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书板块图书分类品牌系列图书专题新书上架编辑推荐作者团队
独坐羊狮慕 安然 著
在人与自然的紧张对峙态势下,散文集安然超越现实困境,以独到的心灵体验和丰富的感性书写,展现了素有“植物王国”和“天然动物园”美称的羊狮慕大峡谷的纯粹之美,具有生态上的典型意义,契合当下的自然环保观念,并以深刻的哲理思辨和风烟俱净的意韵,唤起读者对自然净土家园般的向往和追求。著名作家冯秋子、张锐锋、江子联袂推荐。
ISBN: 9787559840158

出版时间:2021-09-01

定  价:98.00

责  编:吴义红,杨广恩
所属板块: 文学出版

图书分类: 文集

读者对象: 文学爱好者,自然书写爱好者,羊狮慕景区游客

上架建议: 文学,非虚构
装帧: 精装

开本: 32

字数: 253 (千字)

页数: 440
纸质书购买: 天猫 当当
图书简介

《独坐羊狮慕》是一部自然文学书稿。“羊狮慕大峡谷”位于江西省吉安市武功山境内,以拥有独特美丽的自然生态,素有“植物王国”和“天然动物园”美誉。作者自2014年底至2020年春,用长达6年的时间,远离尘世喧嚣,独处羊狮慕腹地,观察记录大峡谷四季风光变化,以独家第一手资料,描述一个人和一个大峡谷的故事,书写瞬息万变的山间风景和内心变化,呈现了一个写意与工笔的自然王国和精神王国。

作者简介

安然,女,江西安福人。中国作协会员。曾任《井冈山报》副刊主编。出版长篇小说《水月亮》,散文集《麦田里的农妇》《浮世的恩典》等。曾获第三、第五届老舍散文奖,《散文选刊》2013—2014年首届“新经验散文奖”,《北京文学》2013—2014双年度优秀散文奖,江西省谷雨文学奖等多种奖项。

图书目录

第一章 雅 歌 // 有美一人,独倚青山 4 你的天空充满云彩 24 奔月记 46 太阳之歌 58 黎明的六个瞬间 62 悬崖上的私人书房 71 读书 75 艾比哭了 82 遁身之道 85 慈悲的雾 89 石上的风流 93 山谷长啸:致迈尔克和路易斯 104 在深深的密林里 120

第二章 合 唱 // 往听黄鹂声 144 求爱者,以及其他伙伴 150 看那雄鹰飞进斜阳里 156 斑鸠鸟在盗版的春天唱歌 159 萤火虫飞呀飞 165 金花鼠和它的芳邻们 171 山林喓喓秋虫大吉 175 我心里有花开 189 本草随喜 200 与草木共静默 213 谦逊的苔藓 225

第三章 私 语 // 迷路记 230 宛如圣贤辞世 236 那神秘而荣耀的牵引 240 云海和白鹇 244 云的孩子在嬉戏 249 海市蜃楼 251 古时候的人现在不见了 254 黄昏我安坐大风里 256 寒山安详,雨凇雾凇都是美谈 259 纯粹的事物才能抵抗朽坏 265 白花花的太阳辞行了 268 一支思亲曲 273 突然读懂光的慈悲 276 在野山,初时的秘密 281 扑到云海里睡个好觉 284 冬天的歌声已经近了 288 离家久了会变成一朵云 293 请许我鸡声茅店,许我万物圆满 297 给我一首我能唱的歌 301 雾里山林大静,生起颠倒梦想 305 愿在寒山种一朵莲 312 寒山叩雪 315 对云朵的深情 328 秋山烟雨又几重 331 阳光走了三亿里来照拂山林 334 秋分记 337 雪山安静得没有一点声音 338 就这样叩开新年之门 343 一只鸟在寒山里念诗 347 看见白云恋上青山 349 红糖馒头,以及耳鸣 352 寒户家中的女儿戴了花 354 在金牌山听泉 357 簸动山魂的风 359 记去年旱情,还有晴天飞雪沫 361 摘野茼蒿记 362

第四章 神 谕 // 神谕 368

后记 411

序言/前言/后记

自序?想把我唱给你听

你是否和我一样,曾经无数次坐在老屋的门槛上,除了星空、河流, 还会把高山之巅拿来想象?

很多年前,正值豆蔻年华的我行走在故园的土地上,一边想象星 空河流与高山,一边为自己的未来抓阄。显然,我无法赋予自己占卜 的能力。彼时,我不知自己能够走出故园多远,同样,也不知会以什 么样的方式返回故园。直到最近两三年,我的脚步同时奔赴着两个相 反的方向:一方面,我离故园越来越远,远到走出国门去往了更远; 另一方面,我又加快了回家的频率,深怀缱绻,一回一回,依依徘徊 于故园的羊狮慕大峡谷。

赣中西部,罗霄山脉北支,有武功山系,山中有大峡谷,名“羊狮慕”。 其海拔最高处达 1766 米,全域 37.5 平方公里,全长近 5 公里,因深度 大于宽度而得名。无涯光阴深处,此域系湘赣深海,历 32 亿年岁月造化, 四五亿年前因地壳运动露出水面,200 万年前山体基本成形。

谷中洞壑深幽,峰奇石怪,古翠照岚。常有白云冉冉,烟雾杳然。 时见落英缤纷,常闻流泉淙淙。有一山鸟语,有千壑松风。正所谓沧 海桑田,宇宙灵迹。

或许是天机玄深,万古风流的大峡谷历两百万载春秋而未曾名动 于世,人类的脚步和目光少有抵达。如此,大峡谷得幸,葆有洪荒山 野之远古深沉的太初魅力。

我迷醉其间,常常把自己幻化为羊狮慕的一粒苔藓,或者是一朵 白云,一缕清风。

美国人约翰·缪尔在《夏日走过山间》一书中,写到加州牧羊 人的糟糕生活和心态时说:“他找不到生命中能与苍茫宇宙相抗衡 的东西。”

此言读来深为惊动。

可不是吗,一个人无由被抛掷于茫茫天地间,他究其一生,都是 在寻找一种让自己安妥身心的事物。有些人找到了,有些人没找到, 另有一些人,则从来不曾起过寻找的念头。其实,有血有肉的生命, 是无法抗衡宇宙的,能够在这无垠的置身之处,找到安妥灵魂的“事物”, 让生命有所依托有所寄存,那就是为人者之大幸了。

几乎找不到理由,我变得越来越淡出人群。如果在人群里找不到 类似于“神明”的指引和光照,那日月山川是否能给予更高的引领和 更深的恩泽?

——这是一个听起来近似发疯的念头。它很奇妙。但显然,写下 这句话时,我很清醒,没有疯。置身于散发着红心杉木暖香的木舍二楼, 北窗外,一脉山泉正潺潺作响;西窗外,农历九月十四的月光正和彩 云捉迷藏。没有人迹,两个小时前,我追着月光走了两里山路!山下, 城里有讯:冷空气扫来,满城秋雨纷作。

山夜寂寂如归于洪荒。星子和明月在彩云里明明灭灭。置身于无 常的流变中,匍匐于青山恩赐的无字经卷,我静默久久……一声打问,却不知寄与谁同——

“呃,你是否听到我心中的精灵在唱歌?”

就是这样的时刻,我提起了笔:没有网络,没有电脑,没有电视, 只有一本铺开来的宽大笔记本。

——这样揣着体温的书写,奢侈又朴素。而我知道,这个宽大的 笔记本,足以承接一场盛大而虔诚的书写。

无法预料,这场书写将止于何时。很好的是,从这个彩云追月的 夜晚开始,我的双脚 ,我的双眼,我的双耳,我年华尚好的肉体,以 及我温热宁静的灵魂,将相伴相依,回到我古老的家园。

有缘打开这本书,看到这些文字的人们,请相信,此刻,独坐深 山的我,对于未知而终将完成的书写,同样充满期待。

愿羊狮慕的神明赐予我文字之光。

2015 年 10 月 26 日 21 点 26 分? 于羊狮慕祥云阁

媒体评论

冯秋子 张锐锋 江子 联袂推荐

安然有一次告诉我,在羊狮慕,她曾看到一朵云徐徐翻过山脊,并且对她频频回首。她想,那朵云该是认识她的。

那朵云只是《独坐羊狮慕》的一小部分。阅读《独坐羊狮慕》,我们可以体会到自然的丰盈与深刻,生命的盛大与幽秘,一个女人对一座山的浪漫与激情。

——著名作家江子

名家推荐

冯秋子 张锐锋 江子 联袂推荐

安然有一次告诉我,在羊狮慕,她曾看到一朵云徐徐翻过山脊,并且对她频频回首。她想,那朵云该是认识她的。

那朵云只是《独坐羊狮慕》的一小部分。阅读《独坐羊狮慕》,我们可以体会到自然的丰盈与深刻,生命的盛大与幽秘,一个女人对一座山的浪漫与激情。

——著名作家江子

编辑推荐

作者安然以独到的生命特质和心灵体验,展现了拥有独特自然生态的羊狮慕大峡谷的纯粹之美,既有丰富的感性书写,又有深刻的哲理思辨和风烟俱净的意韵,从而唤起读者对自然净土家园般的向往和追求。

精彩预览

有美一人,独倚青山

1

梭罗在谈到一些至极的美好时,多次这样形容 :“像黎明一样 美好。”

150 年之后,在羊狮慕大峡谷,一个春雨之夜,听闻此言,我心尖 儿起了颤动。

心灵和心灵的相契之好,莫过于越过漫漫时空,有人于无言的交谈 之后,冲着对方莞尔作笑。

是的,梭罗,我听懂了他。

在远古,羊狮慕曾经是一片海域。大峡谷的存在,向世人诠释着, 何谓“沧海桑田”。

近两年,因为一个好的机缘,我得有长时间漫步高山之巅,日日朝 圣于大峡谷。置身于大自然诗一般的美妙风景里,摆脱了在人群中起承 转合的无奈,这实在是一桩“像黎明一样美好”的事情。

2

一些事情总是受着另一些事情导引才会发生。

前些年,我还没有邂逅大峡谷;前些年,我更不知自己正在走向大 峡谷;前些年,没有来由地,我常常把自己化生成另外一些事物。

我想做一朵闲散的云,一棵婀娜的树,一枝妩媚的野花;或者深山 小溪里的一条鱼,或者飞鸟口中落下的一粒麦种……

一个阳春日,我默立在闹市广场,对着一架紫藤说了一堆废话,好 像我和它前生有个共同的秘密。

一个浅秋清晨,峨眉山巅,我于深庙的放生池里相认了一只乌龟, 当时它正从睡梦中醒来。

秋更深了,在内蒙古响沙湾,一头老骆驼和它背上的那只长尾巴喜 鹊让我挂念至今。

忘不掉的还有:夏日拂晓,我化生为额尔古纳河右岸的一朵牵牛花, 又蓝又紫,在清凉的晨雾里微颤;初冬时节在江南丘陵,我进入一株乌 桕,籽白如玉,一树红叶灼灼如火,像要把原野点燃……

“不可思议”(语出《金刚经》)。我是谁?我从哪来?我到哪去?也 曾一路寻寻觅觅,执意要从生命的迷障中去找回纯一如圣婴的自己。不 知不觉间,却不再执着于“我相”“人相”“物相”,而是谦卑地藏身在 万物怀抱,自由地出入万物之中。

这些不可思议的“物我同一”经历,深藏着一份隐秘而久不自知的情 怀:我似乎寄望于,与寄身的环境融为一体,从而确立一个新的自我。

这个嬗变来得神秘。我看得见心灵在嬗变中蓬勃生长,却缄默不言,不外道,怕一道就破。

一个人,一旦内心辽阔起来,她必得把眼睛和脚步从日常挪开,投 向更辽阔的事物。她正在出走,在去往远方。

比人类世界和日常文化更大的世界是什么呢?

“自我”成长到此境,答案不言自明:“自然”。

唯有自然,才能提供一个没有边界的精神王国。唯有自然,才有可 能抗衡当代文化中的群体意识,而让“出走者”葆有个性,挖掘她生命 质地里更深沉更丰满的自我。

嬗变至此,一枝花、一朵云、一条鱼、一粒种子已经远远不够。

当逢此时,一座山的出现就具备了里程碑式的意义。

对于羊狮慕大峡谷,初时,我一见钟情倾慕万分;未几,这种肤浅 的情感令我惭愧莫名。

这片原古深沉,集壮美和秀雅于一体的风景,它永久的威仪和无价 的宁静,它亘古的寂寥和永恒的稳泰,不就是一座天造地设独一无二的 庙宇吗?对于我,在大峡谷中,万物皆神明,芥子藏须弥。一粒苔藓, 一只毛毛虫,一声鸟鸣,几抹祥云,都给予了我足够的沉静和安宁。

原来,爱一个人的方式是亲密,爱一座山,比亲密更浓烈更神圣, 它是信仰。

3

“现代艺术之父”,法国画家保罗·塞尚,爱上了家乡的圣维克多山。 费 20 多年光阴,他从不同的季节和角度画山,最后倒在了山前。

圣维克多山,借助于塞尚的画笔长了脚,走向了世界。

我的爱一座山,是一种深沉广博的移情。听微信中有人诉说,“情书 是多美的字眼啊”,我洒然一笑。

她不会明白,情书已然不是一个人跋山涉水后的最爱了。

人类个体和个体的两两相爱甚至多角相爱,远远不能填补生命中巨 大的茫然惶惑。一个人在另一个人身上寻找最深的归属地几乎没有可能。 实现生命皈依的途径有二:信仰宗教和寻找自然造化。两者的目标所向, 皆是让心灵安定、沉静,像群山、大地、沙漠、海洋那样稳泰。

圣维克多山给予塞尚的,远不止那些呈现于世人面前的画作。纸上 的圣维克多山和塞尚心里的圣维克多山吻合度有多高,取决于塞尚的笔 力有多强。然而,为一座山生为一座山死的生命行为,已经让我确信: 圣维克多山,就是塞尚的信仰。

一生爱上一座山是有福的。

缪斯赐我之笔力,并不足以描述一段人和山之间深沉相依的情感浓 度和深度。但是,羊狮慕已经给足了神明般的恩宠,我在大峡谷度过的 每一个片刻,都是光明神圣的,这是一个朝圣者十足的荣耀。

塞尚去世后 5 年,1911 年,比塞尚大 1 岁、11 岁就移民美国的苏格 兰人约翰·缪尔,也为他心爱的一座山,写下了经典名著《夏日走过山 间》。书中记载的,是其 31 岁初次走过优美圣地内华达山时的经历。

这时,他已经 73 岁。

42 年,一座山在缪尔的心里持续生长,那蓬勃的爱意和敬意经历光 阴的冲洗,愈发深沉浓厚。

很难想象,放在人和人之间,那追慕迷恋的情怀可以沉淀在光阴深 处而久久不置一语。

爱一座山,就可以在时光的河流中细细揣摩品味,慢慢表白。

因为,人心易变,肉身易坏,山却可以长生,它可以抵达时间的无 涯之处,与地老共天荒。

白云苍狗世事变幻,黄沙漫起处,惊回首,那些记录一个人对另一 个人情感的文字已然黯淡失色,难以动人,而一个人写给一座山、一汪 湖,或一片沙漠的文字,却穿过岁月风沙,携带着安详安定的魅力,唤 转越来越多的、走得越来越远的现代都市人。

这是因为,在一座山的怀抱里,生长着许多人们血脉基因里同根同 源的东西,更容易唤起情感共鸣吧?

从前我认为最不辜负人生的事情是,有一个人值得相爱一生。如今 我最想祝福的,是每一个人都能邂逅一座山。

世人装修新家,多爱悬挂山水画。白话讲这是讲究风水,往深来论, 每个人心中都有一座山吧?那象征着我们需要找到一个恒常的事物,用 以对抗生命中无所不在的流变:爱恨情仇,悲欢离合,环境污染,天灾 人祸……

而在我看来,纵使人力巧夺天工,那纸上的一脉江山,终究少了天 地所赋的真气、元气和灵气,很难令自己动心注情。人可以描摹一切, 却恰恰不能把八方天地中的玉华精魂注于纸墨之中,世间锦绣,本自天 地间的无边风月织就。

好的是,自古往今,人类从来没有放弃充当江山风月搬运工的努力, 文字、绘画、摄影等等无不尽其能。这既源于人类向往美追求美的本能, 也源于人类踞美之心的小小“贪婪”。

现在再来看,我们努力着把八方好天地浓缩于方寸之间带回家的行 为,真是有着孩子般的纯一可爱。我小时候,见着一块小小的石头子儿, 只因喜其光滑,也要拾进口袋带回家中好好藏了呢。

也亏得人类世世代代,在大美小美面前始终如一,有着最纯真的欢 喜崇拜,所以才发育成了一部丰厚的文明史吧。

从崇山峻岭中出走逐水而居的人类,谁也逃不脱无形之山的束缚。 每个人的心底,都蕴藏着一种原始的气质。当远祖们从莽莽山野里走出 来,大地上的崇山峻岭就注定会成为人类共有的心灵家园。

4

独步高山之巅,不想尘世。

在这里,生活的重担暂时得以放下,大自然对每一个懂得并敬惜她 的人,都会慷慨地施以爱手。她的慈悲之力,作用于芸芸众生,令万物 和谐共荣。而人类,更是仰仗于大自然的恩泽,得以一次次校正在世事 无尽的角逐中出了偏差的身心,回归生命本有的和谐之道。

多年以来,我养成了定期投奔山水的节奏,这种节奏已然成为生命 自身的韵律,不可中断,不可延时,否则心里定生一片荒芜。

在我的内心,早已把每一程山水行旅归位于“朝圣”之举。

亏得我们的双脚,还拥有奔赴自然的动力和自由。

进峡谷前有友人相约:“卡上有钱一万多,到南方的海边,找个好地 方享受享受。”

我笑了,你自个儿玩吧。

人生行至此境,花花世界已然了无诱惑,唯有亘古至今的山水风流, 令我迷醉不已。

一个人降生于天地之间,在虚幻的繁华和享乐之中,总得适时抽身, 细细打量一番同在此间的自然万物,并致以无尽的感恩之意,感谢它们的存在,令我们有可能穿越短短的人生局限,而去接通生命携带的远古 的感受和记忆。

正是有幸伫立于自然中央,借鉴于山水的万古风貌和气息,我们才 有可能,望见生命的来处和去处,从而也有可能部分解除人生短暂的伤 感和叹惜。

是的,大自然恢宏澎湃,天遥地阔间,人如浮蚁,渺小得不值一提。

朋友小雪转来一张图片,是一张羊狮慕的雨后秋景图。

峭壁万仞,植物万紫千红,薄岚湿润饱满,天幕若灰似白。这些层 次丰满的景致里,却有一个小小人儿,紫红的伞,翠蓝的衣裳,眉眼全无, 她是我。

这是现代版的“宋人山水图”。

无论是谁,在这张图片里,都只能占据那一丁点儿位置,这就是我 们在自然界的真实位置 —小,小到可以不计!

然而,正是亿万个小“我”的出现,才凸显出山水的价值和意义。 是“我”的看见,“我”的称美,“我”的听见,“我”的陶醉,让亿万年 生生不息的风景,让云朵,让霞光,让朝暾夕月,让鸟鸣,让山花的气 息,让山色,让一切的一切,因为人类血脉情感的介入,而变得有了体温, 有了意蕴,有了美的意义……

从这个意义上,自然对“我”的接纳慰藉,以及“我”对自然的缱 绻依靠,正是造物主想要看到的“天人合一”图吧。

5

家住丘陵。从小,大山对我就是一种十足的引诱:那高山之巅,会 有什么?

多年以来,我足迹所至的大山不少,无一例外的是,它们皆已开发 成熟,人造景物甚多。

有没有一座山,人类活动的影响尽可能小,而远古的风韵保留 最多?

唯有这样一座山,才能对我的日久存疑给出接近完美的解答。唯有 这样一座山,才有可能充满淋漓神性,令人“朝圣”情怀浓厚。

大地辽阔,山外有山,山路蜿蜒无尽,行走没有终点。我登上一座山, 又告别一座山。

直到有一天,我登上了羊狮慕,从此不再说告别。

哦,命定的那座山,终于与卑微的我相逢了。

高山之巅有什么呢?

时光深处,一个小女孩在好奇发问。无疑,到了今天,羊狮慕大峡谷, 给了她最为精彩的答案。

黎明时分,森林低处滴滴答答的露珠;

画眉、斑鸠、红嘴相思鸟、雨燕、栗耳凤鹛、灰眶雀鹛、百灵鸟、 黑眉柳莺、白鹇、乌鸦等等的清晨音乐会;

求爱的野山羊,会酿酒的猴子,树林中倒挂下来一百多条“开会” 的竹叶青蛇;

东方的启明星呼应西山的素月;

山谷中冉冉升起的红日以及捧日而出的朝霞;

峡谷中不断抬升的牛奶白的晨雾;

春天岭上的烂漫山花;

夏天山谷里的满天繁星;

秋天的猎猎山风、萧萧落叶;

冬天的白雪、冰凌、雾凇、雨凇;

沐浴着阳光雨露而缓慢生长的万物;

群峦作屏云海为幕,不知天尽何处地始何方;

一只松鼠在摇落树叶;

一粒苔藓在侵蚀古岩;

一庭云彩在舒舒卷卷;

一股山泉在潺潺而下;

一只孤鸦在遥遥作喊;

两只鸟儿在夕照中归巢;

三朵杜鹃在小风中飘落;

辉煌的夕阳在眼际徐徐沉落;

…………

天籁渐渐响起,山野开始低吟,长风如琴,任亘古的音律催眠长夜 中的万物……

这就是羊狮慕。

无以相告,这是我眼里的羊狮慕,还是我心里的羊狮慕?

大峡谷如此美丽神奇。可是,“我知道什么呢?”蒙田这一问,问得我无语作答。

6

山间日久,幸遇美景缤纷,各有其韵,又各具其妙。

常常地,我的灵肉洁净如洗,在美的滋养中越发静定清慧。像那古 老的睡莲,布满一湖宁静。

这深深的宁静,无时无刻不在把我带往一个神奇之境:我竟然,一 回又一回地,听到了自我开花的声音。

终有一天,这个自我会经由丰满抵达丰美,长成一树优美繁花吧。

常闻“人生如白驹过隙”。其实,只有虔诚抵达高山流水的怀抱,才能深切了悟“世间过客”的含意所指。

有时候,我呆驻于大峡谷的凌云岸上,止息妄念纷飞,忍不住伸出 手,温存又敬畏地,抚摸那岩石的肌理和质地。一个坚硬的事实就是, 羊狮慕大峡谷,在天地间已经活了亿万岁。

一朝知闻,身心巨震。一堵心墙迸裂开来,一点一点崩塌沉陷。爱 恨离合,执着不舍,从此可以挥挥手 —云淡了,风轻了。

亿万年的无形岁月,就凝固在一面又一面巨崖里,凝固在满山满谷 的乱石岩里。在这里,光阴变得有了质感,具化为有形又有情的事物。 在这里,过去现在将来融于一体,它们不可分割也不能分割。

毫无疑问,我触摸到的,既是“沧海桑田”,也是“地老天荒”。

我既不自惭肉身渺小,也不叹惋人生易逝。在这样庄严的时空里, 一切为人者的忧愁怅惘都是不合时宜的。

相反,我的内心,荡漾起不可言述的隐秘欢乐:那是真正的永恒之 物才能唤起的情感,是被引领着,一寸一寸溯往生命源头所激发的,血 脉基因中的古老记忆。

大峡谷,令人透过世间纷纭,撇开光阴河流上的浮华,看见了“永 恒”,相信了“永远”。

这个亿万岁的大峡谷,它冷峻和庄严的存在,无时不在以其神圣和 永恒,启示着每一个闯进其怀抱的人:这里有一个比我们熟知的日常世 界更伟大、更古老、更深沉的世界。文明和自然,我们缺一不可。两个 家园,我们各有倚仗各有依赖。文明世界或许会有尽头,而自然家园, 必将循着自身生死繁衍的至高法则,与天地同在。

7

暮秋即尽,初冬将来,大山里却异常地温暖,无比宁静。我坐在青 山白云间,太阳照耀着群山,也照耀着我。有 10 来天了,我不问尘世, 无挂无碍地徜徉于山间。清晨黄昏,上午下午,天晴下雨……

太阳再高些,风也大了些,风入松林的声音远远传来,似一曲深沉 的古乐在天地间奏响。和人间音乐不同的是,对于这样一支乐曲,我从 来没有听厌,也没有听厌的可能性:它没有音符,也辨不出音律,它从 远古来,还将往未来去。任何以人间音制捕捉记录它的努力都是徒劳。 它的自由是造化的意志和禀赋,就如我日日在山间的行走,也是造化的 吸引。

试想,你置身于这片静谧空寂的山野中,身心全然被这种宁静拥抱 消融,天地间再也无“我”。

你归于山间万物,你与万物同在。你看见落叶你就是落叶,你闻到黄 山松针冷冽的清香你就是这清香,你盯着云朵你就变成云朵,你走向一树 璀璨你就是一树红叶,你听见鸟鸣你就是那声歌唱。如果运气好,你遇见 了崖树林里的一只长尾白鹇,你就会变成它身边的一只玩伴。

有时我独步山间,会碰上三五成群的游人。他们操着人类的语言, 彼此兴奋地赞美着山景。那一刻,我竟有些陌生,恍如是从梦境里穿越 到了一个嘈嘈杂杂的坏世界。

某个时候,有人独行于山中某一处,大概是激动于峡谷中的美景, 他不知怎样安置内心奔涌的激情,就会忍不住发出野兽般的号叫。我遥 遥听到,总会想象一下他的样子。但这样的号叫,应该与他的外表无关,绅士和莽汉的内心,同样沉睡着野性的基因吧。我作为一个女人,也屡 屡有过在大美山水中放声号叫的冲动和作为呢。

还能怎么样?

美的杀伤力太大,人心的承受力有限,偶尔的放任狂野,倒更像是对 造化唱颂的一首无字赞美诗,其情感的真挚和浓烈不容置疑。人的一生, 能有几回这样元气饱满淋漓充沛作野兽嚎?凭借这罕有的号叫声,我们才 可以在内心搭起一座通往远祖的桥梁,看见自己真实的来处和去处吧?如 果恰好,在这动人心魄的号叫里,有人灵性所至有所得悟,是否有可能, 他从此的人生画风大转,一派见素抱朴清风在野的姿态?

独行大峡谷,我静默如山,脚步轻轻,恭肃如仪,这是一个朝圣者 应有的神色形容。不止于爱慕,不止于迷恋,更有崇仰和敬畏在其中, 这是一场无数劫轮回里预定下来的朝圣,是我独自在世间兜兜转转、起 伏转承之后,积聚了足够的勇气和悟性,才敢来才能来,接受一座山的 恩泽和洗礼。

在大峡谷,我看见自己分成了两个我:一个与万物同游,一个旁观 她同万物游;一个安静无言,一个对着大山说着万语千言;一个内心奔 涌着无尽的情感,一个极为冷静,打量她如何归置好这些情感;一个我 要寻找新世界,一个我稳当地把守着旧时光……

最好玩的一件事,有一天风和日丽,我端坐于青山白云间惬意读书, 不知不觉间午饭点到了,一个说要下山吃饭,另一个很不高兴,觉得她 真是俗物——一个吃饭的念想就生生扫了雅兴。

每天有两个不同的“我”同步山间,无言执手,看山光山色,云卷 云舒,日出日落。生命的和谐圆融,大概就是依赖于这两重人格的互为 补充、互为渗透、互为照耀。

8

一直觉得这是一个好听的故事。文字有一种节韵,内容的神妙也非 笔墨能尽。

——起初,神创造天地。地是空虚混沌,渊面黑暗;神的灵 运行在水面上。神说,“要有光”。就有了光。神看光是好的,就把 光暗分开了。神称光为昼,称暗为夜。

…………

西方人懂得省力气,凡事走轻巧便捷之道,神的威力真是巨大到不 可思议:他轻言几声,就万物备齐,世界创立。

比较起来,东方人的勤劳勇敢、敢于牺牲,似乎自盘古而来,代代 相继。同样一个开天辟地,盘古的故事,听来就要悲壮得多,那舍我其 谁的勇烈无畏,铮铮我心久不能平。

可惜的是,这个从前在祖母们怀抱中代代相传的启蒙神话,如今还 有几个娃娃听闻?只恐上帝创世记的传说更有听者。文化的传承和失落, 一个神话即可明鉴几分。科学昌明时代,神话的远去似乎是一种必然, 一个民族的精神发育史似乎已经横盘停滞……

独步羊狮慕,面对着太古造化而来的大峡谷,自然而然地,我执着 于追问它的起源和演化,追问天长地久。信仰无类的我,记忆摇晃于“上 帝之光”和“盘古开天”。

我在这两个故事中的摇摆,正如这个时代的价值摇摆。

好的是,无论如何,存世已久的大峡谷,惯看宇宙沧海桑田,白云 苍狗。它完全没有在意一个独行者的遐思——江山风月本就依傍着地老 天荒,徜徉于其中的人只是过客一枚,浮游一粒,她杞人式的妄念种种, 除了佐证其自大自负,别无意义。

倒不如,踏踏实实无所作为地单纯看风景,莫问,莫问天何以长地何 能久?老子早有言:天地所以能长且久者,以其不自生,故能长生。

9

其实,对于美丽的自然物象和美好的自我生长,语言总是无力的。

我常常传递不了所见所感的万分之一,这令我愿意分享的善念无有 落处。

或许很多时候,美就是这样无言的存在,美是安静的,美不喜欢多 嘴,她需要的是个体生命全然的沉醉,而不是从他者的转述中得来廉价 的二手分享。

只是,如此一来,我总是有些不好意思,觉得比之世间他人,自己 从造物主手中领取太多。

神明的确恩赐了我特权。

在羊狮慕大峡谷,一切事物都按着它们的本质来,不掺假,不打折 扣。晴是晴,雨是雨,雾是雾,风是风,日月星辰就是纯粹的日月星辰。 人类生活未及染指它们,当大地的水流未能幸免于污染,庆幸的是,还 有一些山川完好地耸立于大地之上,这是否意味着,山川是地球上唯一 可以对抗现代异化生活的存在?

在羊狮慕大峡谷,飞鸟繁花,日月星辰,流云飞瀑,春光秋色,我只管任性地去爱我所爱就好。在这里,可以欣慰地领略自我的圆满 进程。

一个初夏的黎明,我独伫于凌云栈道,无语端看一树雪白清雅的云锦 杜鹃。它们安详纯洁的神态,令我心中有神圣安宁的情感慢慢生长。

是时,一朵两朵三朵花儿在我的眼际飘落,它们坠如玉响,划开了 大峡谷的万古宁静,更惊动了我。

我克制着,不去想它们的命运,也不想自己的命运。面对落花,我 记起了佛家的“往生”。

“往生”,一个慰藉人心的好词,充满生生不息的强大力量。明明是 去那寂灭死境,却说是去往勃勃“生”地。“死”之后就是“生”,死生 演替,绝望孕育希望,悲哀连着欢喜。

的确,在悉心倾听万物的过程中,总有一些草木花朵,飞禽动物, 可以让我们恍惚间有如相知三生,在我们凝视一朵花、一棵树、一拨新 芽之时,总会意外体会到,人和物之间发生着暖融亲切的能量互动,存 在彼此间磁石般的相互吸引。这种体验,令人忘记生命界别的阻隔。“我 们不是同类,却是知音。”一时,心里有百合盛开,翠色初染;有新月静 照,星光飞泻;有黄鹂婉转,蝴蝶翩翩……而这些都不够,这些都不及 黎明来临时的美好。

我想说,这就是爱情驾临了。

我想说,这样的对面含春,无语倾动,心意翻腾如自远古来,往万 古去,在同类身上,几乎无望知遇。人海苍茫,最深的信赖和最契合的 理解,只能是浪漫者们的奢求。但是,造物主以仁慈之手,缔结了人和 自然的知遇之美,令孤单的人类,获得了透过自然女神面纱窥见天人合 一大美的特权。

毫无疑问,我们敏感的身心由此获得了最深切最圆满的安抚和慰藉。

10

天气晴好的黄昏,我总是要在凌云台上静守太阳落山。

日本作家德富芦花把日落比喻成“圣贤辞世”,那意味着,我已经 幸运地有过很多次“送别圣贤”的经历。三千大千世界,红尘滚滚,无 奇不有,唯有圣贤音容,众生难有目睹。而我,却不知因了哪一世的修 行之功,可以在万古羊狮慕,独自领受着造化的恩宠。

一个立夏前夕,黄昏 5 时左右,空山无人,我照旧恭立于凌云台上, 面西而立,虔敬地开始又一回送行。

突然,如接神谕,我一个转身,背对落日,目光越过山谷,望向东 面的座座崖峰,有了前所未有的“看见”。

我看见,明亮而温暖的夕光打在一面一面直立巨崖上,其岩石的肌 理沐光而现,隔着远远的山谷,竟然丝丝缕缕,毕毫分明,每一丝石肌 都在述说着沧桑情怀……

万古寂静!落日正远!我在寂静中央,隔空注目着这一切。奇迹发 生,一种前所未有的情感排山倒海而来,受这种力量驱使,我的眼里饱 含热泪,忽忽长出翅膀向崖峰飞去……

“咣啷”一下,如神锤破法,我不仅看见了大山的骨骼,更知遇了大 山的灵魂。我的心中,汹涌着滔滔巨浪,更缠绵着万千柔情。我知道, 这是一种无以言说、无可复制的神性之爱。那是我经亿万年光阴流转, 握着一个特定密码、千转百回后的蓦然回首。

呵,那一刻,我体验到了至高无上的情感况味:完美,圆融,饱满,庄严,纯洁,光芒四射……

这是信仰之爱,比光阴长,比天地宽,比世界上所有的诗篇更美。

就这样,生命的情路蜿蜒到了羊狮慕,从此,有一份爱叫海枯石烂 地老天荒。从此,一个渺小的女子迷失在大山深处,不知她是走向了苍茫远古,还是去往了无垠将来。可以肯定的一点是,幸运的她,冲出无常, 不畏流变,邂逅了无以言说的永恒之美……

2017 年 2 月 18 日—3月2日

线上商城
会员家.png 书天堂.png 天猫旗舰店.png
会员家 书天堂 天猫旗舰店
关注我们
微信公众号.png   微博二维码.png
微信公众号官方微博

微信号:bbtplus2018
电话:0773-2282512

我要投稿

批发采购

加入我们

版权所有: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集团 GUANGXI NORMAL UNIVERSITY PRESS(GROUP) |  纪委举/报投诉邮箱 :cbsjw@bbtpress.com    纪委举报电话:0773-2288699
网络出版服务许可证: (署) | 网出证 (桂) 字第008号 | 备案号:桂ICP备12003475号-1 | 新出网证(桂)字002号 | 公安机关备案号:45030202000033号