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书板块图书分类品牌系列图书专题新书上架编辑推荐作者团队
物语三千:复活平民的历史 沈继光 高萍 著
让老物件自己说话,用黑白镜头复活正在消逝的乡土社会,社会学家费孝通助手专文导读
ISBN: 9787549540365

出版时间:2013-12-01

定  价:79.00

责  编:曹凌志 罗丹妮
所属板块: 社科学术出版

图书分类: 历史

读者对象: 大众读者

装帧: 精装

开本: 32

字数: 130 (千字)

页数: 584
图书简介

温故影像“沈继光•残片图本系列”之《物语三千——复活平民的历史》。

乡土社会学大家费孝通说:“只有直接有赖于泥土的生活,才会像植物一般在一个地方生下根。”

学者张冠生(费孝通助手)说:“曾经,它们仅是浩瀚中的一滴……如今,可怜巴巴一片,却成文化标志。”

沈继光说:“老物件的记录收集,对普通人来讲,是贴近的、亲切的、虔敬的、温厚的,是对人性的抚摸和吟唱。”“给普通平凡的事物,增加意义,也许这就是生活,就是生命。”

从2001到2004年,沈继光涉足燕赵、中州、三晋、巴蜀等地的村落古镇,将镜头对准那些与普通人的生活密切相关的琐碎物件,“生活用品”褡裢、火镰、鞋拔子、烟丝袋、煤油灯等等,“劳动工具”犁、耙、锄、镐、石磨、碾子等等,拍摄了1200多幅图片。本书选取其中420多幅老物件照片和13万字的图片说明及随笔感言,以此记录一种不能复现的生存形态、生活方式。全书24个专题,从“燕郊山村”、“中州古镇”,到“阿坝藏居”、“三晋高墙”,从“驭牛饲马”、“凿井而饮”,到“学闲游戏”、“木轮远行”,“收复人类的生活,成为人类的遗产”,读者可透过具体的物的历史,切实感受到生活的质地。

作者简介

沈继光,1945年生于北京羊房胡同。毕业于中央戏剧学院美术系。1987年举办个人画展。参加日本举办的“中国现代画家油画展”。1992年应国际老舍学术研讨会之邀,举办“胡同之没”黑白摄影展。1997年举办“家园•沈继光 邢国珍油画展”。2002年《旧京残片——沈继光摄影作品集》由人民美术出版社出版。沈继光摄影插图本《老舍的北京》、《城南旧事》由香港三联书店出版。2003年在北京大学举办《残片古城》摄影展。2005年《老物件——复活平民的历史》由百花文艺出版社出版。2006年为作家史铁生《过去的事》、《活着的事》、《写作的事》配摄影作品。2009—2012年在三味书屋先后举办个人艺术展:《走不上的地平线——我与油画》回顾展,《心在天壤间》摄影作品展,《借草——逃往诗意的栖居地》设计作品展,《赴滇七日谈》图文展。2013年温故影像“沈继光•残片图本系列”,生命托付的老镜头,精选而成《乡愁北京——寻回昨日的世界》、《物语三千——复活平民的历史》,由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出版。

高萍,1965年生于北京西松树胡同。毕业于首都师范大学美术系。2001年举办《走进玻璃幕墙》个人摄影展。

图书目录

【残片之序】/张冠生

【日出而作】

……图001镰刀(河南朱仙镇赵庄)/图002架具上的五把刀(四川理县桃坪)/图……/图028打麦子的工具(阿坝藏区木城沟)

【亘古厮守】

……图029从河北收集来的粮桶(浙江慈溪天元镇)/图030浙东一个老物件仓库(浙江慈溪天元镇)/图……/图054从古村镇古村落收集来的粮斗(浙江慈溪天元镇)

【燕郊山村】

……图055山村的清晨(燕京爨底下村)/图056清晨的山村(燕京爨底下村)/图……/图066雪村(燕京爨底下村)

【驭牛饲马】

……图067极沉的铡刀(浙江宁海大佳何镇)/图068有铁锔的马鞍(晋南丁村)/图……/图089钩獾的挠(燕京斋堂镇柏峪村)

【凿井而饮】

……图090辘轳和方口水井(燕京爨底下村)/图091甬道中残存的石水槽(四川理县桃坪)/图……/图102巴巴寺的缸(四川阆中)

【乡下柏峪】

……图103山村晨醒(燕京斋堂镇柏峪村)/图104柏峪村到燕京爨底下村的路上(燕京斋堂镇柏峪村)/图……/图109树干翻虬的老核桃树(燕京斋堂镇柏峪村)

【床前屋后】

……图110有抽屉的木枕(晋南丁村)/图111枕头(燕京爨底下村)/图……/图148木炳铁锤,铁搂子(燕京爨底下村)

【青灯如许】

……图149火镰(燕京斋堂镇柏峪村)/图150有把儿的油灯(燕赵古村落) /图……/图168三足的汽灯(四川阆中)

【慧心匠师】

……图169鞋形墨斗(燕赵古村落)/图179木工的工具箱(燕京斋堂镇柏峪村)/图……/图188浙东老屋透雕的石窗栏(浙江宁海大佳何镇)

【中州古镇】

……图189村庄之路(河南朱仙镇赵庄)/图190灰砖民舍(河南朱仙镇腰铺村)/图……/图199明代清真寺(北大寺)大拜殿护墙砖雕(河南朱仙镇清真寺)

【以食为天】

……图200老灶台(浙江慈溪)/图201灶台上的蒸锅(晋南丁村)/图……/图243捕鼠器,又称耗子夹子(燕京爨底下村)

【阆中瓦舍】

……图244俯瞰古城瓦舍(四川阆中)/图245瓦舍和老人(四川阆中)/图……/图251巴巴寺里的墓群(四川阆中)

【桶盒罐篮】

……图252仁德堂的笼盒(浙江慈溪天元镇)/图253船上用的竹器(浙江宁海大佳何镇)/图……/图268双耳瓦罐(燕京爨底下村)

【茶酒斟酌】

……图269棱柱体的茶壶(四川阆中)/图270有凹盖的茶壶(四川阆中)/图……/图296钟记水壶(局部)(内蒙古塞外老街)

【阿坝藏居】

……图297村落的通道(阿坝藏区木城沟)/图298门前的柴垛(阿坝藏区木城沟)/图……/图302石楼的露台(阿坝藏区木城沟)

【柴门闭户】

……图303一把钥匙一把锁(燕京爨底下村)/图304姓宋的铁锁钥(北京)/图……/图315院门的粗木别手(阿坝藏区木城沟)

【童叟坐拥】

……图316棕麻绳编织成绷面的木椅(浙江宁海大佳何镇)/图317隔扇门和一把藤椅(四川阆中)/图……/图333有独木梯的阳台(阿坝藏区木城沟)

【流水人家】

……图334流水人家(浙江宁海前童村)/图335古巷回折(浙江宁海前童村) /图……/图345虞氏故里—隔窗而望那波涌重叠的瓦顶(浙江慈溪龙山镇山下村)

【学闲游戏】

……图346椅子上的《诗经》、《大学》、《命里玄关》线装读本(四川阆中)/图……/图360四个鼻烟壶和一个杵形小盖(四川阆中)

【羌寨石堡】

……图361依山而立的古堡石室(四川理县桃坪)/图362断桥的岸基(局部)(四川理县桃坪)/图……/图372羌寨的解救石“泰山石敢当”(四川理县桃坪)

【萤窗女织】

……图373灰砖白壁中的织布机(晋南丁村)/图374纺车(河南朱仙镇腰铺村)/图……/图389高脚针线箩(浙江慈溪天元镇)

【三晋高墙】

……图390山西襄汾的丁村村头(晋南丁村)/图391门楣“坦荡”的老院门(晋南丁村)/图……/图397禾堆旁的洞孔(晋南丁村)

【木轮远行】

……图398有靠架的独轮推车(晋南丁村)/图399庭院一角的旧板车(浙江宁海前童村)/图……/图405从废弃的船上卸下的舵轮(浙江慈溪天元镇)

【地老天荒】

……图406有残的石香炉(正面)(四川阆中)/图407放祭牌的雕架(正面)(四川阆中)/图……/图417砍砸器(晋南丁村)

//外辑//

【沈继光和他的伙伴的《物件之语》】/赵园

【开动的头脑】/沈继光、高萍

【老物件:复活平民的历史】/沈继光、高萍

序言/前言/后记

沈继光和他的伙伴的《物件之语》

赵 园

五年前沈继光要为他关于老北京的摄影集作序(此摄影集新近才由人民美术出版社出版),记得当时没有过多的犹豫便答应了,尽管这在我,近于破戒;当这次面对他和他的伙伴的四大册新作,我却迟疑了。我被呈现在自己面前的巨大工程所震慑。为这样的艺术劳作的成果作序,我担心自己的文字已难以胜任。

接续他的胡同之旅,沈继光仍然以自己的方式“触摸历史”,触摸凝结于“物”、呈现于“物”的历史;触摸“生活”的物质表面,切实地感觉那生活的质地,只是更将行程延伸到乡村、山村、农家,将借诸照相机的凝视,集注于那些正在或行将退出生活的“老物件”上,试图经由对这类物质文本的解读,“捡回昨日的文明”。

四大册新作题为“物件之语”。“物件之语”又被称作“物语”。“物”与“物件”之为名,显然有涵容之不同。“物”是个相对大得多的概念,当着以其与“人”或“心”对举,此“物”多半已被纳入了哲学范畴,具有了形上意味;“物件”则是形而下的,属于人的世俗、日常生存。沈继光对他的所谓的“物语”有妙解。他认定了那些“物”自己能开口,只是它们的“语”只能达于有训练且有准备的听觉罢了。你要准备好了倾听,有足够的体贴分辨它们各自的语言。读沈继光和他的伙伴的摄影作品,我确信他们听到了那些物件们各自的话语。

“物件”自有种种,沈继光和他的伙伴所凝视的,是“基层民众”赖以维持其“基本生存”的物件,他们的“生活用品”,褡裢、火镰、鞋拔子、烟丝袋、煤油灯,等等;他们的“劳动工具”,犁、耙、锄、镐,以及石磨、碾子、有背带的木桶、鞋楦、袜板,等等,而非文人雅士摩挲赏玩的文玩清供。被摄入镜头的,有搁在酒缸上的粗瓷碗。旧日京城有“大酒缸”,是苦力们喝酒的所在。大酒缸粗瓷碗的风味,以文人式的优雅,自不能领略。由这些照片的边缘处,你的记忆会伸展开来,经由那些物质细节、局部、片段,你感到了一种生活气味的弥散。被摄取的“老物件”确也与它们放置其中的环境,那些老墙、老屋、老村,彼此衔接,构成了近于完整的意境。

作者又称他们所拍摄的物体为“老物件”。“老物件”的“老”不全因了年深月久。吸引了沈继光和他的伙伴的,并非对象的“文物价值”,尽管他们选择的,是寻常日用而又即将或已经废弃了的物件。那些物件上自有时间、岁月的刻画,这也仍然是令拍摄者动心的。那磨盘上由石匠凿出的沟壕,那些镰头锄柄、桶攀秤杆上,无不刻画着岁月。你看到了上面的指纹,看出了长了老茧的手抚摸捏攥。也因了与人的肌肤之亲,经年累月的摩挲,为汗水所浸渍,那些物件在镜头下泛出的,是犹之人的肌肤的光泽,摄影作品因而获取了温暖的调子。我想,最初吸引了摄影者的,正应当是那些人把攥、抚摸的痕迹。沈继光告诉我,他想读出那些物件“自己的生命事件和附在它身上的故事”,在拍摄中时时有“穿过尘灰,穿过光阴而进入历史的感觉”。

就这样,作者因“物”而读人,读人的日常生存,感受被“物”收摄其中的人的气息,使自己的作品充盈了对于世俗日常生活、寻常百姓人生的温暖的感情。沈继光说到了“感动”之为能力。即使不尽能分有作者们的感动,你也感染了他们面对世俗寻常之物的诗意情怀。

阅读这些照片,你不期然地,收获了关于“物”的知识。天底下原有诸多无字的书,只是我们不善于阅读罢了。我曾痛感“历史想象”作为能力的匮乏。见诸文献的“物质生活”,又往往与小民无干,多少也因了有关文献材料的缺失,使得历史生活无从“复原”吧。我相信沈继光和他的伙伴的工作,正在为一段已经或即将成为过去的生活留一记录。这工作已如此急迫,刻不容缓。两位艺术家告诉我,他们遇到的有些物件,其功用已难以得知。与那物件有关的生活,正迅速地隐没向“历史”深处。由此看来,沈继光和他的伙伴的工作,即使仅由民俗学的方面,其意义也难以估量。

呈现于他们的摄影作品的“老物件”中,有几种是我曾经熟悉却久违了的。比如镰刀。那把被摄影家置于土坯墙前的镰刀,令我的肌肤感到了初夏清晨的微凉,薄明的天光中站在地头试镰,指尖在刃上抹过的感觉,竟依旧清晰。由铜盆与棒槌牵连而出的,是清夜的捣衣声。和鞋楦在一起的,则应当是袼褙、针锥、绱鞋的麻绳,还有麻绳拉过正在纳的鞋底时咝咝啦啦的声音。那对薄暗中反射着微光的竹桌竹凳,它们的主人似乎刚刚起身离去—谁说那人不就是我呢。

“物件”之平常,无过于此的了。我们之所以对这些寻常日用之物视若无睹,多少也由于被既有的“艺术”规范了视觉。因而“寻常日用”在镜头前见了陌生。白菜、萝卜一经被名家入画,即被由“审美”的方面“发现”。沈继光和他的伙伴摄入的,平凡、琐屑更甚于白菜、萝卜。我相信这些物体从未经受过这样的凝视,被置于特选的背景上,在精心设置的光线下,被镜头所凝视,由此而被发现了“使用价值”之外的价值,甚至被赋予了可供审美的品性。当然,这些“自在之物”一旦被摄取,即不免拔出了“日常”而别有意味—沈继光和他的伙伴的摄影工作也脱不出此种悖论,我们却不防对于他们的“发现”怀了欣喜。

沈继光告诉我,拍摄这些“老物件”,他无意于“怀旧”。他以为这些物件与有关的意境,未尝不参与着构造未来—我似乎明白了一点他的意思。在商业化、市场化使物质丰盈至于过剩之时,沈继光和他的伙伴试图使你想到,合理的人生并非赖有这些条件为支撑的。当然你大可不必为此而拣拾玉米芯充当瓶塞,或积攒了头发编织背带,却不防由此读出一向存在于民间的“创意”—随处可见的对于生活的创造,从而与摄影家一道品味那份简朴的诗意:品味简朴,何尝不也是一种能力!

我们早已被告知进入了“读图时代”,充斥了出版市场等待你享用的,是种种“视觉快餐”。沈继光和他伙伴所提供的“图”,要求于你的却是像他们那样的凝视。你发现你的视觉受到了诱导。这样的“读图”非但丰富了你的知识,而且丰富了你感受世界的方式。你身边那些熟视无睹的物件,终于吸引了你的目光,它们对于你的意义复杂了起来……

我不知道近些年来对“物质细节”的兴趣,在多大程度上得之于布罗代尔其“年鉴学派”史学的启示,但我知道沈继光的拍摄老北京,尤其胡同生活的物质细节—这使他的作品与以老北京为主题的其他作品见出了区别—尚在布罗代尔风行于我们这里之前。沈继光基于他个人的经验与思考,呼应了一种历史哲学与文化风尚。

在这个浮躁、讲求功利的时代,倾注近二十年的精力在一件事上,已近古风,何况那是件成效不可期必的事。这份工作不但要求你耐得清苦(据我所知,沈继光在摄影中的投入,几乎全出自菲薄的工薪),而且要准备承受不为人知的寂寞。痴迷,忘身所在地投入—世间的事往往也要这等人物,才能做成。沈继光讲过两则痴迷者的故事:刻石、雕木的艺术家,终于死在了石料与木材上。沈继光说,他们被石被木给收去了。他本人的那种倘不死在途中,就“好好弄下去”的想头,岂不同样动人!

其实写这篇文字有点多余。沈继光本人说的已够好,本无需别人再来饶舌。经了近二十年的踏访与思考,他已经形成了自己对物象的感受与诠释方式,草草阅读后的议论,与这漫长岁月中的寻思,其分量自不可同日而语。但我还是勉强地写了,因为我毕竟部分地见证了这一过程,作为旁观者,有说出自己所感的责任。

我无从预料沈继光和他的伙伴的追寻之旅将延伸到哪里,他们将继续带给我们惊喜,则是我毫不怀疑的。

2002年9月

名家推荐

【赵园】我不知道近些年来对“物质细节”的兴趣,在多大程度上得之于布罗代尔其“年鉴学派”史学的启示,但我知道沈继光的拍摄老北京,尤其胡同生活的物质细节—这使他的作品与以老北京为主题的其他作品见出了区别——尚在布罗代尔风行于我们这里之前。沈继光基于他个人的经验与思考,呼应了一种历史哲学与文化风尚。

【张冠生】继光兄的“三千”,是小千、中千还是大千,或不重要。重要的是他听出了物语,听得分明、清晰、入神、陶醉,从皇城之狭到乡野之阔,从黄钟大音到纤毫游丝。一人心力,对抗漫天毁弃。大德如梁思成,平民有沈继光。

编辑推荐

★ 乡土社会学大家费孝通助手张冠生、中国社科院文学所学者赵园专文导读,直面身边正在消逝的乡土社会——当故乡还是故乡的时候,坛坛罐罐“老物件”自己是会说话的,会表达的,它一定有它自己的生命事件和附在它身上的故事。

★ 那些我们曾经使用过的老物件,那些我们曾经熟悉的旧日生活——从2001到2004年,作者涉足燕赵、中州、三晋、巴蜀等地的村落古镇,将镜头对准那些与普通人的生活密切相关的琐碎物件,拍摄了1200多幅图片。“砖墙斑驳,瓦片层层,这让我想到简单的生活,我对‘简单’情有独钟。”

★ 对于平民历史最朴素的叙述,对于百姓故事最温情的讲述——作者将我们曾经赖以生存的“基本工具”和“生活用品”摄入镜头,有犁、耙、锄镐,以及石磨、碾子、袜板;还有褡裢、火镰、鞋拔子、烟丝袋、煤油灯……这些细节、局部的片段,令人有“穿过尘灰、穿过光阴而进入历史的感觉”。

★ 24个专题,420幅图片,集中展示最富诗意的民俗学图本——从“燕郊山村”、“中州古镇”,到“阿坝藏居”、“三晋高墙”,从“驭牛饲马”、“凿井而饮”,到“学闲游戏”、“木轮远行”,读者可透过具体的物的历史,切实感受到生活的质地。

精彩预览

【内文选摘】

【日出而作】

劳作是一种艰辛,思想是一种艰辛。后者保证了前者的真正存在的价值。金灿灿的,倒不是那农具是什么金贵的材料所做,而是乡人对它手汗把攥的泽润,让我们觉得它灿然发亮。我们住老乡家院里的一间配房,塌了屋顶的一角,屋里堆着常年用不上的杂物,门一直闭着,唯独那门框,成了乡人搭放农具的地方,高矮错落,粗粗细细,那是劳动,是歇息,也是一种美。

【亘古厮守】

一直想寻到一个物件,能让它说出一直蕴藏于内心的话语。当在古山村幽暗的磨房里找到它时,话语不那么重要了,一切都在不言的凝视之中——凝视着它的经历——抚摸着自己的经历。

【燕郊山村】

这是古村落之一燕京爨底下村。我和我的助手高萍正是从这里,开始了用镜头捡拾“老物件”的工程……正值夏秋,露天、老桌、木凳、贴饼子加片汤。吃着,望见棚架下垂挂着一盏马灯,一把浑黑的米勺,两支酒葫芦,还有断墙上偎着的大油篓,窗棂下斜着没有犁头的犁架。我碰到这些东西,好奇、惊讶、兴奋,脱口而出:“下次来,专门收拾它们。”

【驭牛饲马】

我们在檐下窗前,发现了这些老物件,也似乎打破了这宁静。于是请教老乡,问这问那,对它们稍加整理,留下了一幅幅物件的肖像。这木夹,是牲口推碾子的套件。

【凿井而饮】

高37厘米,宽43厘米,外长80厘米,内长50厘米,槽壁沿厚6.5厘米。大约,我们能从这一段石水槽,想象先人,用了怎样的心,用了怎样的力,用了怎样的时日,才完成了贯通这么远的饮水石渠。

【乡下柏峪】

村委会以几块钱、十几块钱的价格,收集了不少村里村外的老物件,存放在一座二层木楼的一间大屋,没有任何顺序。这毕竟为我们的探寻提供了极大的方便,但原汁原味的“环境感”不见了,也是一种遗憾。工作间歇,我们在峪坡爬上爬下,领略它的音容笑貌,“入画的”,正在渐渐逝去。

【床前屋后】

衣板正反两面皆有横向凹槽,搓衣方便,也称搓板。板,已磨损不见棱角。它是被什么磨损成如此模样?让我们想象和洗衣板一起生活过的母亲们、妻子们乃至我们自己用板洗衣时的状貌吧—板的一端是卡在水盆、水槽,另一端呢?是卡在我们身体的腹部,顶住这搓板,不让它移动,然后执衣、浸水、打肥皂。腰、肩膀和双手使劲,一俯一仰,一前一后,细细用力搓之,时不时再撩些水,搓到以为基本干净。

【青灯如许】

当我们在爨底下一乡亲家发现了马勺、褡裢之后,唤起的正是那采蘑菇的感觉。认定这家几代主人的生活经历必然会留下不止这两个老物件。“寻找再寻找,采摘再采摘!”竟然在一家,集了几十件,编成了“物语三千”第一卷。

【慧心匠师】

从槌体三个凹陷的大坑,看出它做了不少工才“瘦”成这样子。把儿,留住了手汗,一缕微光投下,将它和它周围的一切刻入了人的记忆。选择拍摄对象,也是在选择记忆—人不该忘却的记忆。

【中州古镇】

我们竟也在中州河南的朱仙镇及附近村落赵庄、腰铺拾遗一番,拜访了几十家农户,甚或在乡亲们的层层围观下,去拍摄他们刚刚放在地头的老农具。还有,尘封了上百年的木版年画的原刻版,默默无闻的岳武穆夫妇铜像,都让我感动不已,并一一刻来。据载,岳飞铜像,这个明代遗物,在2005年被窃而消失了。这事发生在我们观瞻后的第三个年头。堂堂的文物保护,朱仙镇的镇宝,竟然如同无人看守一般。

【以食为天】

篦抓两个,是用来将锅篦提起,以防被热蒸气烫伤。蒸屉是套装,铁的,依所蒸食物多少可调节使用。什么叫生活的信念?当你看到这一个又讲究、又厚重、又实用、又坚牢,使个几辈子也坏不了的器物时,你看出的可就不是器的物质性了,而是深藏其中的那代人们的生活信念—好好地认认真真踏踏实实地生活,不光我这一代,让子孙们也如此。

【阆中瓦舍】

有着两千三百年历史的四川阆中,在这个镇,我们拍摄了不少难得的老物件。那些几代人乃至上溯至更早的先民留下的生活印痕,都有意无意地刻录在了城郭断墙一砖一瓦的斑驳中,刻录在了楼台碑冢、一窗一阶的摩磨中,刻录在了庭院橱门、一罐一壶的手泽中。

【桶盒罐篮】

篮,长30厘米,宽30厘米,高24厘米。木质,有绞合的铁丝箍住。提把儿以两根藤条烘弯与篮身固定,上合处再夹一藤条,外用细藤皮密排缠紧。图中有一段藤皮脱落,补以铁丝,对比中你可见出原来工艺的细致微妙。整个提篮在八角的基本造型上,插入拱曲有韵的提把儿后,更透出一种正中有圆、曲中有方、凌空起架的动势,我们不能不叹服先人工匠们对自然体察而得到的美感经验,刻留在心中,刻留在与质朴日子相伴的提篮中。

【茶酒斟酌】

一个经久使用而仍旧完完整整的箩,里面放上或瓷或陶的茶壶以保暖,卯钉已染绿锈,两个脱落无着,一点也不妨碍这箩本身的精美。云纹饰的线条,半环的锁卡,由于精致,美一点一点诞生。抽象的美变得十分具体,让人可以触摸得到。【阿坝藏居】

四川阿坝木城沟是藏民居住区,石头堆成房,房前房后是成堆的柴火……这里虽然离大城市很远了,但白色的塑料污染,已侵入山沟,在古木草丛和土径边,或高挂,或散落,或飘飞……我们拍摄时尽量避开这污染,构成一个纯朴的理想世界。但我们怎能避开严酷的现实呢?逃脱与投入,都让自己为难和心痛。

【柴门闭户】

为了清晰记录老物件的精微细末,以手上最简陋的器材,我们将镜头的光圈尽量减小,以扩大“物”的景深范围;为了使画面集中展现出老物件的造型、色彩,我们以黑丝绒为衬布。取“物件”而舍一切。为了体现老物件的古朴、久远和固有的色润,我们拒绝使用强光、色光、人工辅助光。只凭借刚好适合的灰色天光,并且将曝光指数降低1—2档……老物件染上的人性光芒,一直是我们虔敬的,并视为不可超越的一条界线。强调厚重,使暗部层次丧失了一定的丰富性,事后看去,成为一个缺憾。

线上商城
会员家.png 书天堂.png 天猫旗舰店.png
会员家 书天堂 天猫旗舰店
关注我们
微信公众号.png   微博二维码.png
微信公众号官方微博

微信号:bbtplus2018
电话:0773-2282512

我要投稿

批发采购

加入我们

版权所有: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集团 GUANGXI NORMAL UNIVERSITY PRESS(GROUP) |  纪委举/报投诉邮箱 :cbsjw@bbtpress.com    纪委举报电话:0773-2288699
网络出版服务许可证: (署) | 网出证 (桂) 字第008号 | 备案号:桂ICP备12003475号-1 | 新出网证(桂)字002号 | 公安机关备案号:4503020200003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