

突然之间,我懂得了很多很多……可是,妈妈已经看不到懂事的茜茜了……

妈妈那么好,我怎么能没有她?以后,我怎么过?

天要塌下来了,塌下来了……

· 5 ·

我哭得死去活来,奶奶和爸爸抱着我和弟弟哭成一团……

哭声很快引来了很多邻居和行人,很多婶婶阿姨都跟着哭喊:

“婉茹这么好的人怎么会死呢?她还这么年轻。阎王啊,你瞎了眼哪……”

“前几天还好好的一个人哪,怎么突然就走了呢……”

“茜茜和华仔还这么小,以后的日子怎么过啊……”

爸爸踉跄着和乡亲去找车将妈妈的遗体运回来,我知道爸爸比谁都要悲痛,只是将泪水吞进了肚子里。

我哭喊着要跟着去见妈妈最后一面,可是,平时由着我的伯伯婶婶们无论如何也不准我去,我隐隐地明白他们怕我见到妈妈的惨状会吓着。

可是,那是我妈妈,我最亲最爱的妈妈呀!不管她成了什么样,我都要去见她!我要见妈妈!

几个大人用力抱着我和弟弟不放,我使尽了浑身的力气也挣不脱。

爸爸流着泪说:“孩子,等爸爸接妈妈回来,就让你们见妈妈,好不好……”

我还没有听完,只觉天黑压压地塌下来,什么也不知道了。

· 6 ·

迷迷糊糊中听见很多人哭。

当我睁开眼时,看见小姨和舅妈们都坐在我身边抹眼泪,屋里挤满了乡亲,他们在忙碌着,哀叹着。

“茜茜,可怜的孩子,你已经昏迷了四个小时。”

“妈妈!妈妈呢?!”我突然意识到这不是噩梦,而是真实的场景。

我发疯似的往外面跑。堂屋里有很多道士、和尚在敲木鱼,唱着悲凄幽怨的歌。里里外外挤满了人。拨开人群,我看到屋门前的水泥坪上摆放着一具棺材。

那是什么?难道是妈妈吗?

“妈妈!”我不顾一切地扑向棺材。妈妈在里面,我要见妈妈最后一面!

可是,棺材已经封得严严实实。我发疯似的摇着周围的人:“你们……你们不是答应过我见妈妈最后一面吗?为什么说话不算数啊?

为什么要骗我?”

“孩子,我们这样做是为了你好啊……妈妈在九泉之下也不会怪你的……”周围的乡亲们都泪流满面。

绝望!

我抱着棺材,一边痛哭一边呼喊着妈妈,可是,妈妈永远也听不到我的呼喊了!再也看不到我了 !

天黑了,天要塌下来了……

整个晚上,我和弟弟都守着妈妈,哭诉着。

妈妈,告诉我,您没有离开我们,您只是去了另外一个世界,您的灵魂还在我们身边,还会时刻守护我们。对吗,妈妈?您听得到茜茜的话吗?

· 7 ·

第三天,是我的 12 岁生日,也是妈妈出殡的日子。

昨天还烈日当头,今天突然变得阴冷,温度骤然降低。小姨打开衣柜,翻出妈妈几天前整理好的厚衣服给我和弟弟穿上。我没有了知觉,只知道天空一片阴暗。

浩浩荡荡的送葬队伍缓缓移动,唢呐声鸣奏着哀伤,白色的幡四处飘扬,哭声此起彼伏;风,呼呼地号哭,空气中充满了悲伤的气息。

我,伴着妈妈,三步一跪拜,后面的弟弟和其他表弟妹、堂弟妹跟着我下跪,跟着我哭喊。

我恨不得时间过得慢一点儿,让我多陪妈妈一会儿。

这一辈子,妈妈在这个世界上停留的时间就是这一段路上的时间,如果可以,我宁愿一直这样跪下去,没有尽头!

我恨不得去墓场的路远一点儿,让我多跪拜几次。此时此刻,只有用我的跪拜,来表达对妈妈的孝心和不舍;只有用刻骨铭心的痛,向妈妈忏悔平时的不懂事。任膝盖上的鲜血洒在路上,祭奠妈妈的亡灵。

妈妈,您不是说过,这个世界上有神仙吗,神仙会救好人的。

可他们都去哪了?为什么不来救您呢?

· 8 ·

不知过了多久,乡亲们将妈妈抬到了山上。

同样是山啊,同样是我生长的山啊!可是,今天,它却是一座偌大的坟墓!那个偌大的坑,是妈妈安睡的地方吗?

不!妈妈一个人在里面,会孤单的……

当妈妈被放入坑内,爸爸紧紧地抱着我和弟弟。哭声响彻整个山林,我真想跳进去永远陪着妈妈……

一抔抔黄土盖住了那抹黑色,妈妈永远地走了——在我 12 岁生日的这一天。

难道,只有妈妈的死,才能换回我的一个轮回吗?如果是这样,我宁愿用我的生命去留住妈妈。

12 年前的今天,妈妈将我带到这个世界上;12 年后的今天,妈妈永远地离开了我,独自去了另一个世界,她不要茜茜了……天空在山林中旋转,黑压压地塌下来,黑了,黑了,我什么也不知道了……

最爱我的

那个人

去哪了

祸从天降,小天使受到了残酷打击!

往事一幕幕,回首,幸福如烟云飘逝,小天使沉浸在对妈妈的怀念中痛不欲生 !

那洁白的翅膀是怎么长成的?是谁让小天使来到人间?

· 1 ·

当我醒来时,已是第三天的上午,我的手上打着点滴,眼前是爸爸和奶奶以及很多亲戚的脸,显出从未有过的焦急和憔悴。

“茜茜,我可怜的孩子,你终于醒来啦,可急死奶奶了呀 !”奶奶摸着我的额头怜爱地说。

我欲哭无泪,如枯竭的海水,失去了希望之源。

小姨说,外婆一听到妈妈去世的消息,就急得捶胸顿足,晕倒在地,昏迷了两天两夜。

爸爸说:“孩子,你身体本来就虚弱,你要坚强一点儿,你妈妈生前最大的牵挂就是你啊 !”

我忽然发现爸爸一夜之间苍老了很多。

我除了用尽浑身力气点头,其他什么话也说不出来。

我变得异常平静——是波涛汹涌之后的平静,是晴天霹雳后的平静,是痛不欲生后的平静。

往事一幕幕浮现。

· 2 ·

记得外婆常说,妈妈年轻时是方圆几十里出了名的大美人、大能人。

妈妈特别爱美,在那个时尚意识开始萌芽的年代,妈妈是村里最先剪“西瓜皮”发型、最先卷头发的女孩。

妈妈会缝纫,一块块碎花布在妈妈的手下裁剪成了漂亮的衣裳。

在那个清贫的年代,妈妈的手艺令村里的姐妹们羡慕不已。

妈妈是村里的焦点人物。

妈妈多才多艺。那个时候农村里兴唱花鼓戏,妈妈能说会唱,被公社选中在台上唱戏,引得村里很多小伙子来观看。

妈妈还是村里第一个读了高中的女娃,兰心蕙质。

妈妈出了名的能干。

她是长女,下面有四个弟妹,她帮外公外婆分担了大部分农活儿。别看妈妈身子瘦小,可干起活儿来一个顶几个。她手脚利落,心灵手巧,吃苦耐劳,种出来的菜都比别人家的好。有人说,妈妈种的蔬菜像她人一样水灵。

外婆也记不清到底有多少小伙子来提过亲,好些都是那个年代吃“国家粮”的干部。但是,妈妈面对有钱有背景的追求者拒绝了一拨又一拨,直到爸爸的出现。

爸爸也是20世纪70年代初的高中毕业生,这在农村里屈指可数。

他不仅能写出优美的文章,还能说会道,为人真诚、正直、上进。

媒人第一次介绍爸爸和妈妈见面时,妈妈就被爸爸儒雅俊朗的外表和人品学识吸引,也不在乎爸爸一贫如洗的家境,就羞涩地点头答应了这门亲事。

在那个感情保守的年代,爸爸和妈妈的爱情故事算是少有的“一见钟情”。

爸爸和妈妈漫步在田间小路上,村里人都啧啧称赞他们是天生一对、地设一双的金童玉女。

外公砍了家门前留了十几年的大树,花了三个月工夫,做了一套家具给妈妈做嫁妆。而奶奶家比外婆家清贫,妈妈进门时,奶奶好不容易才腾出一间房做新房。

爸爸和妈妈就这样结婚了。

· 3 ·

然而,所有的努力却敌不过命运的捉弄。

以爸爸的学历和才能,本来完全可以去教书,去国营单位上班,至少可以在村里当个干部,但刚正不阿的爸爸偏偏不喜欢官场的圆滑,所以放弃了当村书记的机会。村大队长嫉妒爸爸的人缘和才能,故意不给当教师的指标。而在国营单位招工时,爸爸的高中毕业证却长了翅膀似的不见了。

命运不遂,爸爸只好卖苦力——开发山里的石头。石头是我们山里天然的资源,一块半立方米的方石可以卖一块钱,采石平均每天能挣十几块钱。

爸爸妈妈夫唱妇随,在村里也称得上高收入。妈妈很孝顺,主动拿钱帮奶奶还了一些陈年旧债。

上天没少折腾妈妈。听外婆说,我从妈妈肚子里出来就给妈妈净添了麻烦。

我动不动就哭,脾气又出奇地倔强,常常哭得只剩下一丝气息。

妈妈想尽了办法哄我,可我仍耗尽力气地哭。

我还三天两头地生病。妈妈看着我虚弱的身子,常常急得捶胸顿足,心力交瘁。妈妈是个急性子,而上天却赐给她一个折腾她的娇气娃。亲人们都说,若不是妈妈悉心照料,我那弱小的生命也许早就夭折了。

· 4 ·

在我的印象中,妈妈一天到晚总是像陀螺一样忙个不停,从年头到年尾没有哪一天清闲过。

妈妈身体不好,加上劳累过度,身体更加虚弱。可是妈妈很好强,她不顾自己的身体,只想让我和弟弟生活得好一点儿,只想早点儿将盖新房子欠下的债还清。

从小,妈妈对我和弟弟就寄予了很大的期望。

从我三岁上幼儿园那天开始,妈妈就教导我一定要努力读书,将来考大学,出人头地。

好在我和弟弟都很争气,成绩一直名列前茅。尤其是我,奖状贴满了墙壁。

妈妈总喜欢兴高采烈地对别人说:“我们家茜茜是块读书的料,我再苦再累都要把她培养成大学生……”

我从小就喜欢看课外书、写作文,老师常常拿我的作文当作范文读。妈妈舍不得给自己做新衣裳,省吃俭用给我买了大量的作文书和课外书籍。读书成了我最奢侈的享受。

· 5 ·

九岁那年,我和几个同学代表学校参加镇里举行的作文比赛,比赛定在下午三点进行。我和同学们从学校出发。去比赛地点要经过我家门口,我看到妈妈正在院子里的坪里做蜂窝煤,火辣辣的太阳烤得妈妈汗流浃背,她的衣服上和脸上沾满了煤灰。

我的虚荣心作怪了,怕老师和同学们看见妈妈这时的模样,于是没和妈妈打招呼就走了,任凭妈妈在后面喊着要我等一下。

离比赛还有个把小时,天气异常地热,看着别的参赛同学的妈妈陪着他们候考,给他们买汽水喝,我心里嗔怪妈妈只顾着忙不关心我。

正当我独自一人坐在角落里看书时,听到熟悉的声音:“茜茜!

茜茜……”

我循声望去——是妈妈。

妈妈仍然穿着刚才那件衣服,挥汗如雨,甚至还没来得及擦干净脸上的煤灰。妈妈原本漂亮的脸被煤灰和汗水抹花了。

“茜茜,妈妈给你送月饼和汽水来啦,”妈妈打开用手帕包好的月饼,拧开汽水瓶,“趁考试还没有开始,赶紧吃点儿!”

我接过那个月饼——妈妈收藏在石灰坛子里很久都舍不得吃的月饼,一口一口地咬着。妈妈一边用手给我扇风,一边喂我汽水,一脸慈爱地看着我吃。一种幸福感涌上心头,我的眼泪不争气地流了出来。

“怎么啦,茜茜?”妈妈着急地问。

“没……没什么,妈妈……月饼很好吃,汽水很好喝……”我哽咽着说。

“呵呵,真是个傻孩子。”妈妈给我擦着眼泪笑着说。

那次作文考试的题目是《我最感动的一件事》。我就即兴写了妈妈在烈日下跑了四里路给我送月饼和汽水的事,作文后来获得了全镇第一名。妈妈高兴得泪流满面,抱着我一个劲儿地说“好孩子”。

· 6 ·

爱美的妈妈极少做新衣服,却将爸爸、我和弟弟打扮得干净整洁。

那时候很流行呢子大衣和健美裤,每次卖布的阿姨来我家,都说这呢子大衣最适合妈妈穿,妈妈也爱不释手,但她始终舍不得买,反倒是给我们三个添置了新衣裳。

妈妈看着我们穿得漂亮得体就特别开心。

每一个清晨,妈妈必做的事,便是帮我梳头发。妈妈本是急性子,但给我梳头的时候格外有耐心,先将头发一遍又一遍地梳直,直到柔顺如丝,再扎成各种发型。扎得最多的便是小辫子,妈妈一圈一圈地编成各种形状的辫子,再扎上漂亮的蝴蝶结。

妈妈起早贪黑地忙碌,但一直坚持着为我精心梳发。

那时候,家里很穷,但妈妈总是省下零花钱给我买各种颜色的蝴蝶结。每天,我的发型和蝴蝶结都有新花样,都是出自妈妈灵巧的双手。

那时候,小伙伴们一般都是短发,即使有些长头发的,她们的妈妈也没有耐心和巧手来为她们装扮。

· 7 ·

在我的心目中,妈妈有着世上最灵巧的双手、最慈祥的目光。

她的一头长发,从小便是我在小伙伴们中的骄傲。

那个年代看的电视剧,大多数是古装片,剧中的人物都是长发飘飘,尤其是《新白娘子传奇》中的白娘子,秀发如云,万千发丝飘着似水柔情。

我痴迷于她,便梦想着有朝一日有她那么长的秀发。

于是,我三天两头忍不住问妈妈:“妈妈,我的头发长长一点儿了吗?”

妈妈说:“茜茜,头发长得太快了不好。”

后来,我的头发终于长及腰际,可是妈妈说:“茜茜,妈妈给你剪短头发好不好?看你的头发,又细又黄,你外婆说,小时候多剪短发,长大了头发才会又黑又亮。”

我不依,那时候的我才不会想到长大后的事呢,只想着当时有长发就好。

可是妈妈捉着我,硬是给我剪了短发。我成了“假小子”,因此一段时间内我都生妈妈的气。

· 8 ·

永远都忘不了,就在这个暑假,妈妈得知我以全镇第一名的成绩考上省重点初中时,还没踏进家门,就抑制不住激动大喊:“茜茜,你考了全镇第一名!”

我顿时欢呼雀跃起来,像只小猴子似的在家门前的草坪上蹦跳。

妈妈特地从自家瓜地里选了个最大的西瓜,邀上左邻右舍来庆祝。瓜瓤异常地红,异常地甜。

妈妈说:“这是个好兆头,我的茜茜将来一定能考上大学!”

而从那一天到现在,不到一个月时间,竟然发生了天大的变故!

妈妈还没来得及送我上初中就匆匆走了……

走了,突然就走了,走得太急,我连妈妈的最后一面都没见上,这是我一生的痛楚和遗憾。

走了,是去了传说中的天堂吗?

天堂里有车来车往吗?我希望天堂里永远没有车,妈妈去世是因为司机酒后驾车撞车所致,我从此痛恨醉酒驾车的司机。

妈妈这辈子在家吃的最后的食物是我煮的两个鸡蛋。

妈妈这一生对我说的最后一句话是:“茜茜,在家里好好看书,听爸爸的话。”

妈妈给我的最后一个承诺是给我买条漂亮的裙子回来,妈妈实现了承诺,但那是用她生命的鲜血染红的裙子。

妈妈去另一个世界是在我 12 岁生日的前两天,一个让我刻骨铭心的日子。

如果说母爱是世上最无私的爱,那么,从此,我永远地失去了……

线上商城
会员家.png 书天堂.png 天猫旗舰店.png
会员家 书天堂 天猫旗舰店
关注我们
微信公众号.png   微博二维码.png
微信公众号官方微博

微信号:bbtplus2018
电话:0773-2282512

我要投稿

批发采购

加入我们

版权所有: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集团 GUANGXI NORMAL UNIVERSITY PRESS(GROUP) |  纪委举/报投诉邮箱 :cbsjw@bbtpress.com    纪委举报电话:0773-2288699
网络出版服务许可证: (署) | 网出证 (桂) 字第008号 | 备案号:桂ICP备12003475号-1 | 新出网证(桂)字002号 | 公安机关备案号:4503020200003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