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书板块图书分类品牌系列图书专题新书上架编辑推荐作者团队
中国好故事 我的乞丐老师 赵翠红 著
中国好故事,流传千万家!
ISBN: 9787549530526

出版时间:2013-07-01

定  价:23.80

责  编:吴嫦霞
所属板块: 文学出版

图书分类: 人类故事

读者对象: 青少年/大众

装帧: 平装

开本: 16

字数: 160 (千字)

页数: 224
图书简介

《我的乞丐老师》是作家赵翠红近年来故事的精品选集,约收录80篇作品,有家庭故事、官场故事、乡村故事、校园故事、民间传奇等。赵翠红是描绘细节的高手。她的故事是由一连串的细节组成的,组成了她所孜孜以求的“厚实”与“深刻”。其故事文笔细腻,关注百姓民生,挖掘人性真善美,以滴水看海的角度演绎世间百态,以精炼优美的笔触感悟人间真情。

本书是“中国好故事”系列丛书之一。“中国好故事”语言明捷轻快,内容生动有趣,既有可读性,又有趣味性,还能让人在阅读中受到教益。

作者简介

赵翠红

笔名唐雪嫣、赵展召,黑龙江省依兰县人,现供职于中煤集团哈尔滨煤化工有限公司。作者从事故事创作多年,在全国所有的故事刊物均有作品发表,其故事文笔细腻,关注百姓民生,挖掘人性真善美,以滴水看海的角度演绎世间百态,以精炼优美的笔触感悟人间真情。其中多篇作品获故事大奖并入选各种文集,被多家报刊杂志转载。

图书目录

做人的尊严……1

幕后交易……4

等你来杀我……8

一百元的豪赌……14

给座金山也不换……19

付出生命的勇气……27

父亲的心病……31

靠山倒下之后……37

你的裸体真丑……43

老墙里的画轴……49

我有绝招不挨打……54

掏出你的良心……59

被拿走的希望……63

卑鄙不是通行证……71

真实的遗忘……77

不要租金的摊位……80

一张老脸……84

狗死不能复生……89

我的恩人啊……94

永不背弃……100

都是因为你老婆……106

我的乞丐老师……110

忘恩之人……114

败家儿子……118

救命的婚礼……125

三十年后看父敬子……131

血性的报复……136

调虎上山……140

当然有把握……145

就是瞧不起你……149

请你还我三百块……153

东北人都是活雷锋……157

我的老公是老虎……161

真假钻戒……166

如果再回到从前……173

带着老伴跑路……177

看你敢不求我……183

败家的老头子……189

得理不饶人……195

问题是这样解决的……200

谢谢你的出卖……205

不可推卸的责任……210

编辑推荐

中国好故事,流传千万家!

“中国好故事”,来自中国故事家的声音。

好的故事作品,搜罗千奇百怪,掩映世间万象,诉说人间冷暖,滋养国人心性。

听故事,讲故事,写故事,莫言从故事里吸取营养,好故事成就中国的诺贝尔奖!

故事作为通俗文学,具有讲得出、听得进、记得住、传得开的特点。广大读者作为故事重要的倾听者和讲述者,需要更多优秀作品的滋养。把国内一流故事家的作品集推荐给读者,是一项意义重大的出版工程。

“中国好故事”系列故事作品集中有跌宕起伏的传奇故事,有生活气息扑面而来的乡土故事,有令人怦然心动、爱不释手的市井轶事,有读来让人感动不已的情感故事……

“中国好故事•古今传奇卷”为读者描绘了古今中外一系列具有传奇色彩的精彩故事,令人读之深感匪夷所思,细品又在情理之中,情节曲折跌宕,结局拍案叫绝!激动过后,人间至理如梁上之音,在脑中款款浮现,给人以深刻的教益。

精彩预览

幕后交易

宏达中学在市里只是普通的学校,老师的待遇也很一般,不过,对于刚毕业的乔伟来说,能成为宏达中学的一名老师,那是相当不错的选择,所以,当宏达面向社会招聘一名教师的时候,他毫不犹豫地报了名。

笔试后的第三天,当乔伟得知自己以第二名的成绩进入面试时,他的心一下子凉了半截。相对于面试,自己理论成绩还算是强项,可是强项都没能拿第一,期望在弱项上反败为胜,机会未免太小,要想得到这个职位,只能想别的办法了。这时他接到一个电话,声音有些熟悉:“乔伟,我是王元涛,知道笔试成绩了吧?”

乔伟心里“咯噔”一下,这个王元涛,就是笔试成绩比他高了一点五分的第一名。这个时候他打电话给自己,有什么目的呢?想到这里,他不动声色地说:“知道了,你不是也知道了吗?”

“知道了就好,我有点事儿想跟你说,见个面吧。”

乔伟来到约定的咖啡馆,见王元涛早就等在那里。王元涛客气地请乔伟坐下,然后似是漫不经心地说:“宏达只招收一人,最后的竞争在你我之间展开,怎么样,有信心没有?”

虽然只在笔试时匆匆见过一面,但王元涛给乔伟的印象十分深刻,这家伙交际能力特别出众,跟任何人都能迅速打成一片。相比之下,乔伟当年只顾埋头读书,这方面差了不是一点半点。但此时当然不能示弱,乔伟淡淡地说:“信心当然是有的,否则干脆就不应聘了。元涛,你今天找我到底有什么事?直说吧。”

王元涛一愣,随即笑了,说:“好,那我就不绕圈子了,不过实话伤人,先请你别见怪。我的理论成绩比你高了一点五分,而且从来我就是雄辩滔滔之士,我想面试的时候,你的信心恐怕没办法帮助你击败我。你觉得呢?”

乔伟感到一阵沮丧,但同时心底也升起一股愤怒,这个王元涛什么意思?大老远把自己叫来,是想当面羞辱自己不成?他冷冷地说:“如果我的信心不能帮我,那么你的雄辩也未必就帮得了你。这世界总有很多意外,总有很多奇迹,你不觉得你的结论下得早了点吗?”

“当然不早,”王元涛盯着他的眼睛,缓缓地说,“你不知道我有多大的决心,不管付出多大代价,这次我是志在必得。”

乔伟霍然起身,一字一句地说:“我也志在必得。”

王元涛听了这话,脸上的郑重瞬间消失不见,就像变脸一样,开心地笑了起来:“有你这句话,我就放心了。乔伟,实不相瞒,我今天找你来,就是想帮助你得到这个职位。我是你的朋友,不是你的竞争对手,放心吧。”

乔伟不明所以地望着王元涛。王元涛解释说:“本来呢,我是想得到这个职位的,但是就在今天,我女朋友在上海一家公司应聘成功,她要我也去上海发展,所以这个位置我决定放弃。如此一来就成全了你,你可以在毫无竞争压力的情况下应聘成功。我想,你是不是该表示一下啊?”

乔伟呆呆地望着王元涛,一下子全明白了。王元涛所说的一切,都是借口和谎言,唯一的真话就是,他想从自己这儿获得利益。乔伟以前听人说过,如今这社会有一种人,在某一领域能力出众,但他们并不安心工作,而是去各相关单位应聘求职,入围后,只要其他竞争者给他们一大笔钱,他们就放弃继续应聘。也就是说,他们只是借应聘的机会发一笔横财。这个王元涛,无疑就是这种人。

恰恰是这种人,才能够让乔伟无惊无险地拿到工作。突然之间,乔伟感到无比轻松,他打趣着说:“我一定好好表示,明天晚上,元涛你选一家酒店,我找几个朋友替你饯行,你看怎么样?”

王元涛也笑了,说:“既然都是明白人,这事儿就好办了,据我所知,有人愿意出十五万的价钱谋求一个老师的职位。当然,我不可能要你这么多,但十万还算合理吧?”

钱对于乔伟来说不是问题,他的父母乐于花钱买个稳妥。经过一番讨价还价,最后敲定八万块,并约好乔伟应聘成功后立即付款。王元涛临走之前,嘱咐乔伟说:“虽然我退出了,但你也别大意,谁知道宏达会不会选出笔试第三名来和你竞争?所以你一定要发挥出全部的实力才行。”

乔伟当然不会大意,所以非常认真地准备面试。在面试时面对几位考官,他镇定自若,发挥出了自己全部的水平,表现得十分出色。从几位考官的眼神里,他能看出他们对自己很满意。当他走出考场时,心里不禁有些后悔,自己今天的表现如此出色,就算王元涛参与竞聘,恐怕也不可能比自己表现得好,早知道这样,何苦白白给他八万块?

乔伟正胡思乱想着,迎面一个人轻轻拍了一下他的肩膀,却正是王元涛。乔伟不由得吃了一惊,脱口道:“你怎么来了?”

王元涛尴尬一笑,说:“对不起,乔伟,咱俩的协议作废,现在我去面试,有什么话,一会儿出来再说吧。”

看着王元涛大步走进考场,乔伟眼里写满了疑惑:为什么王元涛突然改变了主意?这件事情是否存在什么幕后交易?在外等待的过程令人心焦,当王元涛出来时,乔伟一把将他拉到一边,低声问到底怎么回事。

“对不起,前几天跟你商谈的事情是假的,我根本就没有什么女朋友,也没想去什么上海。”王元涛苦涩地说,“我是个穷人家的孩子,我只能靠自己的实力赢得工作,可是我应聘了好几个地方,明明我的能力比别人强,但最后都莫名其妙地失败了,败在那些见不得人的幕后交易上面。之所以欺骗你,只是想稳住你,让你别去使用那些肮脏手段,给我一个公平竞争的机会,希望你能理解我。”

乔伟瞠目结舌,没想到交易竟然是陷阱,他想痛斥王元涛无耻,可无论如何也张不开嘴。因为在和王元涛交易前,他确实动过念头,让爸爸动用老关系,找宏达学校的高层疏通,以达到击败对手、竞聘成功的目的。说起来,自己并不比王元涛高尚。

乔伟知道,本来已经握在手里的工作,或许已经溜走了。可是他感觉自己很难去恨这个欺骗了他的人,因为,这个人费了那么多心机,用了那么多手段,仅仅是想获得一份公平。这个愿望太卑微、太悲哀,令他这个被欺骗者不能不为之动容。望着王元涛微微涨红的脸,他不知道该说什么,只是下意识地发出一声轻轻的叹息……

等你来杀我

冬夜飞雪,灯色迷离,这样的城市夜晚有一种清冷的感觉。沈峰在晚上九点准时离开公司,他开车即将驶入自家小区时,看到路边躺着一个人。

沈峰踩下刹车,跳下来一看,那人的身上已经蒙了薄薄一层雪,显然已经躺在那儿很久了。他面容苍老,五六十岁的样子,脑袋上一道可怕的伤口,雪地上一片惊心动魄的血迹。沈峰判断,老人倒下后,头部磕在马路牙子上,摔破了头,昏了过去。

沈峰刚想上前,突然觉得老人似曾相识,仔细一看,这才认了出来,老人是韩冬的爸爸,他曾无意中见过一次。

沈峰不由自主地停下脚步,想:救,还是不救?

严格来讲,韩冬是沈峰的仇人,有夺妻之恨。但这事恩怨交错,或许韩冬也有同感。大半年前,沈峰偶遇初恋情人杨菲菲,杨菲菲却已是韩冬的女朋友。韩冬是街头好汉,素来好勇斗狠,有拼命三郎之称。一次杨菲菲晚上路遇打劫,韩冬挺身而出救了她,并疯狂地爱上她,杨菲菲也对他身上的豪侠之气着了迷,成了他的女友。

可杨菲菲不久便发现彼此性格差异极大,大学毕业的她和初中没念完的韩冬沟通时,总有鸡同鸭讲的困惑。沈峰恰在此时出现,两人旧情萌发,于是杨菲菲向韩冬提出分手。可韩冬对杨菲菲的爱深入骨髓,当然无法容忍她的背叛,于是一段三角纠葛的大戏上演了,最后杨菲菲竟然服药自杀。愤怒欲狂的韩冬认为是沈峰害死了她,提着杀猪刀去找沈峰算账,结果刺伤了沈峰的一名员工,因此被判劳教六个月。

如果没有韩冬,心爱的女友就不会死,而韩冬却是眼前这个老人带到人世的,沈峰本能地有种憎恶之情。可他知道,零下二十几度的天气,用不了多久,老人恐怕就会冻死,他的良心不允许他弃之于不顾。他把老人抱上车,风驰电掣般送往医院。

沈峰扔下两千元医药费,不等老人苏醒,就自顾离开了。自己和韩冬恩怨未清,以韩冬的脾气,此事绝无善了。他不想老人得知自己的身份,那样韩冬或许会不得已放弃向自己寻仇,自己就没法借机替女友报仇了。

转眼又过了一个多月,沈峰的朋友告诉他,韩冬出狱了。沈峰立刻加强了防范,将两个保镖埋伏在暗处,自己手上随时藏着支可以当匕首使用的钢笔,每天的出入看似正常,其实都经过精心的安排。只要韩冬接近并露出凶器,他就会发现自己其实是自投罗网。

就在韩冬出狱的当天,他接到韩冬的电话,韩冬的声音很平静:“你好,请问,三月二号那天晚上,是你救了一个老人吗?”

沈峰一愣,随即反应过来,韩冬是想找到他爸爸的救命恩人。那天晚上在车上,老人曾经清醒了片刻,让自己用手机打给他的邻居,老韩头肯定是记下了这个号码。而这个号码是自己两个月前新换的,韩冬并不知道机主就是他的仇人。沈峰心念电转,立刻有了主意,他刻意变换声音:“是,你是哪位?”

韩冬的声音热情起来,都说韩冬是个大孝子,此言不虚。只听韩冬说:“谢谢你救了我爸爸,你怎么也不留下名字啊?幸亏有这个号码,要不然都不知道该感谢谁。见个面吧,我请你吃饭。”

吃饭是不可能了,但如果不见的话,韩冬势必纠缠不休。既然是孝子,肯定要报了恩后才报仇,否则会没机会报恩。沈峰佯装客气一番,然后答应下来。

那天车里很暗,老韩头应该看不清自己的样子,这就有了作假的空间。沈峰让自己的朋友李广明冒充自己赴宴。李广明回来说,韩冬对他千恩万谢,不但还了沈峰垫付的两千块钱,还给了五万块钱以示感谢。

韩冬的行事作风很令沈峰欣赏,如果他不是自己的杀妻仇人,或许能和他成为朋友。沈峰不无怅然地一声长叹,明天,韩冬该来了吧?

第二天,韩冬没来,一个星期过去了,韩冬依然没来。沈峰不由得暗暗着急,这不是韩冬的作风啊?难道六个月的牢狱生活,让他改邪归正了?但不可能,韩冬因为打架伤人,入狱起码超过三次,怎么这一次就成了善男信女呢?

沈峰丝毫不敢放松警惕,他相信自己的判断,该来的一定会来。这天中午,他约好了和客户一起吃饭,出了公司,驾车往酒店驶去。刚离开公司不久,突然接到一个电话:“我是韩冬的爸爸,我知道你是沈峰,你现在在哪里?”

老韩头既然肯定自己是沈峰,再否认就没意义了。他问自己在哪里有什么用意?不过不管什么用意,沈峰都不在乎。他平静地说:“我正赶去万通酒店吃饭,怎么了?”

“你千万小心啊,我儿子今天要找你麻烦。你能不能马上去公安局避一下?”

沈峰心里一喜,韩冬终于忍不住了,他赶紧问:“你怎么知道你儿子要找我麻烦?他告诉你了吗?”

“这几天我一直留意他的行动,今天他的行为特别古怪,出门后我隔着猫眼儿看到,他跪下冲屋里磕了三个头。他这是不想好了。”老韩头带着哭腔说,“我一直打车跟着他,但跟着跟着跟丢了,我不想他杀人,求求你千万躲着他,别让他找到你。”

这时,手机中有电话进来,是沈峰的保镖打来的,沈锋心里升起不祥的感觉,赶紧接起来,只听保镖说:“老板,我们的车胎没气了,你等等我们。”

糟了,一定是韩冬搞的鬼。沈峰只来得及想到这里,一辆接近的卡车突然加速,顶在他的车尾上,车子立刻失去了平衡,摇摆了几下,撞在路边的树上,熄火了。

有弹出的气囊保护,沈峰没有受伤,他用钢笔戳漏气囊,跳下车撒腿就跑。保镖不在,他不是韩冬的对手。卡车迅速追了上来,沈峰抽空回头看了一眼,正好撞上韩冬喷火的双眼。沈峰暗骂自己愚蠢,两条腿怎么跑得过四个轮子?他跳上人行道,钻进一条胡同。

韩冬也跳下车追了上来,沈峰兜了个圈子,向来时的路跑去,只要能跟保镖会合,就不怕这个混蛋了。可这是个奢侈的愿望,韩冬就像一个运动员一样,越追越近,离沈峰两米远的时候纵身一跃,将他扑倒在地,然后将他左臂扭到身后,把一把寒光闪闪的匕首架在他的脖子上。

“王八蛋,你不是有保镖吗?叫他们来呀,杀了我呀,你以为我那么容易落进你的圈套?告诉你,这几天我把你的情况早摸清楚了,今天就是你的死期,我要替菲菲报仇。”

沈峰心里一痛,自己太大意了,想算计韩冬却反而被他算计了,自己倒不在乎一死,不过死在韩冬手里,实在不甘心。如今只能给他一下最狠的,就算不能杀了他,也要让他知道自己的厉害。沈峰藏在右手里的笔露出尖锋,准备给韩冬最后一击。

就在这时,一辆出租车猛地停在两人身边,老韩头连滚带爬地撞了出来:“儿子,你千万不能杀了他,他……他是你爸爸我的救命恩人啊!”

韩冬一愣:“救命恩人?救你的不是那个李广明吗?怎么又变成他了?”

“李广明是冒充的,我们和他见面那天我就知道他是假的,只是我没敢明说,其实那天救爸爸的人是沈峰。”

韩冬听迷糊了,不只韩冬,就连沈峰都听迷糊了。只见老韩头老泪纵横,哭着说:“爸爸知道你出狱后,肯定要找沈峰报仇。可菲菲的死也不能全怪沈峰,你也有责任。你们为什么都要怪别人啊?爸爸知道劝不了你也拦不住你,可又不能眼睁睁看着你往火炕里跳啊!所以爸爸千辛万苦地跟踪沈峰,摸清他的行动规律后,在他必经之路上,把脑袋撞在马路牙子上。如果沈峰救了我,就是爸爸的救命恩人,你怎么也不能杀了爸爸的恩人吧?”

沈峰听得目瞪口呆,这老人好深的心机,好狠的手段,他忍不住问:“你那天是真昏过去了,我看得出来,或许再有一个小时你就冻死了,你就没想到我会不救你?”

“死了也好,就不用看你们杀来杀去了。”老韩头绝望地说,“可谁想到你这个小伙子那么犟,死活不承认是我的恩人。我真没办法了,又不敢对儿子说实话,只好暗中跟着他,总算让我赶上了。儿子,你先别杀他,你等一下,爸爸死了后,你做什么都没人管你了。”

老韩头一脸决绝,转身低头向出租车撞去,韩冬慌忙扔下匕首,扑上去抱住老人,捶胸顿足嚎啕大哭起来。沈峰慢慢站起身来,只觉得冷飕飕的,原来衣衫已经被冷汗浸湿。死里逃生的感觉让人疲惫,仇恨仿佛也淡了,一时间竟茫然失措,不知该做些什么。

韩冬突然止住哭声,嘶哑着嗓子问:“沈峰,救我爸爸的时候,你知道他是谁吗?”

“知道,以前我见过他一次,所以我才不想让他知道我是谁。”

“虽然这是我爸爸的苦肉计,但是没有你,他可能已经死了。我不能对爸爸的恩人下手,如果你想杀我的话,现在就可以动手了,我皱一皱眉头,不是好汉。”

沈峰苦笑,突然抬起脚来,把那把匕首踢出老远。

线上商城
会员家.png 书天堂.png 天猫旗舰店.png
会员家 书天堂 天猫旗舰店
关注我们
微信公众号.png   微博二维码.png
微信公众号官方微博

微信号:bbtplus2018
电话:0773-2282512

我要投稿

批发采购

加入我们

版权所有: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集团 GUANGXI NORMAL UNIVERSITY PRESS(GROUP) |  纪委举/报投诉邮箱 :cbsjw@bbtpress.com    纪委举报电话:0773-2288699
网络出版服务许可证: (署) | 网出证 (桂) 字第008号 | 备案号:桂ICP备12003475号-1 | 新出网证(桂)字002号 | 公安机关备案号:4503020200003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