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书板块图书分类品牌系列图书专题新书上架编辑推荐作者团队
仁慈江湖 樊国宾 著
《南方周末》专栏作家、《读库》头条作家樊国宾用汪洋恣肆的文字、博大广袤的渊博学识、精深通达的哲学思想,给我们带来了一场精神与灵魂的对话。李敬泽、张宗子、朱又可、多马等联袂推荐。
ISBN: 9787559840219

出版时间:2021-09-01

定  价:62.00

责  编:吴义红
所属板块: 文学出版

图书分类: 中国现当代随笔

读者对象: 文学爱好者,文艺青年

上架建议: 文学·散文
装帧: 精装

开本: 32

字数: 200 (千字)

页数: 372
纸质书购买: 天猫 当当
图书简介

本书分为上下卷,分别有《师父》《父亲记》《从北大到南大》……二十一篇文章。在本书中,作者通过叙述与父亲、老师、同学、朋友的交往,阐述了对“人生江湖”的独特感受;通过对荆轲、宓子贱、卢承庆、李勉、椒树等古代传奇人物的解析,抒发了对传统江湖精神的奇异感喟;通过对李?米勒、朗西曼、赵元任、高二适、王澍、顾随、黄永玉、王世襄、李瑞清、海明威、方以智、李垂谊、马基雅维利、法斯宾德、何其芳、昌耀等人物身上江湖气质的描摹,传达出对“君子雄健、廓然大公”精神境界以及“鹰之轻盈、向死而生”的价值观的积极倡导。

作者简介

樊国宾,出版从业人员,现居北京。《南方周末》副刊专栏作家、《读库》撰稿人。曾被朋友戏称为“包饺子喂猪先进工作者”。

图书目录

师?父/005

观音在远远的山上,罂粟在罂粟的田里

父亲记/042

不幸的人一生都在治愈童年

从北大到南大/074

在这里读书,是为了蓄养一种“诗书宽大之气”

君子不器/129

一个白胖子!一个黑胖子!

艺术家的脾气/145

何妨做解衣盘礴一裸君?

前度佳公子/150

一棒一条痕,一掴一掌血。岂止读书,交往也当如此

光头大哥/161

人家骑马我骑驴,人家忙官我忙戏

人达四谛/180

不懂以雅量驭人心者,再宏大的事业也行之不远

王大嘴/189

真正的生活,是多一些不一样的生活

何时,何时,何时才是尽头?/199

晚上急行军,胸前挂着闹钟,双目紧闭,小声地唱着《国际歌》

一场爱情考古发现/209

爱情永不再澎湃的那种灰烬感

有致有节的古风/217

远非一场刺杀未遂事件那么简单

清官崇拜与酒后开车/223

不露声色,一切搞定,这种境界叫“垂拱”

寂灭与功德/229

死是清凉的夏夜,曹孟德说过

恩重如仇/239

当年卿卿我我的“恩义”哪里去了?

妓女椒树/251

我这人放荡得很,根本做不了良家妇女

喝汉酒/256

仿佛一千只蚂蚁急行军去偷袭贲门

鸭子听雷/264

歪着头听雷,却是鸭子的权利

我爱重组,我爱弗朗叙美学/279

想到漂亮姑娘,痛感人生卑琐,举起菜刀,咔嚓一声,将虎掌齐根斩断。

我认出风暴/283

赴死的光荣,比死亡更强大

大江 大河 大酒/339

等有钱了,就把我喜欢的人统统养起来,让他们想干嘛就干嘛!

序言/前言/后记

序 “仁慈江湖”乱弹

朱又可

张玞女士编辑了《骆一禾情书》,她转来几篇相关的文章,我从几位名家之外,唯独挑出来一个名字陌生的樊国宾的《一场爱情考古发现》。

张玞约略地说樊国宾是山西人,从事艺术出版,但从那时起我就惦念着这一位在写作圈外颇有实力的隐者。

于是约他在《南方周末》开起了专栏,专栏名他想了一大堆,我从中选了“仁慈江湖”。这四个字,庄重内敛,又有不露声色的对立的张力,仁慈与江湖,风马牛不相及,一个是李白式的“十步杀一人”,一个是放下屠刀立地成佛。

后来,樊国宾才告诉我,“仁慈江湖”,是他的导师丁帆教授极少示人的一枚闲章。从江湖里面发现仁慈,或将仁慈注入江湖,这可不得了,有一夫当关万夫莫开之势,别开生面,人生大义存焉,一下子将某种久远失衡的价值,平衡过来了。

国宾其实就是这么一个人,半是庙堂半是江湖。

他从山西到沈阳,再从南京到北京,一路秉承的读书理想乃“君子不可以小道自域也”,他从未自我框限过专业或职业,而是以“君子深造自得”为准则,笃定践行知行合一的“士”的修为。

在东北,他结识了夜班编辑、摇滚青年和里尔克译者陈宁。相识的场面很有戏剧性,崔健演唱会人山人海,陈宁像费里尼的电影《阿玛柯德》里的叔叔在橡树上怒吼“我要女人”那样,也从一棵树上吼道:“老蓝老黄老绿!”从此之后,那些在沈阳街头的夜晚,在国宾的回忆里,有说不出的粗粝的青春的魅力,而随着陈宁的英年早逝,他自己的青春期也结束了。

他又从江湖回归庙堂,告别胡天胡地风流,考入了南京大学丁帆教授门下读博士。北大与南大的旨趣有所不同,如果说学府也是小江湖的话,那么这一江湖“转会”,让他进入了学术的新天地。

博士毕业的时候,他令人惊讶地决定离开学术道路而投身出版业。对于他的选择,丁帆教授不无惋惜,倒并不是担心徒弟会挨饿。可见,这师徒对于庙堂和江湖的分野之类,看法并不拘泥。

国宾跳进的出版业,原来是一个他自嘲的“火坑”。他现在同时肩负两家国字号文艺机构的管理重任,那又是不同的江湖,各种忙碌自不待言。拿他自己的话说,告别学术的二十年来,在世上磨炼,数度与流氓土匪蛇鼠小业主惨烈过招,不知荒芜了多少学术个性。心中难以释然的,是不曾改掉那些胶柱鼓瑟散漫放旷的毛病。

他的随身文件包里总是放着书,好整以暇,看上几页。酒后夜半回到家里,若有所思,则写下来,有时发到朋友圈。这些不急于出手的抽屉里的文章,有一种民间的色彩和况味。对于他这个文学博士来说,思接千载是“吾家事”,又勾兑了江湖,文字就有了力道,也就与同时代的文风拉开了审美的距离。

发在《读库》头条的长篇随笔《从北大到南大》,是少数几篇公开发表的文章之一。写这篇文章,他查阅了十年求学时期的日记,一笔一画不敢轻信记忆,那正是他承继下来的翔实谨严的学风的表现。

《师父》这篇,他倾注深情地写了颇有林下风、倡导与血腥江湖对立的仁慈江湖的导师丁帆先生。国宾说,丁帆教授现在称他“吾徒,亦吾友吾弟也”,甚或“吾当以弟子为师也”。他感谢北大和南大这十年读书给予他的两样最重要的东西:一是“人能笃实,自有辉光”的道理;一是“不降其志,不辱其身”,基于个人尊严的精神自由。特别是后者——“自由”在中国古文中的意思是“由于自己”“不由于外力”,夭寿不贰,此刻自在。

国宾的文字里能读出“骨”来,骨鲠在喉的骨,这能看出他从师读书所建构的知识“道统”的源泉来。这种“骨鲠”,是古道热肠的“夫子自道”,有一种不合时宜的“迂阔”,以及“刻舟求剑”的执拗。这种大言炎炎,散发出知识的辉光;这种知识美学,见证“知识就是力量”,可是知识不等于就是美学,它们不过碰巧地在他身上融合起来了。它们在他手里简直是野性的,狼奔豕突的,不是一种装饰,而是一种性格。

《大江 大河 大酒》,哎呀,国宾是善饮者,每到大江大河大湖大海边,辄邀一二同好,浮几大白,似乎要把大江大河点化成佳酿,鲸吞虹吸了去,一樽还酹江月。“古来圣贤皆寂寞,唯有饮者留其名”——我一直不太明白,建功立业的圣贤们寂寂无名,而无事豪饮者却流芳百世,凭什么?可是转而一想,也对呀,饮者乃具有豪赌风范的舍弃者,遗世而独立,才为世所重,历代不汲汲于功名的放诞任侠之士,倒是颇合于“反者道之动”的“绝圣弃智”的真义。

喝酒之外,国宾兄还打过架,有一次在京城某饭局上,他将一个“艺术家”一脚踢飞起来,这种“名士”之风,令人不禁莞尔。

关于为什么会形成他的这种“知识美学”的风格,我想还有一个源头:国宾在大学时期也是一位校园诗社的活跃分子,所以,他的文学或学术之路是开始于诗的。“诗到语言为止。”也就是说,所有写作者都到“语言”为止,不然“言而无文,行之不远”,写那些劳什子有什么意思呢?

在一个语言比行为过剩的时代,在一个以取消人文气质为大趋势的世界里,在一个物质化的、财富拜物教的时代,知识显得特别没有力量,写作又何为?

我想,在一个“比”的语境里,写作就是没有意义的、可怜的、“无足观”的。可是,假如你不去比,而是为了自我拯救,进入精神甚至“精神胜利”的世界,进入外人难以理解的自我搏斗的场域,那么,写作本身就是有意义的。在别人眼中岁月静好,可是在像鲁迅那样“精神界的斗士”那里,却总有与不可见的恶作战的紧迫感,“两间余一卒,荷戟独彷徨”。关于这一点,保罗在《罗马书》中也证实了人的自我纠缠太厉害:“我愿意为善的时候,总有邪恶依附着我。”看,在朗朗白日下,与思想上的豺狼搏斗却具有危险性。

中国古人有所提醒,“学道而不能行者谓之病” 。软弱如我们,都可能是“病人”。所以,这种精神上的“行”,往往颇有“阻力”,有时候到了“寸步难行”的地步。因此,写作作为一种存在方式,“我写作故我存在”,你说它脆弱也好,你说它坚强也好,不停地写作,不停“行”所学所信之“道”,就如西西弗斯不停地滚石上山。关于这种情形,里尔克告诉后来者:“没有什么胜利可言,挺住就是一切。”

国宾在丁帆导师之外,还推崇顾随。顾随却是连自己也不相信的:“身如入定僧,心似随风草。”我想,“随风草似的心”,这才是人的普遍真相或窘相,而说出人的“软弱”“不堪”的真相是需要大勇气的。

仁慈构成一个江湖,它就具有一种力量。作为“软弱”的写作,瞥见自我的“虚无”和“荒诞”景况的思考或写作,不用说就是一种大解放的力量。

在一个像国宾这样的做事者那里,他自然知道,言之有物,要言不烦,少少许胜多多许。

转了一大圈,国宾以江湖的方式回到了学术,回到了仁慈的江湖。

至于他自己算不算“仁慈”,我也不知道。这是套用孔子回答季康子关于冉求和子路是否“仁”的问题:他老先生只知道两人治理千室之邑、千乘之国还行,“仁则吾不知也”。

编辑推荐

“鸿雁几时达,江湖秋水多”。高情快意,诗酒文章,皆在《仁慈江湖》。——李敬泽

嵇康师心以遣论,阮籍使气以命诗。张旭酒后作狂草,挥毫落纸如云烟。读樊国宾先生文,酣畅淋漓若此。

——张宗子

国宾是善饮者,每到大江大河大湖大海边,辄邀一二同好,浮几大白,似乎要把大江大河点化成佳酿,鲸吞虹吸了去,一樽还酹江月。

——朱又可

樊国宾先生的文字里,有一种失传已久、令人感佩的高贵与自由。——多马

线上商城
会员家.png 书天堂.png 天猫旗舰店.png
会员家 书天堂 天猫旗舰店
关注我们
微信公众号.png   微博二维码.png
微信公众号官方微博

微信号:bbtplus2018
电话:0773-2282512

我要投稿

批发采购

加入我们

版权所有: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集团 GUANGXI NORMAL UNIVERSITY PRESS(GROUP) |  纪委举/报投诉邮箱 :cbsjw@bbtpress.com    纪委举报电话:0773-2288699
网络出版服务许可证: (署) | 网出证 (桂) 字第008号 | 备案号:桂ICP备12003475号-1 | 新出网证(桂)字002号 | 公安机关备案号:4503020200003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